吕老太监轻轻的哼了一声,不置可否的含糊说到:“这事情,你们看着办罢……其实,小李子倒是不重要,你们要是把东厂的好手多铲除几个,效果也差不多。至于嫁祸的事情么,没用的东西,嫁祸给人都不会么去找厉虎那蛮小子从他营里偷调几支强弩办事然。

    后扣在兵部的头上不就得了么?反正现在兵部的屁股还没有洗干净呢,再给他们扣个屎盆子,不嫌多的。”那司礼太监明悟笑着慢慢的退了出去吕老太监突然间又睁开了眼睛。

    眼里寒光四射冷笑到“兵部的那几位果然好口才,居然说是有人伪造了兵部的公文去库房提取那些强弩的莫名其妙若是公公我直。

    接说那些强弩是被人在城防军的鼻子下偷走的,连打带消,还可以坑害那元千户一手唉二殿下属下可真没有什么人才了呀可是那三殿下却又。

    怎么突然敢派人进京动作了?”一个冷冷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彷佛就在屋顶上发出的,但是又彷佛是从数千里外传来一般飘忽不定阴冷至极“老太监因为有。

    了我们主上所以那位废物一样的三殿下,才敢派那所谓的天武殿的人进京呀!”‘嘎拉’一声巨响,吕老太监所居住的那小小的院子整个被一股巨大的真力笼罩其中随后一股巨大。

    的力量自天空怒号着冲了下来。“啊呀呀!”吕老太监的眼里闪过了一道青光浑身都笼罩在了青朦朦的光焰之下两手一错一道剑光就朝着天。

    空飞射了过去那剑光看起来有五六丈长短,光焰纯正不邪已经得了飞剑个中三味奈何就是法力稍嫌太弱了一些‘嗤。

    啦啦……轰隆’一声巨响一道天雷顺着那股巨大的力量从天空中落下正正的劈在了吕老太监的那道剑光上‘铿。

    锵’一声这本质很是不差的飞剑硬是被劈成了碎片,化为一蓬光雨落了下来。吕老太监惨嚎一声真气牵动之下内腑已经受了重伤一口血狂喷而出他哪里还。

    敢停留身形一扭化为一道阴风,带着刺耳的鬼嚎声朝着屋外飞去。轻轻的一声闷响,一道灰色的气劲从天空落下整个院子所有的砖瓦、柱子、屋梁、家具等物同。

    时化为粉碎吕老太监所化的那道阴风刚刚飞出去三五丈远三道灰光、七道蓝光已经呼啸着射了下来把那阴风绞。

    成了粉碎一声惨嚎吕老太监的身形突现,浑身上下已经开了好几条深深的伤口他仰天一声咆哮突然挥掌把自己的左臂卸下一口心血喷在了那。

    条还在扭曲颤抖的左臂上‘砰’,一团血雾突然炸开,笼罩了方圆百丈之地。‘直溜溜’一阵的鬼嚎十几条血影裹在了赤淋淋的血光中朝着四面八方。

    胡乱的飞了出去这血光的速度快得吓人,真的有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那十道剑光刚刚拦截下了几道血光剩余的血。

    光早就飞出了数百丈外直接穿进了地面,借助血光遁法,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吕风传授给吕老太监的道法中很多都是邪门的法术其中用来逃命。

    的厉害法门更是占了七成以上,今曰却是恰好用上了……也难怪吕老太监身居高位若是他都需要亲手出手打斗了。

    那铁定是危急到了极点的时候,敌人一定强大至极,那还不如直接逃命来得痛快空气里留下了吕老太监凝聚了最后一丝血。

    气留下的狠话“你们等着瞧,公公我不是这么好惹的。一臂之仇,千倍偿还”四周已经有无数的禁卫、禁军冲了过来最前面的赫然是。

    十几个身穿大红袍色、带着数百高手的太监头目。他们疯狂的叫嚣着,朝着吕老太监那已经化为平地的院子围了过去那十道光华在空中微微转折了一下似乎想要大肆杀戮一番但是。

    又不敢想要撤走却又不愿的样子,盘旋了好几圈,突然西方传来了一阵尖锐的鬼啸声他们这才凭空一闪消失无踪了几个太监头目如丧考妣。

    的嚎叫起来“来人啊来人啊,戒严,全城戒严!吕总管他不见了,吕总管被人刺杀啦!戒严戒严啊”‘哗啦啦’的巨响声中数百只信鸽从应天城的四处飞。

    了起来朝着四面八方急速飞散了开去。腾龙密谍、锦衣卫、东厂、朱僜王府、朱任王府,各大势力都第一时间把信息传递了出去有报喜讯的有报噩耗的有调兵遣。

    将的有责令属下人马立刻隐蔽的,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应天城内的腾龙密谍、锦衣卫、城防军等和吕老太监有千。

    丝万缕关系的势力倾巢出动,把应天城整个的封锁了起来。元圣兴奋得浑身发抖“来人啊抄家抄家看着不顺眼的都给他们。

    扣上一个叛逆的帽子全部给本圣抄家!……啊,兵部的那几个大头目暂时不能动,就动他们下面的那些人!”停了一下他还是有点冷静的下令到“按照锦衣卫的正常渠道给那。

    个大殿下密报就说他的二弟、三弟要造反哩,勾结了大批的人马要刺杀监国的太子哩请令杀人”顿了顿他阴笑起来“不管那朱。

    僖答应不答应我们先杀了再说!”随手艹起了一柄极长极大极重,原本是放在兵器架上当摆设的三亭大刀元圣领着人冲了出去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吕老太。

    监被刺杀这件事情意味着什么,如果利用好了,能够给锦衣卫带来什么好处又能给敌对势力带来多大的打击他不。

    过是本能的想要凑个热闹多杀几个无辜的大臣,多抄灭一些家产,让他有更加充足的银子去秦淮河鬼混而已乱套了整个应天城都乱套了朱。

    僖也下了严令要求一定要追查到底,看看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先是刺杀了锦衣卫欧阳至尊,又来刺杀了吕老太监因为朱僖的一条命令元圣行事更加肆无忌惮。

    了有一条盖了玉玺大印的命令随身,哪怕他杀再多的人,也不怕中原道门的人会怀疑到他身上呢。而小李子也不知道对朱僖说了什么朱僖在北平城招揽的那些散仙修士一。

    流的人物也有十几个算得上高手的参加了大搜捕行动。在他们的率领下东厂那一批如狼似虎的番子、档头肆意的出入文武大。

    臣们的府邸也就是一个月的功夫,应天府不知道倒下了多少官儿。明眼人看得出来,凡是被东厂抄没了家产、摘掉了顶戴的全部都是和朱僜、朱任有点交情的官儿。

    这显然是在铲除异己但是还远在蒙古草原上拼杀的朱僜,不知道哪根筋出了毛病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招揽了这么一批人上千的亡。

    命之徒在二十几个修道人的率领下,就这么半公开的进入了应天城。加上朱任从天武殿调派来的武林高手以及左圣的属下应天府真正是风云际会龙蛇隐伏。

    诸方势力相互刺杀谋算加上各自都有一批修道人在里面参合,又有元圣这等唯恐事情闹不大的人在内浑水摸鱼应天府就好像一个火药桶一般。

    真正的乱得一塌糊涂眼看着朝廷的正常朝议都无法进行了。就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朱棣的北伐大军又一次的无功而返匆匆忙。

    忙的赶回了应天府面对元蒙大军习惯姓的逃闪政策,在草原上僵持了大半年的朱棣实在是没有心思也没有那后劲和他们周旋下去加之后院失火只能狼狈的。

    率领大军班师回朝“一群蠢材,一群废物,一群该死的东西!”龙颜大怒,朱棣一通疯狂的责骂让朱僖、朱僜以及所有的文武大臣们都惊恐的跪。

    倒在了地上动都不敢动弹。“朕的脸面,都让你们给丢光了!敢在应天城袭杀锦衣卫更敢直接进皇宫刺杀大内总管唔三成的京城官员被定罪丢官。

    抄没了家产还有这么多的官员被刺杀!谁能告诉我,到底这是干什么?”狠狠的一掌拍在龙案上把那镶金龙案排成了粉末漫天飞舞朱棣把。

    在草原上捉迷藏却死活找不到人的怒气全部喷发了出来。“你们都给朕滚出去三天之内告诉朕吕总管到底是死是活三天之内应天府全部。

    恢复平静三天之内找出这次动荡的幕后指使之人,千刀万剐,诛灭他的十族!僖儿、僜儿……朕的两位好皇儿啊这事情可就交代给你们了哼哼你们明白罢”冷。

    冷的扫了朱僖和朱僜一眼朱棣坐回了宝座,冷冰冰的说到:“锦衣卫的精锐全部出京办案了那是他们发现了那……发现了……哼派人联系徐青、周处。

    他们四位指挥使询问一下到底进展如何。刑部、五城都督府、锦衣卫……嗯加上东厂的所有人马即刻让应天城安静下来。

    否则你们都提头来见”放肆的发泄了一下自己的龙威朱棣站起身来淡然说道“吕总管摆驾回宫”突然间。

    朱棣省悟到吕老太监早就不知道生死了,顿时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极浓的杀气慢慢的从他的身上流淌了出来让整个大殿内所有的人都情不自禁的哆。

    嗦了起来“好啊很好”丢下了一句不知道什么意思的话,朱棣脸色铁青的走向了后宫随口喝道“僖儿、僜儿给朕滚进来”夜。

    漆黑有浓雾从瓦面上、街道上飘过。细细的雨点随着微风飘了下来让整个应天城变得湿漉漉的就好像一块放在水里泡了一个。

    月开始发臭的豆腐一样有种说不出来的窒息感觉。三条竹竿一般的枯瘦身影风一样的从一片片的屋顶上飘过他们的身形飘忽很好的利用了那些雾气遮掩了自。

    己的行动就算是一等一的眼力,在这样的夜里也别想看清楚他们的行动。依稀可以听到一条黑影在低声的咒骂着“分明是左圣的属下招惹出来的麻烦如。

    今却要我们来收拾首尾哼,若不是那朱棣身边有几个中原道门的高手,我们不方便下手的话,直接干掉朱棣让那朱僜登基称帝岂不是更好”另外一个人连忙附。

    和到“可不就是么朱僜要是当了皇帝,被我们彻底控制的血神教,就可以席卷整个中原。到时候多蛊惑一些信徒相互残杀吸纳他们的凶魂戾魄以及他们的精元血气增补功。

    力、增加道行可不是快活么?”一个人低声喝骂到:“胡说八道,主上怎么说的?我们不能惊动中原道门的人你们可不是傻了么如今朱僜有我们主上支持。

    朱任那废物有左圣支持就连那朱僖,也因为吕风的关系和元圣拉上了干系,若是我们相互斗起来中原道门不会发现才怪……诶没想到这次居然都打出了火气。

    事情闹得这么大左圣居然派人跑去皇宫里刺杀那老太监,这才真正好没来由。”三个人飞快的掠出了应天城朝着南边飞射而去“唉我心里总有点不。

    好的感觉我们这么公然的参合进了中原朝廷里面的纷争,怕是会引出大麻烦来。尤其那左圣,从来就没有在中原行走过居然就敢派遣修道人去皇宫行事若不是朱棣把那些供。

    奉都带在了身边早就被中原道门发现了。”“哼,管他发现了又怎地我们即刻潜藏起来中原道门能发现我们么。

    我等在中原活动了这么多年,何曾被发现过?唔,我倒是巴不得左圣出事哩……嘿嘿,还有主上这次干脆下令让我们在应天城折腾把事情闹得这么大岂。

    不是显得朱僖没有才干么加上朱任那蠢材和皇宫的刺杀有关,到了最后,倒是显得我们辅助的那位主儿出类拔萃一些了”一个黑影不屑的哼了一声。

    “他们朱家的几个皇子都是一路货色,谁比谁高明呢去去去少说闲话赶快去荆州接应幻心神君他在那边布阵。

    倒是吸了九百九十九条血婴精魄,正好让主上炼制九玄幡若是成功了大家都有好处不是……就可惜幻心那家。

    伙还要继续南下居然懒得回应天城一趟,逼得我们去接那宝贝嘿嘿”三人嘻笑了几声身体已经化为一团阴风。

    带着阵阵鬼啸声朝着南方飞去。离开了应天城已经有三十几里地了这时候使用法术就不用害怕被皇宫内的供奉们发现了那些。

    供奉虽然最多不过元婴期的道行,可是他们背后的势力,可是能不招惹就不招惹的好。阴风刚刚卷出了七八里地突然凭空升起了一道明亮的七彩光墙涌出了无边的祥云瑞气。

    天地一阵的翻转等得四周安静下来的时候,就看到脚下都是那金色的池水,一支支七彩莲花正慢慢的盛开天空是青朦朦的一片有一缕缕的祥云飘过还可以看。

    到几只光焰笼罩下的鸟儿轻快的飞了过去。祥和、温暖的灵气充盈在这个奇妙的天地之间奇妙的光芒让一切的一切都近乎变得透明了。

    三人大惊已经挥出了三道黑色光芒护体,并且在手上扣上了几件法宝大声喝问到“何路道友和我们玩笑我等乃是南海……。

    ”清脆悦耳但是极其冷酷的声音从他们头上传来:“不用编造你们的来历了你们是什么人姑娘我很清楚……三位神君大人。

    三更半夜的还要赶路去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可真累呀!不过,你们可以歇歇了进了我这玄心幻阵?三千世界之阵中想出去可是不怎。

    么容易的”三人急忙抬起头,却看到一个无比的美丽,一缕缕仙气缠绕右手射出一道金光指着一朵七彩莲花脚踏一朵白云的少女。

    正飘浮在他们头顶上这少女,不是赵月儿却是谁?那三人中恰好却有一个昔曰陪同右圣上过青云坪的,突然间记起了赵月儿的容貌来不由得大惊“你你哈一元宗的余。

    孽你好大的胆子居然还敢在神君面前显身!哈哈哈,把你擒下献给主上充做炉鼎,主上一定极是喜欢的”赵月儿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一个软绵绵、。

    懒洋洋没有一点精神的声音突然响起,带着一点无奈的说到:“唉,爷爷我吃亏了爷爷我很少杀人也不想杀人的可是今曰却被逼做帮凶哩。

    没奈何谁叫我猜拳输给了人呢?”一团水光突然从下方那无边无际的金色池塘中飘起,水元子轻轻的张开右手体内真元化为一张巨大的金色手掌狠狠的抓住了那三人‘嘎。

    拉’一声三道黑光粉碎水元子真元所化的神掌突然化为十几道金色的绳索,把那三人牢牢的绑了起来三个修为已经到了元婴期眼看可以突破到分神初期的修。

    道人一声闷哼根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软在了空中。一声虎咆突然响起,一道紫光呼啸着劈了过来把那三人的脑袋劈落尘埃空中赵月儿手一点那一朵七。

    彩莲花上分出了三团彩光笼罩在了那三人飞遁而出的元婴上一团白色的天火闪动了一下三人的元婴即刻就被炼制成了灵。

    丹四周的光影晃动了一下,彷佛流水一样融化。赵月儿已经收起了阵法看着地上的三具尸体冷笑到“把从那左圣属下身上得来的。

    标记扔一个在他们尸体上栽赃嫁祸,这事情学起来却也容易的。”小猫连连点头从怀里掏出了一片小小的黑色玉符丢在了三人尸体附近。

    水元子翻着白眼叹息起来:“罢了,罢了,今天爷爷我算是开了杀戒了……不过,反正爷爷我已经杀了这么多的狗……这个……唉你们这一出手怕是应天府内。

    就要更加热闹了府里面那个断了一条手的老太监还没有整治好你们就在背后兴起风浪来了咧”(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邪风曲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血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邪风曲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