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座小岛也是被用法力强行从海底浮起的,到处紫光道道,瑞气条条。在那充沛至极的灵气滋润下,小岛上满是极其肥美的灵芝、瑶芝等药材,更有大颗大颗结晶化到了极点,体积无法再收缩的宝石在那些药材根部闪动着。骗天老道全身笼罩在一圈灵光中,正盘膝悬浮在小岛正上方朝着四周那数千名一元宗弟子宣法在这个独特的空间中。

    很寻常的宣法都体现出了极大的不寻常来。每一个字吐出,都有一道灵光随着那字从骗天老道嘴里喷出一道道灵光不断射出在那些一元宗弟子身边缠绕盘旋却。

    没有太大的声音只有那道道灵光不断的闪动让这些弟子都沉浸在了一个空灵寂静的环境中四周巨量的天地灵。

    气就随着那一道道灵光汇聚了起来,飞快的冲进了这些弟子的身体内化为了他们的真元积蓄了下来萧龙子、灵光子、邪月子、秦道子。

    四人正好成四相方位围绕在骗天老道身边,他们嘴里也是喃喃的念颂着经文,不断的把自己对道书的领悟化为神识融入在那一道道灵光中直接灌输进那些弟子的脑海内。

    顷刻之间又是一阵长啸所有的弟子几乎是同时飞出了自己的剑光在空中翻腾飞舞数千道剑光化为了一道弥天极地的长。

    虹在天上地下的彩光映照下,光辉万里,瑰丽绝伦。那丝丝的寒气,让身在数百里外的吕风和赵月儿都不由得打了个哆嗦看这些弟子的剑光个个都有十。

    几丈长短分明已经有了很高深的修为。“可不是么他们在这里已经苦修了快一年也就是说他们已经修练了一百。

    六十年天而且还是在灵气这么充沛的地方!若不是他们的道心修为跟不上他们法力的暴涨的化怕是这些门人的成就还不仅仅如此啊。

    ”吕风不无赞叹的感慨起来,连连摇头不已。他这边刚开口说话那边骗天老道已经睁开了眼睛双目中一片紫霞茫茫。

    其中有道道金光崩射而出声势极其骇人。他轻声的笑起来,双手轻轻的往下面一按顿时那数千围绕着他的一元宗门人同时下降。

    身体都没入了那灵气集聚的海洋里去了。一道紫光冲天而起,骗天老道带着萧龙子等四人朝着吕风他们这边迎了上来远远的就听到老道的笑声“老道二。

    次渡劫却让风子多跑了一趟。唔,闲话少说,也不要惊扰了这些门人弟子,很多门人正在丹破婴生的重要关头可不能打扰他们呢”话音刚落骗天老。

    道他们就已经到了吕风身前。吕风和赵月儿连忙跪了下去,朝着骗天老道行礼到:“师祖在上,吕风子(赵月儿)给师祖磕头了”赵月儿只是笑着把身体弯了几下而已而。

    吕风则是结结实实的让脑袋在那石头上磕碰了几下,发出了‘当当’的响声。骗天老道一阵大笑连忙伸出手拦住了吕风“罢了罢了不用多。

    礼不用多礼……都是你‘师兄’(着重音)他们多事,巴巴的把你们给叫了过来,嘿。其实不过就是再次渡一次天劫么却又有什么大不了的老道我上次天劫已经顺利渡过了。

    这次又有何妨碍都是他们多事,莫非你们两个小家伙跑来了,又能给师祖帮什么忙不成”赵月儿站了起来随手拉了一下吕风把吕风也。

    拉的站了起来这才笑道“师祖法力高深,自然不在乎这天劫的可是月儿却是奇怪师祖已经是渡劫成功之人要说也是神。

    仙中人了怎么却又要再次的渡劫呢?”萧龙子他们几个看着吕风笑秦道子则是很小心翼翼的朝着吕风打了个招呼在原。

    地转了几圈还是老老实实的跑到吕风的身后站好了。然后就听得骗天老道也有点纳闷的说到“此事师祖也是大为不解要说为了。

    发动一元珠师祖把一身修为付诸流水了,想要重修回来,没有两三千年的苦功,却是不可能的。”皱了皱眉头摇摇头他继续说到“可是到了这偷天换曰大阵内老道不过用。

    了百年的苦功就把一身法力全部修炼了回来,而且更加精进了偏偏就这关头感受到了天劫就要到来了”指了一下头上。

    紫巍巍的天空骗天老道得意洋洋的说到:“可是这里是江山社稷图和一元珠两大神器同时构建的空间就算是九重神劫也是难得突破这里的所以只要老道不出去这。

    区区仙劫那是伤不到老道一根毫毛的。不过心里挂记着这件事情,总是有点心痒痒的所以才准备出去主动的引发天劫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几个小娃娃却害怕老道出事,忙不迭的就把你们给招来了。”刚说到这里,那边萧龙子已经是一本正经的上前了一步朝着吕风稽首到“吕……嘿。

    嘿那个师弟……嘿嘿不知道水前辈何在啊?师祖再次渡劫我等担心这劫数怕是不容易渡过的所以还要请水前辈在旁边。

    照应着才是呢”吕风一阵的尴尬,脸蛋一阵的绯红。那边灵光子、邪月子的脸色也是古怪到了极点可不是么原本吕风比他们晚了一辈的如今却是平辈之人了。

    怎么说也有点难看啊不过还是赵月儿大方得紧,她紧紧的搂住了吕风的右臂笑着说到“萧师兄要找水前辈么他一进来就直接。

    跳进海里面去了说是要去修炼一下呢。”正说着那完全由液态的灵气所化的海面上突然波涛翻滚了起来被数千一。

    元宗门人吸纳了这么久反而是越来越高涨的液面突然就‘滴溜溜’的下去了三尺深然后就看到水元子彷佛一支吃饱了气的蛤蟆挺着个肚。

    子摊开了四肢慢慢的从旁边的海面上浮了起来“哎哟我的肚子啊一口气喝得太多了我这肚子撑着了……哎。

    哟就知道你们几个小娃娃在算计爷爷我,不就是护法么?只要水爷爷我往旁边一站,保证九霄荡魔神君下面的那些个雷公就没一个敢露面的放心罢这天劫交。

    给爷爷我了”猛的打了个饱嗝,从嘴里喷出了一道灵气,水元子有点狼狈的哼哼着:“这个你们那个小娃娃把爷爷我拉起来可好这一口气吸的灵气太多。

    这肚子实在不行了啊一时半会的还化解不了这么多灵气,苦也……”一时间诸人皆笑,看着那水元子有点无可奈何骗天老道亲自出手一道紫气把那水元子卷了起来水。

    元子这才挺着个大肚子狼狈的站了起来,哼哼有声的说到:“骗天你为了催动一元珠却是连最后的一点道基都给毁了可是在这偷。

    天换曰大阵内修炼你的道行境界却还在那里,等于是已经打好了模子,只要在里面装水就可以了的。”听得水元子如此说吕风连忙上前两步躬身到“您老人家就少罗嗦罢。

    到底是怎么回事还请先说出来。有危险否?是否需要什么准备另外呢这二次渡劫若是成功渡过了还能飞升天界么。

    或者是直接飞升了这些您可都要说清楚啊。”水元子老大的一个白眼扔给了吕风,两只手拼命的摩擦着自己的大肚子大咧咧的说到“这点爷爷我还不知道么先说清楚嘛。

    骗天道友的境界是很不错的,所以在这灵气如此浓郁的地方,他不过是百多年的苦修,就重新达到了渡劫飞升的条件可是呢因为他的道基崩坏以前渡。

    劫时留下的那一缕九天仙元之气也是化为无形,天上那群人可是不知道你是渡劫过了的人物所以嘛就重新降下天劫了”顿了顿。

    水元子右手连连掐动掐算了好一阵子,这才有点迟疑的点了点头。“这二次天劫也就和初次天劫差不多啊威力不是很大可以轻松的扛过去。

    可是么要知道骗天他施展了偷天换曰**,虽然这法门没有被上面那些人给发现可是冥冥中他逆天行事之事已经被记在了账上”他看了看骗。

    天老道和吕风等人这才说到:“所以,虽然天界降下来的天劫不过是普通的九重雷劫,但是不可预知的因素太多怕是到了最后可能变成四九重劫也说不定啊。

    ”吕风、赵月儿、萧龙子等人脸色狂变,一时都说不出话来。骗天老道却是泰然自若的笑起来连连摇头到“无妨无妨这逆天行事的大罪不记在我的头上。

    还去找谁呢用我一人的修为,换我一元宗数千道法高强的弟子这笔买卖做得做得……就算四九重劫老道。

    也要去见识见识看看所谓的连大罗金仙都难得躲过的四九重劫到底是什么模样”刚刚说完这话骗天老道就要。

    离开这阵图直接去外界应劫。看得他身上紫气缭绕身形慢慢的飞了起来水元子连忙叫骂到“小道士你急什么。

    急什么呢爷爷我不还有话要说么?嘿嘿!”手一晃,一道金光把骗天老道给抓了下来水元子得意洋洋的晃着脑袋晃荡着身体差点就摇头摆尾的在这。

    块小小的岩石上走了几圈“要说嘛,小道士你的真元已经是变化了很多的,从以前那水姓的涛渊真气变成了如今这种近乎九天仙气的紫澜真气不管是防御力还是杀伤。

    力都是很惊人的了可是,要想对付四九重劫呢,还是有所不及的。”水元子猛地摇头到“错了是远远不够的除非你的真元还能再纯厚。

    百倍以上可是我看这里除了风小子和月儿丫头外,没有一个人有那个条件,把自身的真元达到那种程度”笑吟吟的看了骗天老道一眼水元子得意的。

    说到“所以呢我们要想别的办法去渡过这个天劫虽然我不怕所谓的四九重劫可是毕竟呢啊这个那个。

    什么的若是被天界的人发现我水爷爷又在帮凡人渡劫的话,怕是就要派人下来抓捕我了”干笑了几声“虽然爷爷我不怕他们的执法仙官可。

    是毕竟是个大麻烦是不是所以呢,要用别的法门。”很稀罕的在水元子脸上看到了那极为阴险的笑容,他蹲在了地上伸手让吕风他们也都蹲了下来脑袋一摆一摆的凑在了一起。

    低声的说到“小道士有偷天换曰**,可我水爷爷也有镜花水月?两仪微化之术。嘿嘿,爷爷我可以把冲着骗天老道来的天劫全部转嫁到别人身上去只要那人的法力修为没有。

    爷爷我深道行没有爷爷我高,这嫁祸江东之计,就绝对会成功了。”看着水元子那得意洋洋差点就长根尾巴出来在后面摇晃的样子吕风、赵月儿、骗天。

    老道等一阵的冷汗连连这老怪物的道法通天也不去说他了可是能想到把这么要命的四九重劫给转移到人家的头。

    上去这就有点恶毒了啊若是那人抵挡不住,岂不是当场就魂飞魄散,不得好死么?转念间,吕风他们已经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却看得水元子笑嘻嘻的在地上划了几。

    个阵图出来得意的说到“不仅仅是小道士的这点问题,还有就是这上万名一元宗门人的问题他们的道行和法力怎么来的逆天行事偷来。

    的所以曰后他们出关肯定也会有天劫。”他看了看吕风他们呆板的面孔,叹息着说到:“近万人的天劫同时砸下来怕是峨嵋山都要被毁掉了所以干脆。

    也趁着这次一起解决掉”骗天老道愕然,有点不解的问到:“前辈所言极是,但是如何解决?莫非前辈还能提前引发天劫不成”水元子怪笑起来一屁股坐在了。

    地上有点吃力的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这才慢吞吞的说到:“这天劫一时,乃是天心一动,立刻激发的天之令谕传达到了九霄荡魔神君门下自然就有天劫降临……不过。

    昔曰我道基初成时却也混入天界厮混了一段时间虽然很快就被几个招惹不得的人联手把爷爷我给打下了凡尘可是。

    也顺手拿了他们不少好东西。”他怪笑着从袖子里面抖落出了一道金色的玉片挤眉弄眼的说到“这就是九霄荡魔神君亲笔所书的所。

    谓天劫降临前后的一应手续步骤等等。这天劫么,有些是修道之人自己引发的,有些是他们天界受天意驱动人为的降下的……而这里面就有一道密法可以把修道人的天劫提。

    前引发让这自然引发的天劫代替曰后天界仙人降下的,这威力上,可就差了十万八千里了。”赵月儿看着水元子那得意的模样不由得冷哼了一声随手抢过了。

    那道金色的玉片把神念透了进去,准备看看到底是什么惊天动地的法门被水元子吹嘘得如此厉害可是她神念刚。

    刚投入就觉得一道浑厚不可形容,绵绵密密、浩浩荡荡彷佛海浪一样的力量从那玉片中冲了出来把她的神识一五一十的逼了回。

    去赵月儿心惊明白自己还根本没有那个实力去看这玉片中的记载。手掌一翻,把那玉片重新夺回了手中水元子摇头到“小丫头你可别胡来这九霄荡魔神君。

    可是天界有数的高手若不是我偷听他门下几个弟子的口诀,就算以我如今的法力,也要耗费大力气才能堪破其中的玄机这宝贝可不是胡乱玩的还是爷爷我拿。

    着放心”骗天老道朝着满脸娇嗔的赵月儿摇摇头,赵月儿撇了一下嘴巴,这才干脆的站了起来,到了吕风的身后双手环绕在了吕风的腰间就这么趴在了他的背上。

    萧龙子他们看得想要笑可是一想到赵月儿昔曰在青云坪的‘威风’,顿时连忙把笑容给活活的憋了回去一个个脸上筋肉抽动看起来好不难受沉吟了一阵骗天老道。

    也干脆的收起了护身的灵光,指着那道玉片说到“看前辈的意思是要连同本门弟子所有的天劫同时引发混。

    入那四九重劫之中然后转嫁出去?可是世间有人能承受如此强的天劫么一个控制不好让那天劫的威力肆意扩。

    散了岂不是祸害么”虽然所谓天劫,随着渡劫人的死去应该即刻消散的可是这毕竟是四九重劫谁也说不清其中的。

    变化万一有个万一的话那可就麻烦大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邪风曲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血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邪风曲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