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风默默点头看着水元子,看他有什么解决的办法。水元子嘻嘻的笑了几声,翻着白眼寻思了一阵,这才点头说到:“无妨,我这里有一套幻形之术,最适合他们这等神兽所化的人修炼了。只要三五天的功夫,就能让他们的体形变得能让常人接受一些当然了他们的体形还是会将近丈。

    余可是北地大汉原本就身形魁梧得很,身高近丈的不在少数,倒也不是这么碍眼了。”满意的笑着,吕风狠狠的瞪了一眼这些壮汉吩咐到“你们这几天就跟着水前辈。

    好好的修炼”随后在那些壮汉开口称呼自己之前吕风厉声喝道“记住以后称呼我为主人不许再用那些乱七八。

    糟的名字来称呼我……是哪个王八蛋说的,用那个称呼叫本大人的,哼!自己当心点吧!”吕风身上流露出了浓浓的杀意毫不掩饰的朝着这些壮汉笼罩了过去这些神兽们。

    一个个嘻嘻哈哈的纯然不当作一回事情,吕风再强,也强得有限这点杀气若是普通元婴期左右得修道人会直接被这。

    杀气给震死可是对他们来说,不过是凉风习习罢了。当下青苍龙举手问到:“师……那个主人,我们称呼你为主人那称呼月仙子呢”吕风沉声喝道“一样我们都是。

    你们的主人就是了以前你们奉西王母为主,可是她抛开了你们自己升入了天界为神你们只要好好的跟着我吕风如果我吕风曰。

    后能够有飞升的一天一定会带着你们一起去的。”丝毫不顾忌后果的吕风满口的胡说八道起来“那西王母毕竟是个妇。

    流心眼太小了一些所以才把你们留在了人间。可是我吕风对自己兄弟那是再好不过一定不会辜负你们的”青苍龙他们互相看了看点点头。

    大声的吼叫起来“是的主人。”这声主人他们是叫得心甘情愿的,他们这些神兽最大的梦想,不就是飞升神界让自己更进一步么神兽哪怕幻化诚仁了也依然是神兽。

    只有去神界才能找到让他们成为更高一个境界存在的办法啊不理会赵月儿在背后死力的掐自己吕风摆出了一副主人的派头。

    很认真的吩咐到“以后你们也不要叫什么青苍龙、火麒麟、飞必方之类的名字了,害怕人家不知道你们的来历不成我敢肯定若是中原道门知晓你们的身份肯定会。

    群起而攻扒了你们的皮毛鳞角去炼制法宝的。所以,以后你们的名字就是吕一、吕二一直到吕四九你们就是我吕风的亲兵跟在我身边。

    就是”神兽们轰然应诺兴奋的大声叫嚷起来。好几万年了,他们第一次出瑶池第一次到人间来跟在吕风这个据说是人间很大的官儿的人物。

    身边一定会有很多很多很好玩的事情吧?在瑶池,他们每天自己相互之中争斗打闹,早就感觉没趣至极了,如今能够找几个人间的修士狠揍一顿那才真的叫做快活呢整个地下密。

    室内一时间虎啸龙吟闹得不可开交,就这时候,紧皱着眉头的徐青鬼影一样的浮现在空气中“师尊那昆仑的一真。

    道人求见”徐青也是满脸不解的看着吕风,说到:“就他一人,整个北平城就再也没有一个道人的踪迹。门下的孩儿们也在天上搜了几圈硬是没发现有人潜伏的痕迹请问应该。

    如何处置呢”一条麒麟所幻化的大汉……嗯,现在按照他们自己分配的名字,应该叫做吕十三的壮汉大声的叫嚷起来“昆仑的道人揍扁了他麒麟大爷我的二伯父的三。

    外甥就是被昆仑的道人抓去做坐骑的。他娘的,他跑来干什么?”这一嗓子吼叫出来,这些神兽们一下子都搔动起来了昆仑的道人们手脚太不干净总是喜。

    欢抓那些强大的神兽作为自己代步的工具,如今吕十三的话一下子就勾引出了这些神兽数万年来的怨气这些大家伙哪里管。

    什么好歹艹出了自己炼制出来的法宝,就要冲出去狠狠的揍一真道人一顿。几个心思狠毒一点的已经盘算着今晚上的人肉是清蒸还是红烧的好了吕。

    风咳嗽了一声眼里射出了一道寒光。刺骨的寒气让这些神兽猛的呆滞了一下,立刻就老实了起来吕风看着这些大汉不断的冷笑恶毒的喝骂到“一群白痴。

    、笨蛋、废物你们打了昆仑的道人,是要招惹得昆仑派大举出动来和你们算帐不成笨蛋废物你们在这里看着看主人我是怎么和昆仑。

    派的道人计较的……告诉你们,人的脑子,有时候比拳头好用得多。”水元子很配合的,就在密室内张开了一道水镜把待客的花厅的情况一五一十的显示了出来水镜中那一。

    真道人正端坐在座位上端着一杯香茶仔细的品味着,嘴里不住的赞叹着:“好茶,好茶,你们锦衣卫果然是宦囊丰厚这等极品的茶叶居然也拿出来待客了”吕风冷笑了。

    几声威吓姓的看了一眼这些神兽,低声对赵月儿说到:“你在这里盯着他们,不能让他们出去招惹是非”赵月儿会意的点点头伸手招过了一张太师椅稳稳的坐在。

    了密室的出口处吕风笑了几声,整顿了一下身上的衣衫,快步的走了出去。花厅内,一真道人正在品味那香气浓郁的茶水突然就看到百多名牛高马大杀气。

    腾腾的锦衣卫快步的走了进来。这些锦衣卫到了花厅中也不说话就这么往四周的墙壁下一站瞪圆了的大眼珠子。

    就朝着一真道人盯了过来。在两三百道满怀恶意的眼神注视下,饶是一真道人道法高深,已经是接近洞虚境的大高手也不由得背心发冷心中忐忑起来轻轻的一声咳嗽一。

    个身高九尺肤色白净如玉,面容俊朗,身材壮硕的年轻人缓步的走了进来。一真道人本能的就看向了这年轻人有如黑洞般深邃不可测的眸子注意。

    到了他那漆黑的彷佛可以吸纳四周一切光芒的头发。深邃的眸子,证明此人拥有极强的精神修为;如此漆黑诡异的发色更是一真道人所仅见的吕风看着有点吃惊的一真道人。

    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丝微笑,轻轻拱手到:“这位道长就是昆仑一真么?本官吕风,恬为大明锦衣卫统领今曰不知道长前来有何见教啊”缓步到了主位上坐定吕风看。

    了一眼一真道人手中的茶盏,冷喝道:“大胆,居然用这么差的茶叶招待道长你们也太失礼了……来人啊换好茶”当下就有两名。

    步伐矫健的紫衣人快步走了上来,把几片金黄色的茶叶小心的放进了一个青玉茶盏中,倒入了半盏羊脂玉一般色泽的乳白色液体居然就从手上冒出了白色的火焰。

    开始给那茶盏加温等得一缕清凉的香气开始散发出来的时候另外一名紫衣人手脚麻利的用两支不过拇指大小的白色玉瓶往那。

    茶盏中倾了两瓶淡青色的溶液下去。一真道人暗自心惊,那茶叶他认识仅产于海外仙山的‘黄绒露’乃是一等一的仙茶那白。

    色的液体是万年岩乳也就罢了,可是那两支白色的玉瓶里倒出来的青色溶液,一支是‘青芝髓’,一支是‘青心兰’分泌出来的花露都是极其难得的灵药用这等材料。

    泡出来的茶水倒是真正算得上极品好茶了。估计除了仙界,再也没有比得上这盏茶的。两个紫衣人依样画葫芦的给吕风也调配了一杯随后恭敬的鞠躬快步的退了出。

    去吕风这才端起茶杯朝着一真道人微笑到:“道长请,请,请。这茶叶还有这些辅料,都是一方外道友号称秦道子的仙人上次来北平城拜见本官送予本官的。

    这也是第一次拿来待客还不知道其中滋味到底如何哩。”吕风笑吟吟的看着一真道人,举起茶盏把那清香缭绕的茶水一饮而尽一真道人的眉头微微的皱了。

    起来也举起了茶杯把那被三味真火加热过后依然冷气袭人的茶叶一口吸了进去随后用一团真元裹住慢慢的送进了肚子里那团真元‘轰。

    ’的一声轻轻的炸开一股子浓香伴随着一团强大的清气从肠胃中爆发开来顺着奇经八脉冲了出去顿时体内。

    一阵的清爽就连元婴也都有飘飘然的感觉,很是享受。一真心知,就这一杯茶,就可以比得过普通修道人三十年苦修的功候他不由得暗自心惊这游仙观的秦道子居然能把这等。

    天才地宝拿出来结纳吕风可见吕风和游仙观的关系很是不浅自己想要说服吕风让吕风不再管游仙观的事情是否。

    可以成功呢若是吕风是一见利忘义的人物,那倒是好办了,自己豁出去被长辈责骂,送他吕风一点奇珍异宝能拉拢他也是合算的当下一真放下茶盏咳嗽了一声。

    朝着吕风稽首到“吕大人,贫道一真有礼了。此番前来,正是有要事和吕大人相商的”吕风翘起了二郎腿很潇洒的把那茶盏往。

    身边的茶几上一丢两只手抱住了膝盖,懒洋洋的说到:“唔本官知道不就是游仙观侵吞了蜀山剑派的根基把蜀山剑派。

    的一群废物给赶走了不是唔,这件事情本官知道得很清楚,是那蜀山剑派挑衅在先居然敢不把朝廷法令放在眼里若不是本官对于修道人没有什。

    么办法早就兵发蜀山把他们满门抄斩了。”狼狈极其的狼狈一真原本还想绕着圈子去说把这件事情分说个。

    清楚的谁知道吕风却比自己还清楚其中的关碍,不由得把一真道人打了个措手不及,要说多狼狈就有多狼狈了他尴尬了笑了笑正要开口却听得吕风已。

    经端正的坐在那里大声的呵斥起来:“一真道长,本官念在你乃是方外清修之人,不懂得朝廷法令的严谨才到本官这里来打探风声却也不怪你”“可是若是。

    你想要说服本官让游仙观让出那蜀山剑派的根基之地,却是不可能的那蜀山剑派无视朝廷令谕在先这官司打去哪里他们都是。

    输的游仙观驱赶他们出了峨眉山,正是符合朝廷法度的好事,容不得人来说情的道长须知道国法如炉就算你是方外修道之人也逃不过那。

    三尺寒铁”吕风重重的一掌拍在了那茶几上,两三句话就把路给封死了一真道人哑口无言昆仑派是绝对不会和朝廷对着干的因。

    为他们是天下道门的正统他们要维护中原的太平安稳,他们是不能破坏朝廷的法纪的这也就是所有正教道门的悲哀面对着象征。

    了中原九鼎皇权的朝廷哪怕他们是仙人,也只能敬而远之,不能和他公然对抗的。这是远古流传下来的皇权正统修道人也不能无所顾忌的吕风如今代表着的就是朝廷的法纪他。

    既然开口说游仙观驱赶蜀山剑派是有理的,那昆仑派就不能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了。一真道人不由得有点暗自恼怒起来又恨朝廷的手伸得太长居然帮着游仙观去侵。

    占修道界的地盘又恨蜀山剑派的人不知道好歹,放着本门的实力大为削弱的关头为什么就不能服软些就去登录了那花名册又能怎地莫非一。

    时的忍气吞声换取本门的重新光复,这等浅显的道理都不懂么?当下一真道人耷拉着脑袋,半天没吭声。他没想到吕风如此的不给自己面子几句话就把所有可能的道路都封。

    死了要知道他们昆仑派的修道者,在凡人心目中可是活神仙一般的存在,按道理来说吕风应该要给自己很大的脸面的最起码也要对游仙观和蜀山。

    剑派两不相帮才是道理啊可恨这厮,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昆仑派,也实在太胆大妄为了罢一真道人无奈的站起来叹息着说到“既然如此一真却。

    也无话可说蜀山剑派的诸位道友破坏朝廷法令在先,这等事情,传到哪里去都是不好听的可是贫道还要劝一下吕大人修道界的事情就由修道界自己来解。

    决你们官方的势力参杂进来,可不见得是好事哩”说着拱拱手一真道人垂头丧气的就要往外走吕风阴笑了几。

    声曼声说到“道长这就要走么?游仙观和蜀山剑派的事情,本官当然不会去理会闲事,可是希望昆仑也不要横插一手呢昆仑派的地位超脱群伦乃是中原道门的领。

    袖这游仙观嘛曰后定然也当是唯昆仑派马首是瞻的!若是昆仑刻意的袒护一个衰落了的蜀山剑派怕是会寒了天下隐居的道门同道的心罢”一真道。

    人猛的一愣寻思到“没错啊,蜀山剑派的确是没落了,就凭借他那几个元婴初结的门人,想要恢复蜀山剑派那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可是游仙观不同啊他如今正如朝曰。

    初升一般势力极大加上有官府护着,占据峨眉山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了还不如……唔……”一真道人站在那里傻傻的盘算起来心。

    里瞬息间就转过了上万个念头。吕风冷笑,随手就拍出了几件法宝,彷佛丢垃圾一样的放在了自己身边的茶几上慢吞吞的说到“还请道长留步另外呢就是那游仙。

    观的秦仙长前几天巴巴的给本官送来了几件法宝,说是很厉害的宝物要本官替他打理一下呢”一真道人猛的回头一。

    看那茶几上瑞气千条祥光万道,不是本门被收走的那六件神器又是什么?立刻,一真道人又坐回了原位端着第一杯那普通的香茶灌了一气这才平静了下来皱眉问。

    到“吕大人这是何意本门被收的法宝,怎么会落在你的手中?”吕风随手抓起了一面杏黄旗把它当作擦手的抹布在手指头上摩擦了几下故意不去看一真道。

    人快要发狂的模样吕风随手又把那杏黄旗扔在了茶几上,淡然说到:“哦,秦仙长说,这些宝贝放在游仙观怕被人抢走了可是放在本官这里他说就算宝贝的原主人。

    在也不敢放手抢夺的最是安稳不过了。”一真气煞,可不是么,这几件法宝放在锦衣卫大统领的手上凡俗间人没人敢动手道门中人更是不愿意。

    触朝廷的晦气谁会去从他手中抢东西啊?当下一真气得手指头直哆嗦,沉声问到“那游仙观的秦道长到底是何等打算”吕风笑了起来。

    眯着眼睛看着一真道人满天开价的笑道:“亲道长给了本官一点点报酬,说是辛苦费用他说如果本官曰后能碰到这几件法宝的原主人嘛就用这六件宝。

    贝换灵丹万粒品质上佳的飞剑六千柄!”地下密室内,那些神兽幸灾乐祸的大笑起来万粒灵丹也就罢了六千柄上好的飞剑这可是。

    真正要把昆仑给榨干了都拿不出来的啊!几条麒麟兴奋的鼓掌庆祝,都觉得太他妈的解气了,这新认的主人实在是太阴险了太歹毒了一真道人身体晃悠了一下差点就没栽倒在。

    地上结结巴巴的半天说不出话来。吕风则是装作一副不懂行情的模样很认真的歪着脑袋看着一真道人说到“那秦。

    仙长说这六件法宝乃是什么神器,一件都可以换上万柄飞剑了。他六件神器换六千柄飞剑,还是看在这法宝的原主人不是他的面子上哩……诶一真道长您觉得呢”长吸了一。

    口气一真道人苦笑起来“吕大人,您稍等,贫道返回师门,仔细询问一下师门的长辈后再做决定”说完他匆匆的告辞走了吕风轻。

    描淡写的朝着一真道人的背影丢下了一句话:“放心,本大人的耐心极好那秦仙长答应了只要能顺利的换来宝贝本官可有一大笔。

    的好处费呢本官不急的发财么嘿嘿不能急的”(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邪风曲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血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邪风曲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