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府上下皆莫笼罩着一股淡淡的愁意,陆家老爷要带兵打战了!战场不是过家家,被侵犯无数次的大宋百姓本能的对战场抱有一种莫名的敬畏。李钰如此、钱多多如此、王颖更是如此。只是军国大事又岂可随意!几人皆知此事已不可更改,只好全力配合陆远山所做之事接手虎符后陆远山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将武备库的所有。

    猛火油尽皆搬空此物在宋时也是一守城利器,使用起来也是方便简单,敌人攀墙时将其倒到敌人身上想办法引燃便是虽然纯度不高但也比一般的火更难扑。

    灭最主要是这东西沾在人身上可以烧着!攻城时可谓无往不利,只是如此,消耗也是极大地。若是敌人不顾及花费搬来攻城云梯也就没了用处但宋军各军备处的储量也。

    是不少积存了一年的猛火油到是便宜了陆远山!陆远山命人秘密将其运到雅州城外山区的某个大型岩洞中几个面带猪嘴的伙。

    计开始了日夜不停的提炼工作。自陆远山开始谋划第一军始就开始着手做了一些准备工作四处搜寻能人巧匠这中大部分都是来自流亡到雅州。

    城的流民到是雅州城的第一铁匠李大兴在此令人遐想!整体技艺参差不齐本就简单的工作有陆远山略一指导也没什么大问。

    题在李大兴的带领下没几日便将蒸馏塔给敲出来了初期的生产工作也由此开始这年代可没有真空装置所以轻油出。

    口绝对不能有明火甚至高温也不行。陆远山就命人在两个相邻的岩洞间凿出一个小孔将炼油与集油隔绝开来五百多人被陆远山分派到这座。

    大山上这些人五一不是精锐中的精锐,并且在陆远山一次次的引导下忠诚度都极高!而这些人的名字在这次小规模的战争后也会被抹去从此与一个编号相伴当然陆远山已然。

    将他们的后顾之忧解决了许下了:“十年期满任君去留”的承诺!对于陆远山将武备库的猛火油搬空的无赖子行径李云贵也是无比肉痛要。

    知道这东西的价格简直贵的吓人。只是李云贵已将第一军压在陆远山手中也不好说什麽一日李云贵突然向陆远山提出随军出征陆远山很是。

    畅快的答应下来然后便告诉这老家伙自己的作战计划是深入敌军主动出击李云贵一脸无所谓想来这老将也是有那么。

    一丝胆识的往后李云贵莫名其妙的就病倒了,陆远山又莫名其妙的知晓了这个消息。特意到将军府拜访李云贵让其安心养病此次战事便不要操心了李云贵。

    一脸无奈的应承下来只说大军出发之日定来为陆远山送行!今日便是陆远山与李云贵约定的出发之日了不喜欢伤感的陆远山天未亮便爬了起来不希望。

    陆府众人为自己做无谓的担心!“额...大家伙真早!”陆远山干笑一声,没想到自己原来是最晚的一个眼前的众人显然已是在此等候多时陆远山看了看。

    就连平日里最喜欢睡懒觉的钱多多也站在一边,额,打着瞌睡!也不知这丫头到底有没有将自己送与李钰的东西给送到正主手中王颖的眼睛略微有。

    些泛红在知晓陆远山不喜欢爱哭鼻子的人之后,只要在陆远山面前想哭也使劲忍着。此刻正俏生生的站在寒风中陆远山心头微暖将王颖拥入怀中轻轻在女子发髻。

    落下一吻小脸红扑扑的好不俏丽!李钰则是一脸漠不关心的样子,毫不回避两人的温存陆远山心下一喜‘看来这个传闻中的仙子真的从。

    此前所生之事走出来了’陆远山对李钰微微一点头又拍了拍钱多多的小脑袋转身踏马而去见陆远山走的如此干脆李钰顿觉心里空落。

    落的才明白自己原来还是在意的!幽幽的看了远去的背影一眼轻轻一叹就欲回房忽然感觉有人在扯自己的衣。

    角李钰缓过神来却是钱多多神秘兮兮的将一张折好的宣纸塞到自己手中说道“小钰姐姐是公子让多多给你的”李钰先是一怔转而又有一。

    丝小甜蜜将纸片打开扫了一眼,原来是一副词,只一眼隐约能辨认出大大的‘青花瓷’三字钱多多看李钰露出莫名的幸福。

    的笑容眼珠子骨碌一转小声说道:“小钰姐姐,多多可不可以看看啊”“不行”李钰迅速将纸片收起做贼似的看了看王颖。

    见她没注意到自己不由得松了口气便自顾自的回房去了,留下钱多多自个在原地嘟着小嘴发牢骚按陆远山的想法便是“对这未来的大宋女神做了那种。

    见不得人的事自然得做些补偿,只是贞操已经被第二人格送出去了,诶,现在能拿出手的也只有才华了”韩世忠与徐会稽在军营等候陆远山让陆远山略微意外。

    的是李云贵果真在场第一军在韩世忠的指挥下整整齐齐的挺立在点兵台众人面前校场上寒风凛凛而身穿铁衣的将士们一。

    动不动昂首挺胸精神奕奕的注视着前方!看着精壮如牛队列整齐的将士们李云贵感到很是震惊整个校场发。

    散着一股肃杀之气初阳微露。一袭长衫的陆远山风尘仆仆的来到了军营丝毫不在意的站在将士们面前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陆远山也。

    不看在场的几个官员微邹的眉头向李云贵问了一声好正了正形色负手看向台下众将士韩世忠见到陆远山用力一靠脚。

    抬手敬礼大喊一声“教官好!”台下将士皆合。划手里行云,齐声中惊雷又骤然打住整个校场再无声响跟随李云贵一同前来送行。

    的大小官员已经不能用惊讶来形容此刻的心情了看着校场威武的将士有如神人一脸难以置信陆远山对也是对。

    众人行一军礼聚气大声喊道:“我们穿着这身军装,它意味着我们必须少一点庸懒多一份追求少一点私情多一份忠诚少一点索取多一份奉。

    献!选择高山就选择了坎坷;选择宁静,就选择了孤单选择机遇就选择了风险选择军营就选择了磨砺”“而。

    现在吐蕃蛮子正侵我大宋,尔等说,当如何?”“杀!”众将士齐声喊道“吐蕃蛮子夺我钱粮当如何”“杀”“吐蕃蛮子欺我。

    大宋儿女又当如何”“杀、杀、杀——!”五千多号人一齐嘶吼被吼声环绕的众官员竟也被激起一股热血不由得将身子挺。

    直了些看着眼下的将士内心狂涛不止的同时也是感到万分骄傲“仅仅两个月啊”李云贵看了看身边站的同样笔。

    直的陆远山长叹一声。

章节目录

游宋心理师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风痴树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游宋心理师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