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不成他还敢在丹盟闹事?”丹青青眉头紧锁,不解的问道。丹盟很特殊。虽然丹盟算不上一个势力,但天下间没有人愿意得罪丹盟。多年前有个人得罪了丹盟,惹怒了丹盟,被整个丹盟列入黑名单,以至于没有人愿意给他炼制丹药对于一名修行者而言丹药是无比重。

    要的尤其是疗伤所用的丹药,可以说是关乎性命。试想,在一场激烈的战斗之中两个人都受了重伤其中一个人有上好的丹药可以快速的。

    治愈伤势回复气血而另一个人身上没有丹药。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没有丹药的人,肯定难逃一死。“不管他敢不敢我们都要极力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丹老沉声说道。

    “你去把他们带过来吧记住,一定要客客气气的,千万不要有任何怠慢。”关于叶扬敢不敢在丹盟闹事丹老可不敢赌他能做的就是极力避免不好的事情发生至少让。

    丹会顺利的举办下去“青青,等一会儿你别多说话。”丹老看了丹青青一眼叮嘱道“知道了”丹青青很不情愿的说道。

    丹青青不明白自己的爷爷为何对这个叶公子如此惧怕。在丹青的印象之中,丹盟的地位是超然的每个人都对丹盟十分恭敬丹盟若是有意能号召一众强者为丹。

    盟做事“我倒要看看这个叶公子究竟是何方神圣。”丹青青心中暗暗道。……丹盟外。“叶公子林会长丹老有请”那人一脸恭敬的说道林万宝闻言。

    不由笑了笑他想见丹老被百般阻拦,可叶扬想见丹老,那人立即去通报,而且还一脸恭敬。这个世界,终究是强者为尊随后那人便带领着叶扬等人来到了丹盟的待客厅“叶。

    公子久仰大名”丹老见到叶扬,连忙迎了上去,无比客气的说道。林万宝看到这一幕内心感叹万分以前他费劲心机见过丹老一次。

    那时候的丹老是何等的高傲,丝毫不把他放在眼中。可在叶扬的面前丹老却是如此的恭敬不敢有丝毫怠慢“你就是丹老吧。

    ”叶扬看着丹老轻声道丹老闻言,连忙点头,说道:“不错不知公子找我有何事”叶扬说道“其实我不是找你我。

    是听说有一位炼丹宗师要来青州丹盟,我要找的人是他。”“啊?你说的是沈炎宗师”丹老闻言顿时面色一变惊问道叶扬淡淡的说道。

    “叫什么不重要是炼丹宗师就行。”听到叶扬的话,丹老顿时一脸苦色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叶扬居然是为了沈炎宗师而来这。

    也是丹老最害怕的事情如果叶扬是来求丹药他肯定二话不说叶扬要什么他就给什么可没想到叶扬居然想。

    找沈炎宗师这种事情丹老说了也不算啊。而且,沈炎乃是一位炼丹宗师,炼丹宗师都是脾气很古怪的,万一和叶扬起了冲突麻烦就大了“不知公子找沈炎宗师有何事求丹吗。

    ”丹老小心翼翼的问道叶扬摇了摇头,说道:“我要的丹药,他炼不了。”圣脉丹乃是圣阶丹药一位炼丹宗师怎么可能炼的了别说圣脉丹。

    即便是王极化脉丹也不是区区一个炼丹宗师能够随随便便炼制出来的“额……”丹老万万没有想到叶扬居然会这么说在叶扬。

    的话语之中丹老听出了不屑之意。任何一位炼丹宗师,都掌握着超凡的丹术,能够炼制出王阶丹药,不论在哪里都会受到尊敬和膜拜即便是战王级别的强者对一位炼丹。

    宗师也会礼敬三分而叶扬,却是如此的不屑。“哦什么样的丹药是我炼制不出来了”忽然一道冷冽的声音。

    在众人耳边响起只见一名灰袍老者缓缓走了进来。那灰袍老者的胸前铭刻着一枚金色的丹药图案这是炼丹宗师的标志。

    “沈宗师”看到这名灰袍老者,丹老顿时大惊,连忙迎了过去说道“不知宗师前来未能远迎还望宗师赎罪”这名灰袍。

    老者正是丹老之前所说的炼丹宗师——沈炎。“沈宗师”一旁沉默多时的丹青青见到这名灰袍老者也是连忙喊道而。

    且沈炎乃是一位炼丹宗师,炼丹宗师都是脾气很古怪的,万一和叶扬起了冲突,麻烦就大了“不知公子找沈炎宗师有何事求丹吗”丹老小心翼翼的问道。

    叶扬摇了摇头说道“我要的丹药,他炼不了。”圣脉丹乃是圣阶丹药一位炼丹宗师怎么可能炼的了别说圣。

    脉丹即便是王极化脉丹也不是区区一个炼丹宗师能够随随便便炼制出来的“额……”丹老万万没有想到叶扬居然会这么说。

    在叶扬的话语之中丹老听出了不屑之意。任何一位炼丹宗师,都掌握着超凡的丹术,能够炼制出王阶丹药不论在哪里都会受到尊敬和膜拜即便是战王。

    级别的强者对一位炼丹宗师也会礼敬三分。而叶扬,却是如此的不屑。“哦?什么样的丹药,是我炼制不出来了”忽然一道冷冽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只见一名。

    灰袍老者缓缓走了进来那灰袍老者的胸前,铭刻着一枚金色的丹药图案,这是炼丹宗师的标志“沈宗师”看到这名灰袍老者丹老顿时大惊。

    连忙迎了过去说道“不知宗师前来,未能远迎,还望宗师赎罪!”这名灰袍老者,正是丹老之前所说的炼丹宗师——沈炎“沈宗师”一旁沉默多时的丹青青。

    见到这名灰袍老者也是连忙喊道。那灰袍老者的胸前,铭刻着一枚金色的丹药图案,这是炼丹宗师的标志“沈宗师”看到这名灰袍老者丹老顿时大。

    惊连忙迎了过去说道“不知宗师前来,未能远迎还望宗师赎罪”这名灰袍老者正是丹老之前所说的炼丹宗师—。

    —沈炎“沈宗师”一旁沉默多时的丹青青见到这名灰袍老者也是连忙喊道。

章节目录

重生之纵横九天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时若流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重生之纵横九天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