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一干人等已经走到房前,进入大厅。房上的老者轻轻卸下一块瓦片,里面的景象登时陷入眼帘。其间忽必烈坐在大厅正中的太师椅上,两侧坐了几位蒙古官员,而贵宾席则坐着几个武林人物打扮的怪客。只听忽必烈开口说道:“本王深夜召集各位前来乃是为了两件事”说罢环视了一下众人继续说道“第一。

    是请各部落可汗共同商议征讨海都一事。”侧座的几个蒙古官员各自站起躬身道:“谨遵大汗发落”忽必烈面无表情右手微拍示意众人坐下接着说道。

    “其二本王要给各位引荐几位江湖好手,这几位也必将助我大蒙古一统中原”遂指向身旁一个番僧道“这位乃西域少林第一高手苦智。

    禅师”那番僧起身向众人施礼。众人向其望去,只见他六十多岁,身高七尺有余,长得面黄肌瘦,但双目却炯炯有神项中所套银色钢圈极度显眼“想必大师就是当年。

    力劈南少林十八铜人被称作金刚罗汉的西域少林达摩院首座苦智大师吧。”说话之人声如洪钟众人寻声望去只见苦智对面的一个四十多岁屠夫模样。

    的胖子边抠脚边问道不等苦智答话,忽必烈微笑道:“白先生所言不错,苦智大师与本王早年甚有渊源,这一次肯出山辅佐本王实为我大蒙古第一幸事”那胖子听后用手抠了。

    抠鼻子咧嘴笑道“果然是大师,失敬失敬,嘿嘿嘿。”苦智面无表情,只双手合什当做还礼。忽必烈笑道:“白先生与苦智大师都是当世豪杰大家不必客气”望了眼那胖子。

    又转头望向众人继续说道:“这位就是江湖人称千手屠夫的白一氓白先生”众人听后脸上均微微变色这白一。

    氓乃武林一大魔头杀人无数,且不问缘由。武功更是深不可测江湖中不知有多少好手死在其平板菜刀之下白一氓向来。

    隐居在漠北关外因此在场许多人均第一次见他。座间之人虽都是成名已久的江湖好手但初见白一氓仍不免有些心惊白一氓单脚杵在椅。

    子上拱手笑道“大汗抬爱,大汗抬爱,诸位好,诸位好,嘿嘿嘿。”忽必烈继续介绍道:“这位是九龙头陀这位是苗族高手罗力刹这位是湘西赶尸门高手。

    活死人鞠寒子”说罢另外三人起身对众人行礼。这三人之中除了九龙头陀之外另外两人名头均不是特别响亮但忽。

    必烈既能请动苦智禅师和千手屠夫,且能与这二人平起平坐,想来那罗力刹和鞠寒子武功自也差不到哪去众人仔细观察这两人只见罗力刹皮肤黝黑身材高大腰间佩。

    戴一把三齿鬼头刀头上戴的银色头圈闪闪发光再瞧那鞠寒子手持赶尸杖一副赶尸人的模样脸色雪白病怏。

    怏的活似个僵尸“接下来这位是丐帮五袋弟子窦海光窦先生”最后忽必烈指了指末席的一个中年男子那男子。

    赶忙起身抱拳与苦智等一一施礼。众人望去,只见他衣衫褴褛,三十岁上下,国字脸型,下巴微翘,鼻孔朝天人中处有一颗大黑痣上面的一戳毛显得格外显眼丐帮名头武。

    林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帮中亦是高手如云。辈份越高,武功自然也就越高帮中辈份除帮主及各大长老之外其余弟子均按腰间所配布袋为。

    辈份考证布袋越多这辈份自然就越高。这窦海光年岁不大便已成为五袋弟子,已属难得但毕竟帮中跟他同一级别之人实是太多故而众人并不将他放。

    在眼里只是碍于忽必烈的面子,不便显得太不尊重对方因此也都一一起身与其还礼只是那罗力刹性格耿直还礼之。

    时哼了一声窦海光瞥见却只作不见,嘿嘿傻笑与其抱拳行礼。见几人均已相识忽必烈说道“适才本王已说过今日召集各位前来的目的这第一。

    件事是商议征讨海都一事这第二件便是为几位武林豪杰互相引荐。其实本王还有另外一事,那便是要在各位之中选出一位德才兼备的好手封为我大蒙古国师。

    率领众位统一中原武林”说罢,看了看在座各人,见众人表情各异,苦智闭目沉思,白一氓咧嘴傻笑,鞠寒子阴沉着脸默不作声九龙头陀与罗力刹则规规矩矩地坐着双目前视唯。

    独那窦海光低头不知道想些什么。忽必烈抚了抚胡须,微笑不语。许久见众人不说话场面甚为尴尬一旁的哲勒别接口道“大汗说这国师需要德才兼。

    备我看苦智禅师最适合不过了。”忽必烈微笑道:“哦?”还未等他说完,罗力刹突然开口说道:“这老和尚如此瘦弱风一吹都要倒了似的他有什么本事让我们听。

    他的”这罗力刹本就是个浑人,性格直爽,又不了解中原乃至西域武林的情况是以第一个站起来表示不服“阿。

    弥陀佛罗居士所言正是这国师之位老衲是万万当不来的。”苦智起身向忽必烈行礼道在场众人均第一次听他讲话这几句话说得。

    中气十足每个字说出来抑扬顿挫,慢条斯理,声音虽然不大,却又力道十足。武林行家一听便知非几十年功力可达此境界罗力刹不明此中奥妙见苦智这么说倒以为他怕。

    了哼了一声神色之间充满不屑。众人见他如此这般,均暗自好笑,心想:此厅间恐怕属这浑人武功最低了恐怕有无内力都还是个问题鞠寒。

    子出言相讥道“咳咳……那想必这位罗老兄定是武功高强,咳咳……德才咳咳……兼备之……咳咳……人了咳咳……”他说话语调阴阳怪气再配上其一副僵尸相。

    当真如其绰号活死人一般,直叫人脊背发凉。这鞠寒子的名字倒真是起得和其本人甚是匹配罗力刹本就性格火爆如何受得了。

    这般嘲讽当下便反唇相讥道:“不敢当,但再不济也总比你这痨病鬼要强上一些”他见鞠寒子刚才一句话里就咳嗽七八。

    声而且面黄肌瘦嘴唇煞白,就如病入膏肓的痨病之人一般,是以抓住其短处这么说道鞠寒子倒是不生气慢悠悠地回道“敢。

    问可否请罗老兄赐教几招呢?”“正要领教!”此话正中鞠寒子下怀,他本意便是想拿这罗力刹在忽必烈面前卖弄一番一见对方应允便立刻答道“得罪了。

    ”说罢便一跃飞出身去伸出右手做了一招黑虎掏心式这一招乃初学武功之人的入门招数实是再寻常不过了。

    然则鞠寒子使出来却有说不出的凌厉。他上来便使这一招乃是想让罗力刹接不住当众出丑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招实是靠着极精深的轻功。

    克敌制胜白一氓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好轻功”。

章节目录

无极三十六诀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沈奎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无极三十六诀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