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的时候慕容黎只觉全身酸痛,如被车碾过一般。执明抱着慕容黎的腰,似笑非笑地玩着慕容黎的青丝,“早啊,慕容国主。”慕容黎眼神有些黯然,但还是任由执明抱着,他的嗓音略略有些沙哑,“王上与我的交易已经完成该是启程回天权了”执明不怒反笑“慕容国主当真好算。

    计这就要赶本王走了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咱们之间,好歹有过一场露水情缘,你就这般急吼吼地赶我走?”慕容黎垂眸道“不过一场交易罢了王上莫要太放在心上我是。

    个男人不需要王上负责的。”执明冷笑道,“也对哦,咱们不过是交易罢了。不过慕容国主昨晚的滋味当真不错本王也不算亏”慕容黎云淡风轻道“可我觉得挺亏以后若是。

    天权有难王上也可以出卖自己的身体。我当真想尝一尝睡王上的滋味。”执明道,“你不会有这样的机会的慕容国主以后本王若是大婚欢迎慕容国主。

    来天权做客”慕容黎被子下的手握紧了,“王上不怕我来抢亲?”执明挑起了慕容黎的下巴,“难道慕容国主想要抢本王的王后让本王成为天下人的笑柄”慕容黎面无表情地道。

    “不早了王上该走了我还有点累,就不送王上了。”执明问道“慕容国主你对我当真没有一点点真心”慕容黎道“既然。

    王上认为我所做的都是算计,又何必如此多问?”执明眼波微动,“慕容国主,本王身边的人都死了只是可叹本王竟对你……错付了一腔真心以。

    后本王再也不会这么傻了。”慕容黎抬头看向执明的眼睛,“王上,总有一天,我们可以放下一切芥蒂还能把酒言欢就像当初一样对吗”执。

    明眼神黯然道“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若真有那么一日,就好了。慕容黎,你也莫要演戏了昨日的交易本王会遵守的就算是为了天权本王也该退兵。

    的”执明正欲转身离开手臂却被人握紧了。他惊讶地回头,却见慕容黎专注而又认真地看着执明“王上你当真不信我了吗”执明被慕容黎眼中的情意所迷惑。

    忽然问道“慕容国主当真没有事情隐瞒我?”慕容黎眼神黯然地松开了执明的手。“好了不用再说了”执明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慕容黎在床上沉默了。

    半晌终究没有将他心里的那个人留下来。后来方夜告诉慕容黎“王上当真料事如神天权王果真退兵回了天权”慕容黎头。

    也不抬面无表情地看着奏折。执明,入了他的眼,也入了他的心。成了他心中,再也割舍不掉的存在他可以负尽天下人却独独割舍不掉执明原本因着。

    六壬传说慕容黎一直搜寻八柄奇剑,想要得到这天下。得到天下的代价就是放弃与执明多年的情义才能钧天一统四海升平慕容。

    黎早已无心是执明给了他一颗心,他又怎能亲手将他放弃呢可是眼下的局面就算他放弃所有的脸面去求执明他也未。

    必相信了他们两个隔着天权与瑶光,再也无法回到过去了。若不是仲堃仪他们也不至于走到如今这个地步吧“仲堃仪……”慕容黎云。

    淡风轻地握着杯子“咔嚓”一声,手中的杯子硬生生地碎成了两半。方夜急道,“王上你受伤了手上都是血”慕容黎面无表情地道“无妨无妨。

    不过是一点小伤罢了”方夜急忙道,“宣医丞,快宣医丞”慕容黎道“如此小伤何必要叫医丞呢”“就算是小伤。

    若是感染了就不好了”方夜接着道,“王上,当真这般在意天权国主吗?”慕容黎默然不语,半晌才道“我不想失去他一点也不想”执明回到天权后一心扑在朝政。

    上专心治国他原本以为,那日过后,与慕容黎将不再见面。结果没有多久慕容黎竟与瑶光使臣方夜一起来到天权美其名曰两国友好互动。

    执明虽然心里一万个不想再见慕容黎,但是对方是瑶光国的国主,两国还曾签订了百世盟约对方既然来他也只能令人备好酒宴以国主之礼。

    迎接慕容黎当执明看到慕容黎一身红衣,云淡风轻地走向他时。他就会想起那夜的疯狂。若不是情势身份不允许执明真想就这样将他再次压在身下慕容黎。

    朝执明行了一个礼“王上,许久不见。”执明笑得咬牙切齿,碍于有旁人在,怕被人传出两国不合的谣言他只能装得一脸淡然尽量让自己笑得自然一些执明也回了一个。

    礼道“慕容国主有什么事派属下来说就是了,何必亲自前来呢慕容国主大老远跑来想必累极了吧本王特意在天。

    权备了酒席专程给你接风洗尘。”慕容黎低眸浅笑,轻声在执明耳边笑道“王上假笑的样子真的很丑”执明笑得面容扭曲。

    轻声道“慕容国主你究竟是为何而来?”慕容黎失笑,“天权风光极美,本王特意前来看看。王上,莫非你不欢迎”执明道“你作为一国之君怎能如此任性”慕容黎。

    的眼眸似含着一波秋水一闪一闪地,“两国国主之间本该多相互走动此事关乎两国邦交又怎能算得上任性呢”。

章节目录

刺客列传之执手天下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蒹葭冷雪凄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刺客列传之执手天下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