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黎将执明放置在柔软的床榻上。床上的执明满脸通红,睡眼惺忪,“没醉……喝酒……”慕容黎帮执明妥帖地擦拭着额间的汗水,“今日喝这么多酒做什么?真是的。”都说酒后吐真言,趁着执明现在还能说话慕容黎忽然想问他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在执明。

    清醒的时候可能他都不会去问。自从子煜死了之后,执明就好像完完全全地变了一个人当初的那个赤子之心一片赤诚待他的执明终究还是变。

    了变得冷漠变得深不可测,也变得遥不可及。只有现在醉酒后的执明,慕容黎才觉得他们是可以靠近的慕容黎轻声问道“王上你信我吗”执明醉眼迷蒙雾。

    蒙蒙的双眼难得有了几分迷糊,“信。”这声音虽轻,但慕容黎还是听得分明慕容黎的脸颊难得有了一分笑意他唇角微勾笑容中甚至。

    透着他自己也不明白的甜蜜。能从执明口中听到这个字,哪怕是假的,他也是开心的。慕容黎大着胆子问道“子煜如何”“朋友”“那毓骁呢”“讨。

    厌”“……我呢”“我的。”慕容黎:“……”还未等慕容黎反应过来,却见执明懒洋洋地下了床穿搭好了衣服慕容黎心里暗道“难道方才王上并没有喝醉。

    ”执明看也不看慕容黎绕过慕容黎,推开了门,往外头走去。慕容黎默默地跟在执明的身后却见执明悠哉悠哉地走到向煦台的水榭旁那里有一个秋千。

    四周都栽满了羽琼花执明坐在秋千上,一下一下荡着秋千。慕容黎生怕他摔了,走到执明的跟前,“王上夜寒露重的早些回去休息罢”他连连说了两遍执明也没有。

    理他只是默默地荡着秋千。他低垂着脑袋,眼眸黯淡无光,一丝星子也无。落寞至极,也哀伤至极。这些日子执明从未在慕容黎面前展露过如此的神情子煜死后他。

    总是说话刻薄不留任何余地。以至于让人以为,他的王上很坚强可以承受一切的伤害与背叛曾经的执明不过是个连长命锁都。

    没戴过丝毫不会武功整日斗鸡走狗的天权王执明。如今的执明,清寒冰冷,让人望而生畏料理国事仅仅有条但已经很久没有笑过了他受。

    了太多的伤害可能都忘了怎么笑了。清冷的月光将执明的影子拉得很长一时间两人相对无言慕容离叹息了一声将身。

    上的披风解了下来温柔地盖在了他的身上。执明头也不抬眼眸深处都是悲伤与寂寥喝醉酒了的他竟然这般的寡言少。

    语满是哀伤一点都不像当日的阳光少年郎。慕容黎暗自握起了拳头。长廊处的宫灯忽明忽暗有巡夜的宫女从旁边快速的走过秋千上的执明一语不发。

    如同深秋的寒露无声的悲伤着。漫天星空璀璨,四周花海锦簇,美不胜收可是慕容黎却无法欣赏这美景他只想陪伴着秋千上那一位孤寂酒。

    醉的人执明……枢居仲堃仪极为仔细地擦拭那几遍孟章的牌位,点燃了三支香。他的眼神极为温柔仿佛在看着自己的心上人他叹息了一声轻声道“吾王孟章…。

    …”仲堃仪眼眸低垂极力掩饰着眉眼深处的忧伤。“先生。”门从外头被人打开。“何事?”“骆师兄的来信”沈玉中规中矩的将一封信递给了仲堃仪仲堃仪。

    接过信凝神看了一遍眉眼闪过些许的寒意。“啪”一声他将信一把拍在了桌子上“这么容易就和好了慕容黎你。

    当真是好手段”沈玉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仲堃仪心里千回百转,暗自思忖着自己哪一步棋走错了沉默了半晌仲堃仪敛去了锋芒斯条慢理地喝了一口茶“即便。

    两人真的和好了两人曾离了心,只要种下怀疑的种子。慕容黎就哪怕就算说到天上去执明也不会信了”沈玉道“先生已有了妙计”“。

    那是自然”仲堃仪眼波微动,眼眸深处隐隐有些期待,“不过,我也期待慕容黎该如何化解我的局”我要让那慕容黎死于挚友之手慕容黎……仲堃仪眼眸微眯。

    轻轻地将手中的茶盏放下。沈玉走后,仲堃仪独自一人饮茶。一人,一木碑,一烛火唉……王上走后公孙走后真是……孤寂啊如今支撑下他。

    活下去的动力只剩仇恨而他的心里,只有恨,没有爱天权王宫执明醒后只觉得头痛欲裂他烦躁不堪的揉了揉太。

    阳穴看外头天色还早还没到早朝时间。执明发了会子呆,正欲起床更衣却见慕容黎推门而入他一身艳红的衣服媚而不俗艳。

    红华美的衣服映衬着慕容黎清冷如水的脸颊,形容姣好,体态绢之。美得让人心醉惑人的慕容黎倾国倾城的慕容黎当年的他只要得到他。

    的一丝笑容哪怕付出任何代价也是甘之如饴。往事历历在目,从不敢忘。可如今君已经非昨日之君而阿离还是那时之阿离只是那时的他。

    一直误会他的阿离是想要以琴棋书画为主,谪仙之资,飘逸淡然。可如今想来,当真是错得离谱究竟是谁误了谁呢让执明一时间有些恍惚慕容黎端着。

    一个托盘盘子里有口精致的雕花翡翠大碗。碗里的醒酒汤正冒着袅袅的烟雾他走到执明的跟前将托盘放到一旁的案几上。

    执明收回方才过于灼热的视线,“昨夜是阿离送我回来的吗?”慕容黎点了点头执明只记得跟毓骁拼酒后面的事情他一点都不记得。

    了自己似乎错过了什么忘记了一些不该忘记的事情。他试探地看了慕容黎一眼,“本王昨夜没有失礼于人前吧”慕容黎眼波微动他端起碗用汤匙搅了。

    搅醒酒汤“未曾这个醒酒汤还热着,王上喝一点吧。”执明道,“本王又不是小孩子了不需要喝这个”慕容黎对着碗口吹了吹“王上可是怕烫。

    ”执明挠了挠脑袋“不是……”慕容黎接着道,“王上可是怕苦?我方才尝过,一点也不苦。”“这是阿离亲手熬的”慕容黎没有回答反问道“王上可是怕阿离给你。

    下毒是以这般推脱”“也不是。”慕容黎喝了一口醒酒汤,笑道“王上这回你该相信没有毒了吧”执明忽然接过慕容黎手中的。

    碗一饮而尽有褐色的液体顺着执明的嘴脸滑落他随意地擦了擦“下次不会了”“什么”慕容黎一时反。

    应不过来有些不解“本王不该逞能,与人拼酒。还要让阿离来熬醒酒汤,本王真是……真是不该。”慕容黎握紧了执明的手执明惊讶地抬头两人四目相对忽然都。

    同时收回了视线“不早了王上该起来上早朝了”“嗯”。

章节目录

刺客列传之执手天下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蒹葭冷雪凄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刺客列传之执手天下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