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倾城心口一跳一股浓浓的不安翻涌而起,顿然手足无措起来,那一刻她竟然发现自己会因为凉辰月的一个眼神而震慑,甚至不敢看她的眼神。然而这一点点良知终是抵不过她已经疯长的私心被强烈的欲望压制在最底下慕倾城是鄙夷这样的自己的。

    下一刻她又挂上一抹灿烂的笑容,既是明亮,又是诱人。穿着绣花鞋的脚在凉辰月的肩膀上奋力一踩硬是将凉辰月整个身体死死的摁在地。

    面上“凉辰月你没有任何资本这么看我。不管是你肚子里面的那个生死不明的杂种,还是你心里的那个人,你注定了是要输给我的我慕倾城之所以会变成这个样子全都是拜你。

    所赐所以啊我无论怎么样都要让你尝尝什么才是爱而不得的痛苦”慕倾城脚下一用力将凉辰月整个人踹向了一边凉。

    辰月已经浑身无力她的双手紧紧的抱着疼的死去活来的腹部,沾了血丝的两颗贝齿紧紧地咬住下唇让自己不要昏睡过去慕倾城蹲下身子。

    一把扯住了凉辰月的长发,强迫凉辰月看着自己,绝美的眸中满是同情,忽然她低下身子,轻声细语的在凉辰月的耳边呢喃道“其实我也不是非要至你于死地。

    今日我若是不帮帮你似乎又对不起我在汴京的传言,他们可都说了我慕倾城可是个善良的姑娘”凉辰月一呼一吸都变。

    得很慢她一直在存着自己的体力,想要给自己止血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双手双脚就好像被人捆住了一样根。

    本就没有力气慕倾城扯住了她的头发,剧烈的疼痛感从头皮传至神经凉辰月原本昏昏欲睡的神情一下子精神过来她费力的。

    转动眼珠子看向慕倾城艰难的出声问道:“你...你想要做什么”慕倾城突然间觉得甚是满意笑道“其实给你的药。

    里面又加了一些药物目的是将药物作用发生的时间拉的长一些,我的原意是要你多忍受一下这种痛苦但我现在又改变注意了我发现你这样悲惨的趴在我面前一点也。

    不过瘾我想听你跟我求情,我心情若是好的话,指不定还能让人给你看看,你肚子里的小杂种还是可以在存留一些时间的”凉辰月眸中一亮明知道慕。

    倾城说的话极有可能是在骗她,可凉辰月还是选择了相信她。她的意思不就是说她肚子里的孩子可能还有救吗凉辰月费力的抓住慕倾城的手目光十分坚定下唇因。

    为太过用力而被咬得血肉模糊,她说话的时候嘴唇微动,看起来既是血腥又是凄美。“我求你...我求你救救他...”凉辰月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样的抓住慕倾城的手。

    双眸中满是哀求这一刻她想着只要慕倾城肯救她肚子里的孩子她之前做的所有事情凉辰月都可以选择原谅不追究。

    慕倾城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顿时笑出了声,渐而用一种厌弃的眼神看着凉辰月,接着说道:“光是说句求我我就要出手帮忙我未免也太亏了”凉辰月皱着眉头“那你.。

    ..那你想要我做什么”凉辰月的一字一句落入慕倾城的耳朵里,慕倾城听着无比的顺气。她这么久以来受的气好像一下子都发泄了一样心情无比的舒爽那人果然说的不。

    错现在的她唯有在折磨凉辰月的时候才是最开心的,其他的事情几乎没法让她再开心起来凉辰月在求她啊多么新鲜的事。

    情慕倾城的心里得到了巨大的满足。顿时灵光一闪,她的嘴角勾起一道似有若无的笑意阴阳怪气的说道“你这院子的雪都要和脚踝那么高了我。

    进来的时候险些没绊倒看着也怪不舒坦的。不如就劳烦你去把院子的雪清理了?”秦巧儿拉住慕倾城的手,哀声恳求道“慕小姐我求求你不要折磨辰月了院子的雪我来打。

    扫就好她现在连站起来都不行,哪有力气扫雪啊...”慕倾城一把将秦巧儿的手甩开甚是嫌弃的白了她一眼说道“这里哪有你一个。

    贱婢说话的份儿现在倒是知道来充当好人啦?你可别忘了那药还是你亲自给凉辰月吃的呢要不是你或许我还真的折磨不了她”慕倾城毫。

    不留情的把话甩给秦巧儿“我扫!”就在秦巧儿苦苦哀求慕倾城的时候凉辰月果断又决绝的打断两人的对话凉辰月双。

    手撑在地面上想要让自己站起来。秦巧儿立刻上前扶住她,两行泪水哗啦啦的掉下来哭着喊道“辰月你不能去扫你知不知道你。

    刚刚滑胎身子根本不能受冻...我错了,我不该害你如果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没有机会了从。

    此之后我的事情和你无关...”凉辰月挣扎开秦巧儿的手,冰冷的眸子根本就没有看秦巧儿一眼在那一刻凉辰月总算是想明白了慕倾。

    城为何能够随意进出偷闲居,原来如此啊!扶着身侧的桌子让自己站立起来,她偏偏不信,她的身体会溃败成这个样子凉辰月身上还是那件白色的睡衣只是沾上。

    了红色的血之后变得格外的刺眼。她的眼神悠悠的从慕倾城和秦巧儿身上划过,最终落在慕倾城的身上她缓缓的说道“希望你说到做到”慕倾城委婉一笑。

    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说道:“请吧!”凉辰月扶着桌子和墙壁一步一个脚印的朝着门口走去在地上留下一排。

    的血迹沾满血污的手扶上木门,轻轻推开,刺骨的寒风迎面而来她似是忘记了五脏六腑搅心的疼苍白的脸和满院的。

    雪白嵌合拿过门前的一把木枝桠捆在一起做成的大扫帚,一边撑着身子,一边一下一下的扫起门前的雪。秦巧儿试图前去阻拦慕倾城手疾眼快的把她抓住犀利的眼神落在秦巧儿。

    身上威胁道“你父母的命真的不要了吗?我也是发了善心想要救她的孩子只不过是让凉辰月扫一下雪而已怎么你连让她救孩子都。

    想要阻止吗”秦巧儿被慕倾城三言两语震惊到了,她不可思议的看着慕倾城,良久才说道:“你真的是太可怕了你刚开始可不是这样和我说的你明明说了是为了辰月好我才会。

    这样帮你原来你从一开始就是在利用我?你根本就是为了自己的私心。”“啪...”一声脆响慕倾城狠狠的在秦巧儿的脸上留下一个红。

    红的巴掌印她将秦巧儿奋力一推,秦巧儿狠狠的摔在地上居高临下的说道“你个贱婢也敢这么对我大呼小叫什么叫。

    我的私欲你不也是为了自己的一点私欲?我要凉辰月欲生欲死那都是因为她抢了本应属于我的东西抢了我得不到。

    的那颗心我要她死要她痛不欲生全都是我的事情。可是你,凉辰月就是瞎了眼养了一条白眼狼,要说起谁最可怕怎么也要先轮到你吧”秦巧儿几近绝望的低下头她悲催的发。

    现慕倾城的话她无法反驳她的视线正好看见院子的凉辰月徒然倒地,她紧抓着的一颗心猛然一紧站起身子正要前去帮忙却正好被慕倾城揽住慕倾城。

    冰冷的眸子落在秦巧儿的身上,朝着外面喊道:“采薇采薇你进来”听见慕倾城的呼唤一直站在门口的采薇推。

    门进了小院子因为完颜瑾已经严令禁止外人随意进出偷闲居所以她就一直站在门口等慕倾城突然听见慕倾城的叫。

    喊声她整个人都振作了一下,推开小院子门的时候,一身血污的凉辰月却让她傻眼了她根本就没想到小院子内竟然是这副模样。

    她一直担心慕倾城会受凉辰月欺负,可是万万没想到会见到一身是血的凉辰月并且还趴在雪地上费力的让自己站起来慕。

    倾城又唤了一声声音比刚才又要急促一些,她顾不得凉辰月,直接从她的身边经过,进了里屋一进里屋慕倾城就将秦巧儿直接推给她嘱咐道“你给我。

    好好看着这贱婢绝不能让她去帮凉辰月。这个时间点阿瑾估摸着快要回来了我先去拖住他这里就交给你了”采薇正要说些什么。

    却见慕倾城已经急匆匆的离开了。那一瞬间,采薇整个人泄了气愣愣的看着雪地里的凉辰月和她怀里的秦巧儿秦巧儿猛的跪在。

    地上头一下一下的在地上磕,很快就磕得头破血流,夹杂着泪水那模样十分狼狈她哭喊道“我求求你...求求你救救辰月吧”。

    采薇整个人都愣住了不知所以的看着跪在她脚下的秦巧儿她很显然还没有晃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她的视线落在凉。

    辰月身上耳边都是秦巧儿的哭吼声在那一刻她的心里竟然迷茫了。

章节目录

倾权天下只为你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小小菲子酱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倾权天下只为你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