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仙缘说,最后一回!”“各位!这回说完,便是老朽在此最后一次说书,此间过了,有缘再会。”“啪!”一方惊木拍在一张方桌上,拍下惊木的是一名老者,桌椅缝隙里的尘沙冉冉飘落力道可是不小搁在盆子里面的赏钱蓦然。

    翻腾出一枚“叮叮”落在桌子上,几下翻转便定在上面,外圆内方上面显出‘太和通宝’四个字这里是天启大陆南域大。

    衍王朝一处临海小村老者说书的地方就在这村前一块比较大的禾场上。小村清河,因为是近海的边陲小村只有百来户人家利用价值不大所以少有兵祸灾乱整个。

    村子都呈现出一种不急不燥、闲恬适宜的生活氛围。老者已经在这里说了将近一个月的书桌下听书的人并不少且不分老幼贵贱有席地而坐的有站定。

    而立的也有搬凳摆椅泡上一壶茶正儿八经享受的,反正是,愿意听的都来了。没钱的捧人场,有钱的往桌上的盆里扔上一块铜钱就是了在场诸多听众当中一。

    名十五少年穿着朴素实际上是寒酸,长得倒是灵性异常眨巴着一双亮晶晶地眼睛一动不动盯着老者这一月来。

    少年几乎是一次不落每次来都是坐在老者方桌旁边,动也不动,听得异常认真。他叫陈小楼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十五年前从海上漂来清河村此等弃子。

    为不详之人所以没有哪家敢独自收留他小小渔村终究是可怜这么一条命让他随了国姓安了个树上小。

    楼做他的住家处给吃百家饭、穿百家衣,倒也让他长成如今这么个模样“老先生你说这世上真有仙人么”老者已。

    经说完书正清理一下准备离开,坐在旁边的少年陈小楼开口问道。听书的人还没来得及散去听闻陈小楼如此问他们也来了兴趣纷纷转身。

    驻足不走了“仙人有啊!”老者的回答很是肯定,他能将仙缘说这书说得如此动听那肯定是知道有仙人的“小子曾听闻单掌裂碑、手。

    能开石的人这算是仙人么?”老者微微一笑,摆了摆手道:“不算仙人,只能算修习了炼体武技的凡夫俗子当不得仙人”“那摘叶飞花、飞檐走壁。

    的能者算仙人么”少年继续问。老者仍是面带笑容,捋了捋下颚的胡须道:“依旧是凡夫俗子,如何当得仙人”陈小楼吐了吐舌头旋即眼色有些迷茫“老先生。

    说仙却又说小子说的这些都不是仙,那什么样的人才算得上是仙人呢?”老者沉默了一下然后凝神看了他一眼蓦然道“也罢便和你说说什么样的。

    人才是仙人”这下原本以为没什么东西听的人准备走的都不走了,复又回到原位。“所谓仙者,追求的是至强力量和长生不死的幻想有仙化神得窥仙家道法之真谛而修出。

    元神领悟法则可以做到瞬息千里,御空而飞行,只要元神不毁,便可往复重生。”“又有仙窥见大道法则圆融得长生延寿之法千载寿命如同饮水喝茶。

    ”“大陆天资绝纵者万世灵光现,得该部分知见虚空造物长生而不老”只是长生不老可是老先生没有。

    说长生不死陈小楼似明不明地点了点头,“那算是真正得了长生么?”老者愣了一下,显然是被问住了人群中有心思明朗之人便开口笑道“小楼怎么你问。

    老先生这么清楚难道你想学仙人得长生么?”陈小楼看了他一眼道“既然老先生说这世上有仙人那我为何不可学。

    学仙术、得长生有什么不好?”他的一本正经,不禁又惹得众人大笑。“老先生也就是一个说书的,他要是知道这修仙之术难道不会自个儿去修习还用跑这儿来说书挣饭钱。

    ”“小楼听听就行了我可是听那些个参加仙宗选徒的人说过,想成为仙宗徒弟是要有灵根的灵根你懂么而且有了灵根还不算还要好。

    的灵根才能得到仙人的青睐,得授仙家道术。”一名瘸了一条腿的中年汉子似乎懂点门路。这个,陈小楼他真不懂当然老先生也没在这书里说起“万一我有呢今年我满十。

    五了有灵根的话怕是早已长成,今年的仙宗选徒我是去定了,去学习仙家之术长生不老”陈小楼蓦然间做了一个决定说书的老人。

    家呵呵一笑“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你若是有这心,说不定真能成为仙宗弟子哦。”说完老人家伸出手在陈小楼的脑袋上摸了摸他不觉得奇怪只觉得。

    被老者抚摸的感觉很舒服。放下搁在陈小楼头上的手,老者眉眼间露出凝重神色,不知道是好是坏这个小地方不受仙宗眷顾他们不在这里设选徒点点在很远。

    很远的寻龙城原本清河村也会来仙宗的人设点,只是五年一次的仙宗选徒,清河当初连续百年都没有人能被选上所以仙宗认为清河是仙弃之地。

    这里不会有能够成为仙宗弟子的人存在。往后再去百年,这里便被仙宗遗忘,再也没有仙宗的人来这里选徒即便是大陆最下等的一品宗门都没有人来了久而久之清河。

    村的人似乎都忘记修习仙术有这么一条道路,不论老者怎么说仙,他们也只当听听罢了。老者收拾停当头也不回走了众人渐渐散去唯独陈小楼站在那里不。

    知道想些什么大家都认为清河不会有仙徒,他不这么认为,因为,他是知道的,他不是清河村的人他只是清河收养的一个弃儿他从海上来原本就。

    不属于这里离开清河的说书老人,遥望了一下清河的方向,目光似乎停留在那个少年身上良久一道光符突然从他手中迸射而出。

    飞向某个方向不得而知翌日清晨,陈小楼出现在村前禾场,简单背包,还做了一条手杖。“小楼你真的要去求仙”“小楼别犯痴了”“陈小楼就你那。

    苦瓜样小心去了得罪仙宗弟子被打死,还是不要去了。”······一帮小伙伴围着陈小楼纷纷说出自己的想法陈小楼莞尔一笑“这么。

    说你们是都不打算去咯”小伙伴们都摇着头。“我要去。”陈小楼语气坚定,“大不了不成我再回来从此以后日出而做日落而息”“哈哈说得轻巧”一。

    名身材肥胖的少年和其他几名少年一起走了过来他指着陈小楼道“就你这苦瓜菜能走到寻龙城即便走了去。

    会有仙宗要你”胖子是村长的儿子,也是玩伴儿,说话一向比较刻薄,但是是属于刀子嘴豆腐心的那种人“清河是我家我吃百家饭长大成。

    不了仙宗弟子那我便回来报答养育过我的人。”陈小楼语气再次坚定。“算条汉子。”胖子一手搭在陈小楼肩上贼贼一笑“我听爹爹说清河是仙弃之。

    地我们清河人成不了仙宗弟子,你不是这里的人你从大海上来的我记得说书先生说过忽闻海上有仙山山。

    在虚无缥缈间指不定你便是从那虚无缥缈间来的孩子。”贼笑把胖子出卖了陈小楼翻了翻白眼“滚犊子你是想说小哥我走。

    了你们以后捞到好吃的东西可以多分一份儿了。”胖子见自己的想法被识破于是手一摊接着连连挥道“这怪我啊谁叫你比我还能吃你。

    快走吧村里的人已经怕了你啦。”“小楼哥,我娘说了你一人吃的能顶我们家四口”胖子旁边站了一个比陈小楼。

    还瘦的家伙擦着鼻涕瓮声瓮气神补刀。陈小楼脑门上一阵汗。能吃是福,怪我啊?吵吵闹闹,但是陈小楼没有忘记自己的正事郑重和伙伴们道别便决然踏上村口通向外。

    界的道路“小楼、小楼······”一声遥远地呼唤声响起,那是打早渔收工回家的村民。“瓜娃子你还真去”村长赶先跑了过来一把拉住他道“村长那。

    不能去吗”村长正色道“去了也是白去,清河是仙弃之地便是你去了也不会有仙门要你”陈小楼摇了摇头道“谁知道呢。

    ”他记着说书老人的话呢!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面对希望,搏都不去一搏那人来这世上一回有什么意思“您也别忘记了我知道我从哪。

    儿来谢谢村长和乡亲当年没有放弃我,倘若这次我能入了仙宗,日后定当厚报亲人之恩若小白不成器仙宗不要那我便会回到这里尽己之力一生。

    报答”陈小楼有板有眼对乡亲们许下承诺。村长见他意志坚定看来是不撞南墙不会回头的“也罢清河已有数百年。

    没有仙徒出现你从海上来,那就争点气,上个宗门,摘掉清河仙弃之名”这番话村长说得掷地有声似乎仙弃之地的名声让清河在外无法。

    抬起头“对小楼清河让人遗忘得太久了。”“小楼加油想当年清河也是有仙徒的”“成为仙徒好好活着”。

    ······。

章节目录

仙不长生1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蜗牛要超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仙不长生1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