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初升的太阳将孤单瘦弱的身影拉得越发消瘦。村口,清河村的人望着远去的陈小楼,有佩服,有感叹,也有惋惜。这个世界并不缺乏有勇气的人,但是陈小楼的这种勇气,大部分人都不敢苟同。这和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同,陈小楼是拿自己的勇气去碰运气而且综合陈小楼从小的表现他不像是能改变。

    清河仙弃之名的主或许他这一去,便就是有去无回了不知不觉走了好几个时辰陈小楼回头已经看不到清河的模样。

    来时的路也不甚记得清河向南靠海,想要去外界只有两条路径,一条是乘船出海;另一条就是走旱路北上穿过莽南山脉从清河到离清河最近的城镇。

    南关镇需要五天左右的时间,然后再从南关镇跟随商队去往寻龙城,大概要半月有余。靠近莽南山脚时,一天已经过去大半陈小楼看了看日头便寻思不赶路了找了个贴。

    近大树的地方将包裹取下歇脚。他并没有带干粮之类的果腹之物,因为这一路去往南关镇,多为山林,各种野果野菜数不胜数偶尔也能打上一只野味就能凑合吃上一顿所以。

    一般清河村里的人去南关集镇,多是带的鱼干。陈小楼临时下定的决心加之走得也匆忙并没有准备鱼干之类的乡邻也没有给。

    他送些这几年清河的鱼获并不丰裕,近海,越发难捕到鱼类,深海海情复杂,没人敢去家家余粮不多便是能省下送与陈小楼他也不会要猎。

    获对于陈小楼来说不是难事,只是耗费时间长短和运气而已,他的运气不错,终于在日落之前捉到一只野鸡顺便摘了几枚野果今日的果腹之物足够了去。

    毛开腹摒弃一些无用也不喜欢的部位,一只麻溜的野鸡被他穿在一根树枝上。篝火早已升起,此刻燃烧正旺将剥光的野鸡放在火堆旁架好的烤架上陈小楼便专注起。

    自己的晚餐约摸半个时辰,烤鸡的香味缓缓飘散,鸡肉表面滋滋冒着油整只鸡被烤得金黄金黄陈小楼搓了搓手取出调。

    料一边转动烤架一边将调料均匀洒在烤鸡上。再转动一阵,等调料的味道入到鸡肉里面瞬间烤鸡香味顿时浓烈起来“好啦”陈小。

    楼大叫一声也顾不上烤鸡烫手,扯下一只鸡腿便往嘴里送“嗯味道不错”平日里和村里的小伙伴多是烤鱼偶尔也打。

    到一些飞禽走兽烤了吃这烧烤的功夫,还是不赖的。吃着烤鸡,还有水果,陈小楼好不惬意。一只烤鸡吃完天色也全黑了下来月亮在不知觉中爬上树梢整个山林中。

    一片安宁填饱肚子的陈小楼,三下五除二爬上身后的大树。这树大概有三名成年人合抱那么粗,主干上伸出的枝丫也是大得离谱陈小楼往上面一躺也就算作是他今晚的床。

    了夜深一阵风吹过陈小楼忍不住拢了拢身子刚刚还被月光笼罩的山林忽然变得阴暗突兀地一声惊雷响。

    起天际黑云滚过似乎要下雨了。旋即,风变得有些大,一道闪电撕裂天空,骤然明亮的光芒惊醒陈小楼山脉的一侧蓦然一道黑影飘过没来由的心。

    悸凭空从陈小楼心底冒起。“咦!”那道黑影似乎往自己这边飘来坐在树丫上的陈小楼看得分明此时他是一。

    动也不敢动死死盯着黑影。这些年莽山并没有猛兽的传闻,也不曾听说有诡异发生陈小楼大气不敢出既然是这样那这团黑影究竟是什么东西。

    他死死地盯着黑影的方向,却是什么都看不清楚。“桀桀,这荒山野岭,居然还有新鲜人血真是天助我也”就在陈小楼七上八下的时候。

    一道阴郁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旋即,一股大力涌来,捏住他的脖颈。“啊啊,鬼爷、鬼祖宗,不要杀我不要杀我······”陈小楼语无伦次他并不知道抓住自己的是什么东。

    西只以为是鬼怪之物“小子,别乱叫,老子可不是鬼。”那团黑影现出原形原来是一个浑身黑衣的男子此时月光又重新现了出来。

    被拎下树扔在地上的陈小楼,这才看清楚抓自己的是一个人。只是这人,无端让人觉得阴森恐怖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充满死气整张脸惨白异常似乎严重。

    气血不足“该死的老道居然逼得我血遁,这损失的精血,即便是吸光你小子的血也补不回来。”“啊吸我的血”陈小楼一惊“不不不您别吸我的血我的。

    血是臭的臭的······”“臭的?”陈小楼连连点头。“哼!我不介意,炼化一下也算是能补回些损失了”黑衣人一指点在陈小楼左胸前顿时他不能言语。

    黑衣人双手缓缓挥舞两道黑气从他手掌中散发出来。陈小楼感觉自己体内的气血突然翻涌起来随着黑气的靠近似乎要脱离自己的身体“孽障住。

    手”黑气刚好贴近陈小楼的身体,一道暴喝响起眼前黑衣人惨白的脸色一变黑气化掌拍在陈小楼胸前一。

    掌将他拍去老远然后整个人化作黑影急速掠去。陈小楼凡夫之体如何受得黑衣人的掌力不待落地便昏了过去喝走黑衣人的人。

    接住还没落地的陈小楼定睛一看,眼神闪过一丝惊疑,旋即以掌贴住他后背黑衣人的阴毒黑气已经侵入他的身体正在腐蚀破坏若。

    不帮助他驱除不过子夜便会殒命。盏茶功夫,才将入体的黑气驱逐出去陈小楼的面色恢复正常只是承受不住掌力的打。

    击还在昏迷中忙完这一切,那人才眺望黑衣人逃离的方向。“糟了!”那人惊诧起身,黑衣人逃去的方向正是清河村黑衣人的伤势若是得不到气血补偿会。

    越发严重这方圆百里也只有清河村有足够的气血供他疗伤复原以魔宗妖孽的狠毒怕是清河不保了也不管陈小。

    楼什么时候醒转那人一把将他夹在腰间,飞速向清河掠去。这边黑衣人在那人出现后却是不敢做丝毫停留疯狂燃烧自己的精血逃遁。

    几炷香过后他再也支撑不住,黑气再度消散,显化出身形,从虚空中跌落下来还没来得及踹口气蓦然他猖狂大笑起来“天无绝人之路。

    没想到这么偏僻的地方还有一个村落,哈哈哈,臭道士,等我吸了他们的血,看你能奈我何”说完他不再迟疑道道黑气散发瞬间布满在村。

    庄上空一时间整个村庄陷入炼狱般的境地。随着气血的纳入黑衣人惨白的面色终于是恢复到正常等最后一道气血进入他。

    体内黑气忽然凝结成一片黑云,覆盖在村庄上空。待那片黑云尽数归入黑衣人体内一颗漆黑的金丹出现在他丹田气海之中“。

    臭道士真是谢谢你了不破不立,不被你逼成这样我还突破不了境界结不成金丹现在看你能耐我何”破境之后他的灵识比之前。

    强了数倍自然感应到道士已经追踪而来。“孽障,你好狠毒的手段!”那被黑衣人唤作道士的人已然赶来看到眼前的一幕灵识感应到整个。

    村庄一片死寂浓郁的死气和怨气弥漫在空中,如何不知道黑衣人做了什么而被老道叫做孽障的黑衣人桀桀一笑“臭道士。

    我筑基境巅峰你都杀不了我,更何况现在我和你是一样的境界你又能如何”“那你便试试”道士放下陈小楼淡。

    淡道“哼正好拿你练手,若是能杀了你,再吞了你的金丹,恐怕我的境界会立即进阶到金丹中期”“痴人说梦话今日定要替天行。

    道斩你为清河百余口人偿命!”那老道说完,右掌并指成剑,朝虚空一划,一柄通体雪白的飞剑凭空出现“御剑术无极剑宗剑宗七阁你是哪一阁的”见老道祭出飞。

    剑黑衣人问道“摇光书道人!”书道人眉目一凝,指剑一挥,虚空中的飞剑便带着无匹剑气划向黑衣人“臭道士你找死”书道人不宣而。

    战黑衣人大怒随着他的话落,隐藏在体内的黑云,瞬间出现在头顶,并伴随着一丝血红在里面若隐若现刹那间两人周围的空间阴风大作黑气大盛。

    “染血衣”书道人一眼便看出那黑云中血红的物体,居然是魔宗圣物之一,这黑衣人的身份看来没那么简单难怪他能在自己赶来之前吸光清河百余口人的气血。

    原来是有魔宗圣物相辅“这件血衣,不知道吸了多少生灵之血,魔宗,丧尽天良、祸害人间今日定斩你”黑衣人发出一声冷笑并没有回。

    答书道人只见那染血衣迎风一摆,红光大盛,出现在半空中,堪堪挡住飞剑剑芒一声呼啸过后血衣上血腥之气大作清河村周遭的死。

    气怨气尽数被其吸收隐约听见阵阵啼哭、怨吼响起入耳让人不觉心惊。

章节目录

仙不长生1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蜗牛要超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仙不长生1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