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道士让你见识见识魔宗圣物的威力。”只见染血衣上,无数张着巨嘴的血色魔物隐约浮现,个个面目狰狞,挥舞着刀剑吼叫。随着黑衣人魔功加持,它们竟然全部化为实体,从染血衣上挣脱而出,带着一股子令人作呕的血腥之气击向书道人书道人眉头紧皱面对这魔宗至邪至圣之物他不。

    敢掉以轻心伸指掐诀白色的飞剑顿时光芒大盛瞬间就在他周身形成一个透明的圆球血色魔物的刀兵纷纷砍。

    在圆球上几乎是在触碰之间,便飞灰湮灭。“原来你已经修出了星辰之力难怪有恃无恐即便这样你以为我就只有这种手段。

    么”不待书道人答话那染血衣上,又发生了诡异变化,浮现在衣服上的血色魔物不断减少似乎被另外的东西吞噬了紧接着。

    一个更加真实的血色魔鬼出现在血衣上,三角四眼,头上生角两颗獠牙无比骇人额头当中一道血红竖目突然睁开。

    那魔物发出一声巨吼竖目中红色光芒闪过,将书道人的防御圆球“噹”的击得粉碎不是飞剑防御及时恐怕那道红色会直接印在他的胸口万。

    幸那竖目魔物还不能和之前的血色魔物一样,俱现成实体,不然,书道人万不是黑衣人的对手。“哈哈哈,臭道士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我看你还有什么手段”黑衣人张狂大。

    笑染血衣上面的竖目魔物又开始聚集。没有圆球的防护书道人自问挡不住那魔物的攻击“哼正邪不两立。

    今日说要斩你便要斩你”书道人双手掐诀,飞剑虚立的他面前,两手并剑错开,飞剑顺势一分为六,呈环绕状围着他最后一段印诀掐完六柄飞剑“滴溜溜”地作响书道人两目。

    圆睁浑身被笼罩在剑光中,他口中兀自念道:“北斗分剑术——极光剑影!去”正在此时黑衣人竖目魔物的攻势正好袭来六柄飞剑并排而立。

    直直迎上竖目魔物的红光,两者相接触,便迸发出无形气浪,呈两个半圆冲击波僵持在半空中“臭道士我有圣物加持看你能撑。

    到几时”书道人并不动容,反而露出一丝淡淡地微笑,面对黑衣人的挑衅,他似乎不以为然。“你知道为什么这一式北斗分剑术叫做极光剑影”黑衣人一愣显然他不知。

    道“去”书道人一声大喝,六剑再次震动,旋即合而为一在他的驱使下直接穿透红光如同一道影子射向黑衣人这。

    道剑光来得太快黑衣人来不及动作,便被剑光透体而出。一口腥黑的血液从他嘴里喷了出来,说时迟那时快覆盖在他头顶的黑云眨眼间将他裹住如那墨鱼一般喷出一。

    股黑色烟雾将周围染得漆黑。陈小楼还躺在不远处,黑色烟雾散发极快,书道人以防他被魔毒侵袭一个闪身将他捞起退往安全地带这样一来黑衣人已经远遁。

    书道人却是迟了一步无法追击了。那人有魔宗圣物加持筑基境尚且追踪困难更别说他现在金丹已成虽然受。

    了伤但是一心要逃书道人自问追不上。叹了一口气书道人望着地上的陈小楼无奈道“罢了”启明星现天际。

    露出鱼白往日里这个时候早早起床出海的清河村民此时却是再也没有了吆喝喧嚣海平面上红日探头一。

    缕阳光洒在陈小楼脸上自然的眯了一下眼,然后微微睁开。入目,是一片房屋,顿时他觉得有些眼熟旋即坐了起来“这是清河”没错这里是清河他生活。

    了十几年的清河村“我不是被黑衣人吸了血么?我怎么又回来了?”被书道人放在草垛子边上的陈小楼起身这草垛子在村里禾场的边上转过身他便看见一道人影凭那人。

    影的衣着陈小楼有些熟悉,他在搬运着什么。“说书老人”陈小楼认出来了那人是之前在村里说书的老人只是他不是。

    走了的么他搬运的东西陈小楼不觉心惊,那好像是尸体,只是,这些个尸体无比怪异。嘴巴大张那皮肤皱巴巴地绷在骨骼上面眼珠子还在只是毫无血色灰白。

    灰白的“你醒啦”察觉陈小楼醒来,书道人对着草垛子招呼道。“嗯!你果然是说书爷爷。”书道人点了点头便朝陈小楼挥了挥手“你过来不要怕他们都。

    是你的亲人”他以为陈小楼是怕了,所以醒来都不敢来自己身边。等陈小楼来到自己身边,书道人也将最后一具尸体摆好“说书爷爷他们是”陈小楼不敢相信他已。

    经隐约猜到了什么而且这些尸体的衣着,他相当熟悉。“昨天夜里,清河村百余口人,惨遭横祸老道无用没能将他们救下也没能为他们报得仇”书。

    道人黯然道“是个那个黑衣人?”陈小楼心里突然明悟。“是他。”书道人道。陈小楼双腿一软瘫跪在地上精气神一泄便嚎啕大哭起来仅仅出去。

    了一天不到的时间再回来,清河村上下,鸡犬不留,尽数被魔宗妖孽吸成了人干那百余口都是他的亲人呐原本他没有亲人他不知道自。

    己来自哪里他也知道自己是不祥之人。清河村的人没有嫌弃他,反而留下了他并把他抚养成人于是他们就成了他的亲人没成想的结局自己这个。

    不祥之人最终还是把不详带给了清河村。他自责,却又无能为力。嚎啕良久,蓦地止住哭声,回头看了一眼在挖坑的书道人陈小楼转身跪爬了过去“说书爷爷你是仙人求你。

    教我仙术求求你我要报仇,我要为清河的亲人报仇······”书道人原本以为陈小楼受不了如此沉重打击即便能恢复过来也不会如此迅速他没有想到陈小楼的心性比他。

    想象中的要坚强得多这种心性,可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之前在清河说完书抚摸陈小楼时察觉出他是有灵根的存在尔后给宗门传。

    了讯符若是陈小楼去往寻龙城拜仙宗,便叫宗门弟子留意,若是灵根合适,就将其收入宗门眼下清河遭此大变他成了清河的独苗凡事有因就。

    有果清河遭难独留了陈小楼,这个因,就需要他来了结。书道人沉思的空档陈小楼鼻涕泪眼的望着他日日寻仙不见仙岂料仙就在身边。

    面对沉默不语的说书爷爷,陈小楼心里一阵忐忑。魔宗的手段他是见识了那若鬼魅的黑影吸干人血的妖孽邪术若。

    是不能习得仙术如何报得了清河村百余口亲人的仇?“你先起来吧!”半晌,书道人开了口“先将他们安葬我自会带你进入宗门至于你有没有。

    福缘成为仙宗弟子那就要看你的造化了。”陈小楼朝着书道人重重一磕,强忍心中悲痛与他一起安葬清河村人昔日欢声不见一座孤坟。

    起而今只剩回忆徒留凄凉人。最后看了一眼清河小村,陈小楼随着书道人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际流光向东入目只有一望。

    无际的深海也不知书道人飞了多久,便见一层云雾云雾异常浓厚陈小楼根本看不清楚长时间乘坐飞剑带来。

    的不适感终于爆发于是一头歪在书道人肩上。等他再次醒过来,发现已经身在陆地上了。“说书爷爷我们这是在哪儿了”书道人递给他一壶水和一块饼子。

    “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这里,是解剑亭,从解剑亭登阶而上,台阶的尽头,就是无极剑宗山门了。”陈小楼接过水和饼子目光越过书道人便看到一条阶梯顺着山。

    脚直接向上很可惜他看不到头,台阶伸入半山腰便被云雾遮住仿若成了天阶一般“快吃吧吃完了随我。

    上山”书道人盘坐着沉声道。陈小楼闻言,连忙将饼子塞进嘴里,胡乱咀嚼两下再喝上一口水哽咽之间将饼子吃完“说书爷爷我。

    吃完了”书道人面皮抽了抽,这小子,不愧是清河有名的吃货这份特性还是到哪里都改不了啊“走吧”不知。

    道登了多少台阶就在陈小楼快要力竭瘫软时,终于走到了头。台阶之顶,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平台约摸有数十丈长宽陈小楼联想应该是爬上来这座山的。

    山顶被人用仙术削平了平台对面,耸立着一座巨大的山门,山门呈宫阁状中间一块牌匾书了四个大字“无极剑宗”山门之。

    下便是一条白玉长廊虚空而立,直通向另外一边大山的山腰这里就是仙宗陈小楼忘记了疲劳无极剑宗。

    自己心心念的仙门之地就这么来了。“入仙宗,成仙徒我一定要成为仙徒我要为清河村的亲人报仇”面对初见的仙。

    宗山门陈小楼在心底暗自许下誓言。

章节目录

仙不长生1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蜗牛要超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仙不长生1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