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百士兵被按倒在地噼噼啪啪杖责的声音不绝,军棍打在人身上,那真是疼到肉里啊!这军棍把人打的,有意志力差的兵早鬼哭狼嚎了起来,所有人听着这动静都从心里往外发瘆,场面越来越静,每个人都噤若寒蝉打士兵了还不算完江辰又把脸一板问军政司。

    “哪个将军带的兵队形走错了的最多?”“回、回将军,是魏延和吴兰将军部下的骑兵。”“来呀!”江辰看看魏延和吴兰“两个将军每个人同样打十军棍”“不是吧”吴兰毕。

    竟官小但魏延可不一样了,在武将里,他也算得上元老了!官职等级比庞统低不了多少“士元你疯了吗”魏延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挨两下军棍倒是小事,被人按倒在地打军棍当了将军以来他这已经是有多少年没有受过这个。

    惩罚了这个面子丢不起啊!今后可怎么见人呐?“我可告诉你士元你想打我可得请示主公啊你别跟疯狗一样逮着谁。

    咬谁行不行”江辰眉毛都立起来了,梗着脖子倔强道:“给我打!打完咱们再请示主公!”“诺!”但士兵有答应的可没有敢真打魏延的谁不知道魏延的性格也是个睚。

    眦必报的主儿惹了他以后在军中还想不想活了?哪知道军师把佩剑拽出来了,对着两个掌刑的小兵瞪眼道“你们打不打不打我现在就斩了你动手”“。

    对不住了魏将军……啪啪!啪!啪!……”魏延挨着打,心里那个骂呀!打完魏延打吴兰吴兰真听话一声也不哼最后所有挨打的人都起来江辰。

    对全军又说“兄弟们看见没有?咱们这支队伍一旦出发,就要都给我记住,战士,在战场上舍死冲杀是战士的荣耀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哪个觉得自己还有这种顾虑。

    顾着家里的妻儿的独生一个且未婚的,觉得自己胆子实在小的那你现在就出列我现在准许你们回去”还真有那么二三百。

    人陆续出来表示不愿意出征了。看了一眼这些人,江辰冷笑一声“军政司登记他们的名字每人赏他们五军棍让他们。

    滚……还有没有”最后江辰吩咐一声:“剩下的人整队!出发!”立了军威确实有明显的效果起码手下这帮人表面上谁也没有异。

    议全都老老实实的听从指挥。队伍井然有序的朝着西边出发了。但不少人心里在腹诽,你这个军师想树立指挥的威信是可以的都道“慈不掌兵情不立事。

    义不理财善不为官”这四句,但事情真做起来难,而且你打击的面儿也未免太宽了哪见过这么狠的杀亲信打部将要疯啊打魏延那是。

    军中唯一能跟马超拼一拼的大将啊!打吴兰?吴兰是军师大舅子,亲戚也打啊?军师怎么带上点兵就变得六亲不认了那这仗还能有个赢吗这人平时乐呵呵的不像是这。

    么拧巴的一个人呐这性格也太叫人无语了!魏延挨打的时候,那种恨恨的表情让江辰看得心里发冰但怕也没用都已经做了一路上谁的大气也不敢说。

    出一下从饥餐渴饮晓行夜宿,从雒城到葭萌关有三百里地的路程走路要走四五天呢这段路途走得也很艰苦的行军虽然不会死。

    人但是会很累将军们、骑兵有马骑,而步兵们走路唯有靠腿量。大多士兵们穿的可都是草鞋啊穿着走不了多久就要把鞋底儿磨破了走的还多是山路江辰。

    在这方面倒大度通知换草鞋不算走错队形!从早晨起行军三军从此不管多苦多累竟连一个哼的都没有自然也不见欢。

    声笑语一直沉闷的走到了日头西落,这算是第一天。是时候了,江辰传令安营扎寨,众人紧绷着的一根弦稍微放下中午啃的是干粮胡饼是那时代的军中特色物资不好吃又。

    干又硬但胜在方便携带且能充饥。胡饼加上咸菜块儿,中午都是站着开饭的,到了晚上总算能烧点热粥了。白天才过的路地广人稀而且就算经过一些村庄镇店也都是自己人管。

    辖的地面了这几年刘备军队在这一带收买了不少的民心,军队对这些百姓很讲究公买公卖,秋毫无犯,因此行军更觉得安全的多所以扎营也没有做埋鹿角、挖壕坑之类的。

    工事只选了离水源近的一面靠山坡的山脚,帐篷一立就完事五千人马落个脚那营寨也扎出去挺大一片的走了。

    一天都很困乏了江辰又传令下去除去巡逻戒备的兵之外全军休息等饭烧开了米的香味飘起来的时候全军这才算。

    有了点活泛劲儿一个个噗通噗通跟下饺子一般的坐到了地上,都是人,走一天的路谁不累?吃过饭江辰在自己的大帐休息人们可是都知道这位军师的威风了所以在战战兢兢伺。

    候好了之后才敢出去轮到巡逻的到大帐外面巡逻。江辰小睡了一会儿,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就觉得帐帘被人轻轻的挑开了进来一个蒙面人“。

    啊谁”江辰翻身从床上坐起,正看见一个蒙面刺客手拿一把大刀,蹿了过来,对着他搂头就是一刀江辰好歹也是有点身手的见势不好一个骨碌身闪开这。

    一刀一抹身抓住了床边的佩剑,长剑出匣正碰到了来人横砍来的第二刀,当的一声刀剑相交光星子四溅对方好大的手劲道江辰的剑总算没飞出手。

    做为一个军师江辰手底下还能有点武功,这让对方惊讶,他下意识的“咦”了一声,又往前来。江辰刚想喊人但正是听到了这一声就没有叫紧接着这人的刀就照。

    着他身上招呼开了左三刀右三刀,逼得他险象环生,其中一刀咔嚓一下把他的头发簪子砍落再偏一点脑袋就搬家了披头散发的真是狼。

    狈不堪又一刀砍来他狠命一躲,身后的长条案给砍为了两截!最后一刀江辰手里的剑实在拿捏不住了对方的刀手劲儿实在大得惊人。

    虎口一麻剑飞出了好远江辰一抖落手,完了把眼一闭“别动”冰凉梆硬人家的刀已经抵到了他的咽喉上。

    了喘着粗气蒙面人狠狠的盯着他:“我叫你狂,你倒反抗啊?”“动手吧。”“妈的,你以为老子不敢?”“文长白天我打你了你恨我的话就动手我不怨你”“我怨你。

    你行啊有权力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能打我脸了啊?”来的正是魏延,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但他的刀尖始终也不从江辰的脖子上拿来他扯下面纱骂道。

    “那你也别拿老子来立威啊!也就是你,换别人我他妈真想宰了他”他真是气得够戗这家伙越说越激动魏延浑身发抖那刀尖也。

    随着他的手乱抖一丝丝的冷气直逼进江辰的咽喉里,江辰此刻心思在千回百转中他猜“魏延会杀了自己吗这会多荒唐但这武人什么事儿不敢。

    做出来”江辰尴尬道“我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你看咱们带出来的兵里,一多半是刘璋那边投降过来的,他们怎么和马超拼杀不挤兑他们我没有办法”“文长我们要去打。

    这一仗和往日有极大的不同,”江辰压住紧张的情绪,尽量用平静而贴心的语气说,“普通将校们他们不知道内幕我想你总应该有个耳闻了吧”“什么内。

    幕”魏延问“主公是叫我们要收服马超的,你懂么首要目的是收服他万不得已才开打的”“这……这我好像。

    也听说了些但那又能怎么的,你打老子干啥子?”“这你要听我慢慢的解释我们这一仗怎么才能收服他这你想过没有再说那。

    马超他真投降过来了对主公是万事大吉,而对你、对我呢?”“什么意思?”魏延不解的问,“跟老子有什么关系”“马超的名气威震北陲谁不知道锦马超呢。

    替父报仇战渭水直杀得曹操堪堪丧命,你说,他的能力恐怕在当世武将之中能算上是最高了吧若他真投降过来以。

    他世代簪缨的显赫身份那他在我军之中的位置,能在你我之下吗?文长?”“哼!匹夫之勇,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虽嘴这么说魏延却也不再反驳了手里的刀。

    也终于放下来了扔一边问,“那……他真要投降,我们又能拿他怎么样?”“你说呢?”魏延他的眼神转动想了良久也拿不出好主意最后咬牙阴阴的问军师“。

    我们是要他不投降吗”“不,不!马超投降当然是好事,对主公的大业尤其有利,我们绝不能让他有投降之外的别的选择但关键要看他怎么个投降法关。

    键的关键要看这一仗怎么个打法,文长你明白吗?”“我糊涂了!”“若他是被我们的兵力给征服了那他以后就算是凭着大士族的家世降了过来。

    在你我面前他也抖不起威风来!对不对?他得世世代代在我们面前低着头走路,你明白吗”魏延低头沉思不说话只竖个耳朵听“相反我们被他打得。

    落花流水最后是我们的主公主动许给他的高官厚禄,那你我就更抬不起头来了”“哦可是我们要怎样才能打得过他呢说实在的。

    老子是不怕死但也听说过马超的骑兵确实厉害呢。”“所以我才出此下策,军前立威只是我想做的第一步而已”“军师说了半天你原来早就有破马超骑兵的妙。

    计啊那你不早说早说咱们不就没有这么多误会嘛”魏延的怒火全消了年岁相仿的他跟庞统感情很奇妙像兄弟又。

    像朋友他虚心问“对了,你的好计策到底是什么?”“我的计策是没有计策,我其实就一个字拼咱只有跟他拼了才能不丢更大的脸狭路相逢勇者胜。

    ”“拼怎么拼咱们拿他娘的什么跟他拼”“命”。

章节目录

军师之我是三国庞士元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细雨微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军师之我是三国庞士元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