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卯时全军进食完毕黎郊派出三路斥候,随后拔营起寨,一路向西。往前越走,山势越险,沟底不断有野鸟扑棱棱地飞起。太阳越升越高,春风拂面暖暖的。黎郊跃马跑到前面,拦住子期说道:“二弟,我怎么总感觉有点不寻常?”子期勒住黑风,向四周看了看“怎么了兄长”黎郊抬头向两边望了望说道“今。

    天派出去的三路斥候一个也没有回来,我总觉心里不安。刚才经过的地方还有飞鸟野兽出没这一段怎么如此安静”子期向。

    前看了看两侧树木渐少沟底狭长。两边山坡陡峭坡上刚刚长出草芽“这里离郝城尚远应该不会有意外。

    莫不是斥候迷路了吧下次多派两路。”黎郊点点头,“总该小心为妙!”子期向黎贤招招手,“你带你所部百人在前探路遇到斥候立刻赶回来”黎贤带人向前驰去他又对黎郊。

    说道“兄长你带队拉开三四里路程,我率先锋军先走!”黎郊点点头“你小心我总感觉怪异”子期对莱儿吩咐道“你去。

    跟兄长一起我去前面探路。”莱儿怒道:“你别忘了,俺是你的护卫”子期只得顺着她“那你跟在我身后”说罢打马向前。

    又向前走了五六里子期向身边军卒问道:“这里叫什么?”军卒急忙说道“回侯爷进来之前我们问过樵夫这里叫丈足沟。

    ”军卒话音未落黎贤在前高声叫道:“侯爷,别过来!”只见七八个军士从黎贤身前不见了纷纷掉下了陷阱山头忽然一阵牛角。

    号声滚木石头如雨点般倾泻而下,前面军士顷刻倒了一地莱儿吓得一声惊叫急忙从马上一跃而起坐骑一下被巨石。

    砸倒在地子期急忙跃马过去,一把拉住她,莱儿顺势跃上马背子期急忙大叫道“快找树木石头之后躲起来”。

    军卒立刻四面散开子期纵马跑到一块巨石之下,从马上抱下莱儿。即使军卒训练有素,也被突如其来的打击打得晕头转向子期指挥众人边躲边向后撤怎奈。

    身后沟口已被滚木石头堵死。禁军被吓破了胆,四散奔逃。一阵石头滚木过后又一批人马倒地山下箭支标枪纷纷而下禁军苦不堪言还。

    好有飞虎军临危不惧组织大家躲在石头树木之后。众队官急疯红了眼,怎奈敌人在高处,只有挨打的份儿却无从还手子期血灌瞳仁暗自恨自己不顾黎郊提醒陷入。

    死地正在危机时刻黎郊率部赶到,不知道子期在里面是死是活黎郊急得哇哇叫飞身下了坐骑用双手拼命地。

    去搬石头和木头后面军士纷纷跟上,可是沟底狭窄容不下太多人。众兵士只好组成人墙把石头木头抬起来向后传递黎郊双手都扒出了血好不容易扒。

    开通道见子期安然无恙黎郊才放心大喊,“二弟,快撤回来!”子期带人撤回,看了看身边兵士已死伤折半怒道“兄长你率飞虎军绕上山去不求歼敌一定抓两个活口。

    回来”黎郊应声率飞虎军迂回到后山冲了上去。山上杀声四起,子期知道一定是黎郊找到了敌人急忙带人冲进丈足沟抢救伤者一。

    直忙到中午清点了一下人数,禁军死了一千七百多人,伤者多达三千多人。最让子期痛心的事飞虎军死了二十七人黎郊带出来的黎族三十六勇折了俩。

    人黎贤被梭镖刺穿胸口而死。子期含着眼泪命军士抬出尸体,安葬在沟外山坡上。转眼间,整个山坡上是一座挨着一座的新坟子期躲进营帐心如刀绞刚刚还在身边活蹦。

    乱跳的一千七百多个鲜活生命,转瞬间都埋进了黄丘。俗话说慈不掌兵,他扪心自问自己真的不够帅才也许是因为火烧虎狼谷一役打得太顺风顺。

    水让自己高估了自己直到午后,黎郊率军回归,果真抓了俩个活口。他见莱儿在帐门口站着,悄声问道:“你站在这干什么子期呢”莱儿向里面指了指“他一个人在帐里。

    难过呢”黎郊挑开帐门“走,进去吧!”子期抬头见是黎郊,忙起身问道:“兄长,怎么样?”黎郊一脸疲惫“山上是鬼方人一共才三千多人被我们杀了一两百。

    剩下的都跑掉了抓了俩个活口。”子期强打精神叫道:“莱儿,去传令给彭城候让他带所部五千人马原路返回护送重伤者回冀州医治。

    轻伤者留在营中就地处理伤势。另外,让禾布来一趟。”莱儿应了一声出去了黎郊向外面招了招手兵士押了两个鬼方战俘进来俩人被。

    绑着双手都带了伤站在帐中瞪着灰色的眼睛,惊恐地望着子期。子期一步步走到俩人跟前,忽然抬手抡起头上的乌铜盔向俩人头上一阵乱砸两个人立刻血流满面嗷。

    嗷直叫还不够解恨他向俩人后腿弯猛踹,俩人立刻跪在地上。子期向他俩啐了一口,转身坐在席上黎郊看着他一脸苦笑这时禾布走了进来也被砸伤了。

    胳膊用布带绑着吊在脖颈上。子期指着两个鬼方人说道:“你来审问,要是不说实话就往死里打直到说清楚为止问他们是从哪里来的有多少人归属。

    鬼方哪一个部落”禾布回身看看他们,用鬼方土著语审问这俩人估计是被子期吓破了胆问一答十很配合禾布禾。

    布转身对子期说道“侯爷,他说的地名我也翻译不出来,好像是来自漠北。”子期摆摆手,“没关系继续问”两个鬼方人叽里呱啦地跟禾布说了半天子期。

    听了禾布翻译才弄明白原来这一股鬼方人为哈特部,不属于侵入郝城的一族。哈特部半年前才南迁到此人数有万余人占据受阳(今寿阳市)聚居初入中原便。

    被丰饶的土地怡人的气候所吸引,这些人四处出击抢夺财富根本就遇到过什么抵抗没有一次失手所以胆子越来越大昨晚。

    他们发现了子期的飞虎军先头部队,并不知道后面还有大军。于是,在丈足沟设伏准备好好抢一票子期听了暗骂真是流年不利这是巧合中。

    的巧合偶遇中偶遇这一场遭遇战竟然让飞虎军损失惨重。他向禾布摆了摆手,“拖出去把他们喂狗”两个鬼方人虽然不明白子期在说什么但是从。

    他恶毒的眼神里已经嗅到了不祥,吓得嗷嗷直叫。飞虎军中有一个专门饲养军犬的组织长官叫多犬卫商军对于军犬。

    的饲养和调教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不一会,外边就传来嗷嗷的狗叫声和人声嘶力竭的哭喊声子期觉得一点都不残。

    忍这是他们鬼方人应得的待遇。子期让黎郊连派出九道斥候,并配备了军犬,一路往西探视,发现陷阱详细作出标志并嘱咐他们发现鬼方人不可惊扰立刻返回又。

    让禾布传令下去命令部队立刻埋锅造饭,饭后只准兵士睡觉,违令者按军法处置禾布跟随子期两载已经养成了为令是从的习惯不。

    该问的从不多问黎郊跟禾布刚出去,莱儿就回来了,吓得花容失色。她悄悄地挨近子期,本来红润花瓣似的双唇变得苍白子期怜爱地扶住她的肩头“怎么了。

    莱儿”莱儿眼里还带着惊恐,心有余悸地说道:“俺看见那么多狗在营门外生撕活人,肉都撕烂了人还没死”子期把莱儿揽在怀里轻轻地拍着后背说道。

    “莱儿不怕对待好人的凶狠是为非作歹,对待恶人的残酷是替天行道。遇到凶狠的恶人你只有比他更凶狠才能生存才能胜利这就是丛林法则以后。

    你自然会明白的”莱儿轻轻嗯了一声,伸手牢牢抱住子期的腰,久久不肯放开有些小刁蛮小强势的莱儿能这个样看样子是真给吓。

    坏了子期心想后世都污蔑帝辛最冷酷残暴,自己是不是比帝辛更加冷酷残暴?帝辛要是把炮烙用在敌人身上似乎并不过分至少子期会接受。

    甚至以为要比两汉乃至明清两朝的寸斩和人彘仁慈多了。子期伏在莱儿耳边问道:“我让你办的事做的怎么样了”莱儿把脸贴在他胸前说道“已经上路了”子期长出。

    一口气“那就好但愿他们都能康复!”俩人正在低声说话,黎郊闯了进来看见俩人抱在一处急忙退出帐篷说道“二弟吃饭了。

    ”说完转身就走莱儿刚才还是脸色苍白,立刻面生桃花,轻轻推开子期,“走吧!”俩人来到外面跟黎郊坐在一起子期贴在黎郊耳边“兄长用过饭休。

    息定更后起兵”黎郊一听就明白了,点了下头继续狼吞虎咽。子期带着莱儿回到帐中自去了甲胄躺倒床榻上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

    样子“怎么你不卸甲要不要我帮你?”莱儿横了他一眼,“你这是干嘛”子期向他招了招手莱儿小心翼翼地走过来以为子期要使坏。

    子期却又一脸正经地说道:“夜袭受阳,报仇雪恨!”莱儿立刻笑靥如花三下五除二卸了甲胄卧在子期身边子期刚刚闭。

    了眼睛被莱儿使劲推了一下,“干什么?”莱儿的俏脸近在咫尺,“你以后会不会,像待青儿姐姐的那样待俺”“青儿怎么了”子期还在迷糊莱儿咬着嘴唇不语。

    眼里闪过一丝忧郁子期觉得莱儿变了,不再像两年前西岐那个没心没肺的小丫头,有时候会多愁善感“怎么了你不说我真的要睡了”子期追问道莱儿终于鼓足。

    勇气低声说道“其实青儿阿姊跟俺说过,等你找到丹儿,你会一块娶了她们!”子期这才明白“原来你要问的就是这些啊我以为什么要紧的事呢”莱。

    儿语气变硬“这事不够要紧吗?你抱着俺,都被你兄长见到了。我们在西岐,你还看过人家身子你总该给俺个交待”子期迷迷糊糊地嘟囔道“这算个。

    鸟毛灰还不是为了给你治箭伤?我又没跟别人说,谁知道我见过?”莱儿弯眉竖了起来,真被惹怒了起身跨到子期身上抡起小拳头雨点般地落下来子期从。

    没见过莱儿如此动怒被打得立刻抱住脑袋,怕脸上被挂花。等莱儿终于打累了,才悄悄放开手。子期见莱儿眼泪噙着泪花一把搂到怀里说道“等我”不必太多的话莱儿已经。

    云开雾散泪珠终于滚下来。子期轻轻给她擦去说道:“傻丫头,你阿父跟兄弟都没了。你说,我能不管你嘛?”莱儿更觉得委屈“那你还欺负俺”子期心头一软“我这不是在。

    逗你玩嘛这么当真做什么?”莱儿嘟起嘴巴,“俺不信,那你亲俺一下”吐气如兰般清新少女的体香让子期的心都醉了一把。

    搂住莱儿吻了个结结实实莱儿也分外动情,一只滑腻腻的小舌头竟伸到了子期的嘴里。对于莱儿,子期觉得虽然不像丹儿那样让他刻骨铭心柔肠百结但确确实实已经牢不可分。

    他们像青梅竹马的玩伴更亦师亦友,一起玩闹的时光更快乐!良久良久俩人才分开莱儿的脸像着了火“你要答应俺你娶姐姐们。

    的时候也要一块娶俺”子期抱着火炭儿一样的莱儿,深深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小妹妹,我答应你,这辈子都不会让开你”莱儿忽然做了起来“不好你得先帮俺”子。

    期也跟着坐起来“怎么了?”莱儿脸上红得要滴血,“帮俺想办法,俺那个了!”“那个?”子期没回过神来莱儿急得都要哭了“那个就是那个来那个了”子期这才明。

    白脑袋大得像木斗心里一阵YY,小姑奶奶真难侍候,老子给你去哪找护舒宝“你这么大自己怎么不好好准备”莱儿一脸委屈。

    “俺这是第一次好吧”子期急忙打开包裹,拿出一件崭新的棉布内衣,递过去说道“扯了吧”说完登上靴子往帐外走去走到门口头也没回。

    “小心些行军的时候别在屁股上印两朵小红花,丢人可就丢到鬼方去啦”莱儿狠狠瞪了他一眼心里很甜虽然他说话口无遮拦但关怀。

    还是真真切切的子期背着手,到营地各处转。心里悲催地琢磨估计整个朝歌这样细心关怀女孩子的男人也只有他子期一个。

    不禁叹了口气哼唧道“千古穿越多情种也!”站岗警戒的兵士,见他一身便装在营里晃悠也不敢多问转了一圈回到账内莱儿已经卧在床上。

    向他招手道“好了来吧!”等子期躺倒床上,莱儿偎在他怀里,“抱我睡”子期只好把手臂伸到她颈下莱儿甜甜一笑俩人相依。

    而眠。

章节目录

爱上苏妲己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昨夜青衣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爱上苏妲己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