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西厢记》”司马墨挑眉。“并无特别喜欢,只是随手拈来的书,随便看看而已。”闻言,司马墨黑眸微眯。如果不喜欢西厢记,刚才又怎会看得那么专注,就连他出现在了大门外她都未曾发现,所以,她在撒谎。“朕还以为你喜欢《西厢记》看来是朕猜错了”闻言慕容瑾微怔“朕来了。

    你不准备捧茶吗”“是妾身失礼了,请陛下稍等片刻”慕容瑾施礼跟着退出了房门片刻当慕容瑾端着托盘。

    踏入屋内时只见司马墨坐在楠木案旁边的玉座上,手中执着一颗黑棋,而目光则专注的落在了楠木案的那盘棋局当中慕容瑾一愣反应过来后。

    迈步走向楠木案只见案上那盘棋局竟是一盘困局,白棋将黑棋给团团包围住而黑棋显然就要落败了司马墨眉峰微皱。

    似乎被那盘棋局给困住了。也就在刚才,他无意中看到了桌上的一盘棋于是闲来无事他自己对弈起来只是。

    自己对弈的结果竟然是把自己给陷入了困局当中去。“如果引军入翁,再趁机扭转局势也许黑棋可以反过来控制住整个局面”慕容瑾淡淡的。

    嗓音响起司马墨黑眸一闪,抬眼看向了慕容瑾。直到这时才发觉她竟然就站在自己的身侧似乎察觉到自己的距离。

    与他太近于是慕容瑾黑眸闪过一丝尴尬,紧接着将托盘上的茶盏放在了案上。“陛下,请用茶。”话落她退至一边看着她忽然退开的身子司马墨眸中显然闪过一。

    丝不悦只是想起刚才她说的话,于是挑眉,“你对棋艺似乎有研究”“妾身不才不过略知一二而已”“可要与朕对弈。

    一盘”慕容瑾一怔抬眼看向司马墨。不知为何,她有种错觉似乎今夜的司马墨说话并没有平日里那么冷“怎么不。

    愿”司马墨挑眉“妾身不敢,既然陛下想对弈,那妾身就奉陛下之命”话落慕容瑾坐在了楠木案另一侧的玉座上就这。

    样两人开始对弈起来很快,棋局到了难分胜负的地步。只见白棋与黑棋互相围攻只要任意一方下错一子那么很容易就能让对方扭转了局势。

    司马墨捏着黑棋一番思索,终于将黑棋落在了几乎被白棋团团围住的正中间慕容瑾目光当中闪过一丝错愕黑棋落在了正中间后。

    整盘棋显然就成了一盘困斗局。其实困斗局也并没有多复杂,只要看清了原理很容易就能反败为胜只见慕容瑾斟酌半响而后才将白棋落下。

    司马墨黑眸微眯手不自觉将黑棋捏得紧紧的。明明只要她将白棋落在左边就可以赢的然而她却偏偏将白棋落在了黑棋的正前方如此一来这盘。

    困斗局便成了一盘平局她果然棋艺精湛,如果不是,她又怎么能将一盘复杂的困斗局变为一盘平局思及此司马墨不禁开始怀疑。

    她究竟是谁为何她会知道他对蟹黄过敏,为何她能弹奏出那首失传已久的平沙秋月而且她竟还能知道极少有人能知道的困斗局。

章节目录

绝世皇后:陛下请自重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安意岚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绝世皇后:陛下请自重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