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忙起身她想跪下行礼,结果一只温厚的手掌却在她跪下之前扶住了她的手腕。“不必多礼了。”司马墨一双黑眸透过十二旒白玉串珠故而落在了她的身上。只见她乌云般的秀发梳了一个灵蛇髻,髻上浑圆饱满的珍珠点缀其中再加以蝴蝶步摇斜插发间垂落的流苏随着她的动作而遥。

    遥摆动晶莹辉耀视线再往下,一袭鹅黄长裙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段给包裹住外披白色纱衣使得向来淡雅清新的她俨然艳。

    丽了几分在他掌心的触碰下,她脑海不免想起了昨夜,小脸微红于是挣脱开了他的手掌“谢陛下”见她将手抽回司马墨。

    剑眉微皱而此时翠竹及一旁的江公公都立马识趣的退了出去,只是在退出去之前,还不忘将大门给关上司马墨目光始终落在她的身上见她一幅恭顺的样子没来由的。

    司马墨脑海忽然想起了昨天夜里疯狂的她。他仍记得,红色帐幔下,她的长发一如泼墨般披散在背后,一双迷离渴求的眼眸凝视着他时那一刻他的心竟莫名的沦陷其中曾经。

    有一个女人也用这样的眼神凝望过他,所以那一刻的他似是找到了久违重逢的悸动,一下子分不清是梦境抑或是现实因此一些过往也随之被勾起……“陛下陛。

    下”一声声轻唤然而司马墨却依旧装睡不醒。“鸡既鸣矣,朝既盈矣。”司马墨黑眸半睁,看着颜若溪清丽绝美的面容晨起的她比起昨夜还要美得更加勾人心魂一时玩。

    心大起他回道“匪鸡则鸣,苍蝇之声。”颜若溪笑了,“东方明矣朝既昌矣”“匪东方则明月出之光”话落他唇角。

    勾起一丝邪笑继而霸道的扯过她的身子,结果却引来她一阵痛呼。“怎么了?”司马墨皱眉。颜若溪捂着肚子忽然脸色苍白司马墨惊了赶忙找人宣御医御医来。

    了急忙为颜若溪把脉“皇后怎么样了?”司马墨忍不住担忧的问“恭喜陛下皇后娘娘有喜了”“有喜”话落他。

    激动的抓住了颜若溪的手“若溪,你听见没有?你有喜了!”颜若溪喜极而泣继而投入了司马墨的怀抱当中那一天司马墨没有上朝而是大。

    摆筵席款待众臣耗资巨大,是司马墨从政有史以来最为奢靡的一幕。“陛下,陛下?”因了慕容瑾的轻唤司马墨才终于从过往中抽离出来他挑眉问道“身子。

    还疼么”说这话时他的语气不再如平日那般冰冷。“轰”的一声,慕容瑾的脸瞬间红了起来“陛下”忽然江公公的声音搁着两扇朱漆大门。

    继而传了进来“何事”被打扰了,司马墨显然有些不悦“御史监大夫有急事要觐见陛下”闻言慕容瑾赶忙福身。

    “陛下既然御史监大夫有急事要觐见妾身就此先告退了”话落她急忙退了出去。

章节目录

绝世皇后:陛下请自重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安意岚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绝世皇后:陛下请自重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