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被子看了看她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都淤青了。轻叹口气,她悄悄起身,动作很小心,生怕吵醒司马墨。落下龙榻,她赶忙走到衣柜边拿了衣衫出来换上。换完衣衫,她目光落在了地上那些被司马墨扯落的衣服,于是一一拾起。亵衣,细纱,全都成了一片碎布还有司马墨的单衣外袍也全都被扯破了慕。

    容瑾摇了摇头只是忽然觉得鼻尖好似闻到了一股奇特的香味慕容瑾蹙眉鼻尖凑近闻了闻手上抱着的那一堆衣服果然。

    香味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这香味有些浓烈,似脂粉的味道,想起自己平日里并不喜欢使用脂粉虽然昨夜用了一点但也不至于味道那么浓烈再加上。

    她向来只用淡香的脂粉所以,这脂粉的味道不可能会是她的。思及此,她忽然想起了昨夜她记得当司马墨撞开大门时身上的衣袍是凌乱。

    的而且神色看起来也有些异常。难道?想到这里,她立马甩了甩头,不可能的司马墨怎么可能会和其他女人在一起“在想什么”一道低沉。

    且略带磁性的嗓音倏然响起。闻言,慕容瑾回过神来。感觉着身后那具滚烫的躯体她发现司马墨健硕的双臂不知何时早已将她给圈住“。

    陛下怎么醒了”司马墨薄唇磨蹭着她的耳垂,“没有你在身边,朕怎么睡得下?”慕容瑾经受不住司马墨这样的撩拨于是咬唇“陛下昨夜怎么迟迟未归不是说好。

    一个时辰的吗”闻言司马墨动作一僵,继而勾唇一笑,“看来你昨夜一直在等朕?嗯?”慕容瑾脸一红“奴婢只是心系陛下安危毕竟陛下可是大金王朝的天子若出了。

    意外怎么办”“生气了”司马墨早已摸透了她的性子,每次她只要生气就会自称“奴婢”慕容瑾不语司马墨将她的身子给板了过来让她面对。

    着自己然而她却别开脸司马墨双手捧住她的脸,将她的脸给板正,对着她的小嘴啄了一口,“朕昨夜批阅奏折所以才晚归是朕不守诺言你想怎么惩罚朕说出来”对。

    于昨夜去祥和宫探望李姬夫人,以及后来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司马墨自然没有说出来,因为怕慕容瑾会误解但昨夜事件确实让司马墨觉得有些怪异“奴婢怎敢。

    惩罚陛下”闻言司马墨抬手捏了捏慕容瑾的脸,“朕以后一定守时,决定不会让你再等朕可好”慕容瑾依旧不满其实心中介怀的是那香味究竟是怎么回。

    事司马墨挑眉轻叹口气,抱紧了慕容瑾,“以后,只有朕等你不会再让你等朕了朕舍不得让你等”闻言慕容瑾眸色微。

    闪司马墨如此情深的话让她一颗心不由得柔软了一些也许是她误会了那香味也许是司马墨不经意间沾上的呢她。

    记得上次有个宫婢不经意撞到了司马墨,后来司马墨衣袍上就沾染了一些脂粉味因为那个味道所以司马墨将那个宫婢狠。

    狠责罚了一番。

章节目录

绝世皇后:陛下请自重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安意岚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绝世皇后:陛下请自重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