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酒醉李姬夫人身为妻妾,照顾陛下,实乃职责所在。”太妃娘娘挑眉,“只是区区小事,何须闹得如此大动静?”“妾身只是不放心陛下,想要照顾陛下而已,求陛下明鉴!”李姬夫人赶忙顺着太妃娘娘的话接了下去。司马墨黑眸微眯,“既然如此那这碗东西又是什么”太妃娘娘扫了一眼桌上黑漆漆的。

    汤药随即蹙眉看向李姬夫人。“妾身......妾身看陛下酒醉所以......所以才想着给陛下弄点醒酒汤喝..。

    ....”说到后面她声音越发小了。按道理,太妃娘娘应该不会害她才是,所以,她纵使心虚却也一口咬定那就是醒酒汤“醒酒汤”司马墨冷然勾唇。

    那一抹笑使得李姬夫人浑身颤巍巍。“妾身......妾身所言属实。”“是否属实,还尚早!”司马墨瞳仁微缩“这”李姬夫人一吓抬头向太妃娘娘投去了求救的信。

    号太妃娘娘黑眸微闪毕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外甥女,于是暗叹口气,“陛下怎能如此误解李姬夫人”“是否误解真相很快就能知晓”闻言太妃。

    娘娘蹙眉司马墨冷眸射向了御医,“还不快检查?”御医一惊“是下官这就检查”李姬夫人一颗心揪得紧紧与此同。

    时感到疑惑这碗里黑漆漆的东西,究竟会是什么?太妃娘娘心中有着一抹不详的预感只是转念一想她摇了摇头甩去了担忧滴滴答答沙漏作。

    响每个人都盯着那碗黑漆漆的汤药,直到御医检查即将结束后只见他忽然脸一白手一颤抖那金漆饶龙纹玉碗。

    摔在了地上嘭御医吓得跪在了地上,“陛下......这汤药?”“这汤药如何”太妃娘娘隐约察觉到了不详上前一步“怎么了”“。

    这......这汤药内下了重剂量的禁药,若女子服用倒无妨,只是男子服用的话,便会立马暴毙而亡!”御医一口气说了出来只因为方才在检查的过程中御医着实吓了一番。

    如此重剂量的禁药大概是御医为官多年以来,闻所未闻,幸好发现及时否则陛下若是服用只怕早已暴毙而亡了御医一席话使得在场。

    众人一惊显然这碗汤药是李姬夫人端给陛下所服用,而方才御医说了女子服用无妨男子服用则立马暴毙而亡很明显李姬夫人这碗。

    汤药是想致陛下于死亡太妃娘娘一听,简直不敢置信,差点站不稳,幸好一旁李嬷嬷眼明手快的扶住了太妃娘娘“玉儿”太妃娘娘脸色一白。

    “你......你”想不到李姬夫人为了得到陛下宠幸,竟然使用了禁药这种东西“我......我没有......”李姬夫人。

    整个人都慌乱了“这不是......这不是我给陛下准备的,禁药我上次就用过,知道该用多少才不至于毙命所以我怎么可能......”听到这里众人哗然。

    而李姬夫人也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话。司马墨黑眸染上冷鸷“上次事到如今你终于承认了”话落他猛然。

    一脚踹了过去嘭李姬夫人身子撞向墙面,惨不忍睹。“李姬夫人设法谋害朕,从今日起关押大牢听候审判”司马墨话音才落立马有护卫上前抓起李姬夫。

    人“陛下陛下......”李姬夫人哀嚎的声音响起,“我是冤枉的,陛下您要相信我,姨母姨母......”李姬夫人被拖了下去挣扎痛哭声音渐渐。

    远去殿外隐藏在一颗大树后面的虞美人,唇角勾起,一双黑眸在夜色中变得阴狠至极“美人一切如您所料”说话的人。

    是禾玉“看来李姬夫人是怎么也无法翻身了”“哼所有想抢走本宫位置的人都得死”虞美人表情狰狞。

    黑眸染上猩红禾玉一愣忽然发觉,今夜的虞美人似乎不同于寻常............未央宫太妃娘。

    娘黑眸缓缓睁开脑子有些混沌。直到眼前那一抹明黄身影映入眸中,恍惚中,太妃娘娘似是看到了先皇。伸手直到那只厚实的大掌抓住了她而后一道低沉熟悉的嗓音响起。

    “母妃您醒了”太妃娘娘目光一闪,再次细看,才发觉,眼前那张拥有俊朗面容的人是司马墨“陛下”直到这时太妃娘。

    娘才想起刚才自己因为经不住刺激,所以晕倒了。“母妃今夜一事与你无关”闻言太妃娘娘一愣随即暗叹口气。

    “想必陛下已经知道了”一声苦笑,太妃娘娘接着说:“今夜一事,是母妃一手铸成的。”若不是她答应帮助李姬夫人今夜又怎么会发生这么多事只要一想起那碗汤药太妃。

    娘娘便忍不住后怕若是司马墨喝了下去,后果将不堪设想。“朕还记得小时候朕犯错是母妃多次站在朕面前护着朕....。

    .”司马墨挑眉“记得有一次,朕将大将军的儿子给打伤了,父皇不问缘由,硬是罚朕在太阳底下暴晒一天是母妃拒食与父皇抗衡才让朕免去了那。

    场责罚”那一次以后司马墨在心中,便将太妃娘娘当做了自己的母亲一样。太妃娘娘眸色黯然,“过去的事陛下何须记得如此清楚”“朕乃父皇的第一个皇子亦是。

    皇位继承人朕小时候不学无术,父皇恨铁不成钢,在所有人眼中,朕只是一个不讨喜的皇子当时所有人都对朕冷嘲热讽唯独父皇。

    身边的李美人从不轻视朕。”司马墨口中的李美人,便是当时的太妃娘娘。“陛下已登基,如今执政五载,大金国泰民安事实证明当年陛下并非不学无术而是可塑之才。

    ”司马墨勾唇“只怕别人不是这么认为!”“过去的事,陛下何必放在心上”“朕向来恩怨分明今夜一事不关母妃”他知。

    道太妃娘娘不会谋害他所以今夜一事,太妃娘娘最多出手助李姬夫人一臂之力至于后面发生的事他相信定是有人从中斡旋。

章节目录

绝世皇后:陛下请自重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安意岚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绝世皇后:陛下请自重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