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外百官并排而站士兵们身着正装,分成两路出来,形成队伍。长殿外阶梯上铺满红色地毯,一盏盏用作装饰的红色宫灯挂满宫殿每个墙角。不远处,浩浩汤汤的一群队伍行来,奢华的马车镶满铂金到了殿前阶下边停了下来一旁的随从上前将车门打开很。

    快一道挺拔的身影出现那人眉目微挑,墨黑的眼珠子扫了殿前随即唇角微微勾起金色的光打在他身上只见他侧颜如染上一层。

    光晕俊美之余却又给人一股高深莫测。他墨发束起仅用一只简易的玉簪固定住华贵的衣袍下摆一撩双脚轻轻一跃便已下了马车他抬眼。

    打量起了眼前这座高大奢华的宫殿,以及百官和两旁的士兵们继而黑眸缓缓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精锐光芒这时一位身着朝服。

    的白胡子官员领着两位同样穿着官服的人上前来,礼貌而不失卑微道:“北岳太子,老夫乃大金的潘丞相这次陛下身体抱恙无法便让老夫前来恭迎北岳使。

    者真想不到这次竟然会是北岳太子担任此次两国建交的使者,真是让老夫好生敬佩,路途遥远北岳太子辛苦了还请太子入殿内”没错说话的人便是潘丞相。

    此次他是受了司马墨的命令,继而才领着御史监大夫和林老将军前来恭迎这北岳使者果然不出司马墨所料来者竟然真的是。

    北岳太子潘丞相此刻内心早已佩服起了司马墨的睿智,一旁的御史监大夫和林老将军心中亦是如此北岳太子南宫哲墨眸轻眯唇角。

    染上一丝笑“既然陛下身体抱恙,那便请潘丞相替本殿下向陛下问好。”“北岳太子如此有心,老夫就此谢过太子老夫必定将话带到还请太子先殿内入座歇息老夫早已。

    为太子备好了酒水”“那本太子便却之不恭了。”北岳太子负手在后,迈开长腿,朝着殿内而去,身后的随从立马跟随其左右潘丞相抬眸朝身旁的御史监大夫和林老。

    将军使了使眼色二人心领神会,随即迈步跟上。潘丞相抬头看天,天色湛蓝,几朵白云缓缓而过,于是他轻叹口气陛下您身体抱恙这个说辞让老夫太为难了是人都。

    看的出来这根本就是假的叹气完毕,他拂了拂衣袖,赶忙跟了上去,不管怎么样,他今天代表的可是大金所以务必要将这次迎接北岳太子的事情给做到完美。

    入了宫殿酒水早已上桌,北岳太子的位置被安排在了首位的最下方,至于右下方,则是潘丞相的位子主位上原本应该是司马墨的座椅却空无一人南宫哲。

    入座后抬眼扫了一眼空荡荡的主位,金光耀眼的雕龙显得庄严肃穆为这宫殿增色不少潘丞相赶紧迎了过来笑。

    道“久闻北岳太子能勇善战,英气逼人,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老夫敬太子一杯为大金的所有臣民欢迎太子的到来”南。

    宫哲举起杯子眉梢微挑俊美的唇挽起一丝恰到好处的弧度,碰了碰潘丞相的酒杯,继而仰头一饮而尽“好”潘丞相随即也仰头将杯中的酒喝个精光殿外舞姬们款。

    款入内奏乐声响起很快一片笙歌曼舞。......永明殿内,檀木香萦绕,小火炉下炭火滋滋作响,桌上茶水云雾袅袅一壶两杯慕容瑾手捧着书端坐在椅子上一双美目。

    早已被书中的精彩故事给吸引住了。司马墨捧着茶细细吹拂,俊朗的眉目氤氲在茶雾中,褪去了冷硬,反而增添了一抹柔和再加上他一身墨色常服并无其他华贵装饰。

    更平添了一抹温润将茶水递到了慕容瑾的唇边,他不满道:“喝口茶水看那么久的书是时候该歇息一下了”慕容瑾就着他的手。

    轻啜一口茶水继而抬眸扫了他一眼,“昨晚那么累的时候怎么不让我休息”现在看一下书就叫她休息想起昨晚她心中就来气不。

    管她怎么软声软语的求饶司马墨始终不肯放过她,不仅如此,还比平日更加蛮横的惩罚她司马墨也知道昨夜自己是过分了点于是轻咳一声“朕保证下次。

    不会再有这种事情发生”慕容瑾轻哼一声,随即背过身去继续看书不再理会他司马墨一怔随即发誓“朕若做不到。

    朕就随你处罚如何”“陛下的话还能有可信的地步吗?”他可是个惯犯每次都说下次不会再这样结果呢“朕这次说的。

    是真的”“这么说上次说的是假的了?”司马墨讨好道:“朕这次绝对不会食言,若是食言朕就......”“就怎么样”慕容瑾转身一双黑眸。

    盯着他“朕就任你处置你让朕往东朕就往东,你让朕往西朕就往西,决无异议”慕容瑾想了想点头“既然陛下都这么肯定的说了那。

    么我便再信陛下一次只是这一次,陛下需要盖个章。”“盖章?”“为了保证陛下不会食言陛下盖章我才信”实在是被他骗了太多次。

    她已经有了防备心“既然如此,那朕就盖章。”司马墨起身,果真取过了纸笔写下了誓言继而拿起皇印准备盖章时慕容瑾急急抓住他的手腕。

    制止“我只是说说而已”哪里真的能让当今天子盖下这样的皇印,言传出去不让人笑话么?她从来知轻重,刚才的话其实有赌气的成分她只是对于他床笫之间的那些惩罚不满才。

    会这么说的虽然她知道刚才的那些话绝对不会被扬传出去但是万一有心人听到故意要这么做呢司马墨毕竟是当。

    今天子她怎么真的敢让他盖章?“朕可没有只是说说,朕是认真的!”语毕,司马墨以不弄痛她的力道掰开她的手继而重重的盖下了皇印“不要”显然慕。

    容瑾的话已经迟了司马墨满意的看了看桌上那张盖了皇印的圣旨继而卷起交给了慕容瑾慕容瑾接过那圣旨无奈的同时。

    内心却又感到一片暖意。

章节目录

绝世皇后:陛下请自重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安意岚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绝世皇后:陛下请自重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