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墨绿锦袍腰间搭配金色腰带,手里拿着一把白玉骨扇,墨发用玉簪挽起,来人面容清隽,气质尊贵。“见过北岳太子。”慕容瑾福了福身。南宫哲眯眸挑唇,“为何知道我就是北岳太子”“大金律例规定但凡只有皇家方能在腰间佩戴金。

    饰眸光扫了一眼腰间的腰带,南宫哲挑眉,“那你怎么不猜我是皇家内的人?”“只可惜奴婢见你面容如此陌生且说话音色不似大金心中猜想应是北岳国的人。

    恰好最近听闻北岳太子就在皇宫内,奴婢见您气度不凡,举止无一不透着尊贵之气便认定您定时北岳的太子”啪南宫哲将扇子阖上。

    放肆大笑“有意思”他迈步上前。慕容瑾见状随即往后退了一步“怎么你怕本太子”“太子莫要误解奴。

    婢只是觉得太子乃尊贵之躯,奴婢身份低微,怕冲撞了太子。”慕容瑾看似谦卑,实则腰背挺直,说话语气亦不卑不亢哪里像个宫婢“哦”南宫哲俊朗的眉目染上一丝兴趣。

    “可在我们北岳越是身份尊贵的人,却更需要身份低微的宫婢来伺候,如此才能获得天神眷顾以取得好运”细眉微蹙慕容瑾抬眸看去唇瓣微启正要说些。

    什么恰好见到了江公公疾步赶来。“见过北岳太子”江公公气喘吁吁“陛下让我来找慕容姑娘打扰了北岳太子。

    还望太子莫要怪罪”“不碍事,本太子不过只是出来随处散散。”江公公拱手,跟着再慕容瑾耳边低语了几句慕容瑾点了点头对着南宫哲福了福身便随江公公。

    一起离开看着慕容瑾远去的身影,南宫哲唇角浮起一丝弧度。难怪司马墨如此宠着护着,果然是个与众不同的女人御书房慕容瑾刚踏步进去便看到了琳琅满目的。

    一桌子菜肴然后此刻正坐在桌子旁边的男人,一脸不悦的盯着她。江公公识趣的挥了挥手一众太监们赶紧跟着退了出去慕容瑾上前落座在了男人。

    的腿上同时双手攀住了男人的脖颈,“听江富说你在发脾气”一声轻哼司马墨双手圈住了慕容瑾容颜一。

    冷“你去哪儿了”“噗嗤。”慕容瑾很不厚道的笑了“你.....”司马墨抬手狠狠的捏住了她的鼻子“你竟然还。

    敢笑”“江富说你不肯吃饭的时候,我就在想,陛下又在发小孩子脾气了”“你说什么”司马墨眯眸语气显然染上了危险“你敢说。

    朕是小孩子”“难道不是么?哪里有闹脾气不吃饭的大人?这不是小孩子行为是什么”薄唇微勾司马墨双臂将她抱起踏步往床边走去“朕就让。

    你看看朕是不是小孩子”慕容瑾一紧张,说了一堆好话,结果还是没用。眼看着衣带就要被扯开慕容瑾所幸将头埋进了司马墨的胸口内“我还没吃饭。

    现在很饿”柔柔软软的嗓音,落入了耳中,司马墨抓着她衣带的手顿住,须臾,到底还是将她的衣服给弄好继而抱起她来到了桌子旁的椅子上坐下“明知道还。

    没吃饭为何还要到处乱跑?”司马墨拿过桌上的筷子,夹了一块肉送到了她唇边慕容瑾将肉咬下实在是饿极了也顾不。

    得什么了一味的吃起了菜。见她吃的如此急,司马墨皱眉跟着拿过一旁的茶杯给她喂了几口水“慢点吃”“。

    今天我去黎院看看回来时途径御花园,正好见天气舒爽,所幸就随便散散”“哦”司马墨挑眉“据说御花园的花都落了”“落了。

    一些”“朕还听说你在御花园遇到了人?”慕容瑾一愣很快明白了过来抬眸看去只见司马墨漆黑的眸正盯着她顿。

    时她心里一阵暖意“遇到了北岳太子。”难怪从回来开始就见他奇奇怪怪的原来是因为她在御花园碰上了北岳。

    太子“哼以后离他远点。”“你是如何得知我在御花园遇见他的?”司马墨轻咳,黑眸闪过一丝不自然。“你派谁跟踪我”“朕这不是担心你所以才.....”慕容瑾作。

    势要起身司马墨赶紧圈住了她,“是暗卫,朕让暗卫暗地里保护你是担心你受伤害宫里不比其他地方朕给你安插了。

    人那是为了以防万一”闻言,慕容瑾将头靠在了司马墨的怀里什么也不想说了只想靠在他身上摄取属于。

    他身上应有的龙涎香司马墨见她不说话,以为她生气,“怎么了?”“司马墨。”“嗯?”司马墨挑眉薄唇吻了吻她的墨发“以后我不在你也要好好吃饭”“胡说。

    什么”司马墨一冷“什么你不在?你永远都只能在朕的身边,休想去其他地方”“嗯”司马墨捏着筷子夹了一口菜送到她嘴边。

    “刚才不是说饿还不吃?”“你先吃。”慕容瑾将筷子移到他唇边。司马墨将菜咬下筷子便被慕容瑾给取走了这时只见慕容瑾捏着筷。

    子夹了一块鱼肉喂司马墨。一顿午膳,就在两人你一口我一口当中,终于享用完毕用完午膳慕容瑾正在软塌上小憩外面江公公急匆匆而。

    来当看到软塌上的慕容瑾时,江公公放轻了脚步,来到御案前,对着司马墨的耳边一阵低语。司马墨手里捧着奏折眸色微眯“当真”江公公点头“御医们的诊断。

    不敢有误”将手里的奏折放下,司马墨起身,黑眸扫了一眼软塌,紧接着迈步来到了软塌前将薄被给慕容瑾盖上跟着才吩咐到“让翠竹过来照顾。

    着你随朕去一趟”“是。”江公公不敢怠慢,赶紧命人去把翠竹叫来。司马墨黑眸盯着慕容瑾的睡颜眉宇微皱关于慕容瑾的真实身份到如今他却还只能装做不知。

    道柳氏已经醒了可这一切他又该如何向她说。

章节目录

绝世皇后:陛下请自重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安意岚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绝世皇后:陛下请自重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