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眸闪过一丝惊色杜婉儿心知不妙,只是下一刻,杜婉儿感到双腿发软,眼看着整个身子就要倒向地面去。黑眸一眯,司马煜忽的飞身而去,探手一勾,于是那柔软的腰身便落入了司马煜的怀中。杜婉儿想要挣扎,然而强烈的眩晕感袭来最终杜婉儿黑眸一闭昏迷了过去....。

    ........烛光哔啵作响,床上的杜婉儿手指动了动,跟着双眸缓缓睁了开来映入眼帘的是雕花精致的床沿而床沿的。

    两边则是葱翠绿意的唯美纱帐,纱帐勾起,再放眼望去,梳妆台,美人榻,铜兽炉鼎......很快杜婉儿意识到这不是醉月楼揭被而起杜婉儿发现自己。

    身上仅剩一件亵衣来不及多想,杜婉儿想要下床,然而房间门口不知何时竟多了一道挺拔的身影她下意识抬眸看去只见大门处。

    那人着一件暗青色常服外罩同色纱衣,负手在后,身姿傲然忽然意识到自己只穿了一件亵衣她赶忙抓过床上的锦被遮住自。

    己的身子一双黑眸直射向司马煜。门口处,司马煜剑眉微挑踏入房间内黑眸微眯目光扫过了她的身子“。

    你到底是谁”杜婉儿浑身戒备,“你想怎么样?”薄唇微勾,司马煜忽的伸出手来,于是,一块玉佩顺着司马煜指间的一条红绳垂落至半空中只见那玉佩莹润。

    光泽看起来似是价值不菲,而且玉佩上还刻着一个“初”字。眸中闪过一抹惊色杜婉儿一摸胸口平日里总是挂在胸前的那块玉佩果然不见了。

    “还给我”“还你可以。”司马煜挑眉,眸光似是闪过一丝玩味,“只是你要如何证明,这块玉佩它就是你的”杜婉儿目光染上愤怒下一秒抬手一挥银针还未射。

    出心口却莫名一阵痛感“强行运动,只会致使心脉受损。”“你!”他竟然将她的心脉给点住了,致使她无法运功“想不到大人身为朝廷中人衣冠楚楚背地里却是。

    个卑鄙无耻的盗窃之徒”司马煜冷笑,“这块玉可是由上等的和田玉所造,和田玉乃不丹国盛产向来属于进贡品因此这块玉应当属于宫中之物才是如。

    此说来究竟谁才是那个盗窃之徒?”闻言,杜婉儿眸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无话可说”司马煜挑眉杜婉儿勾唇“这玉是一。

    个客官赏赐我的人家乃是朝中大官,自然拥有这样的东西而且据我所知朝廷似乎并没有规定朝中之人不能将。

    自己所拥有的宫中之物赏赐给别人,这一点,难道大人您不知”司马煜黑眸微眯“朝廷中能拥有和田玉以上皆为五品大官。

    且五品大官中除非皇帝赏赐,否则谁都没有资格能够轻易拥有如此珍贵的物品,我只是觉得好奇,关于皇帝赏赐的贡品究竟是哪个朝廷大官会愿意如此割爱将之随意送人。

    ”杜婉儿樱唇紧抿隐藏在锦被下的手缓缓捏成了拳状“醉月楼生意向来极好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贵客我怎么能。

    记得清这块玉佩是哪位大官所送的?”“也许并非你记不清而是这块玉佩它根本不是什么朝廷大官所送”“你胡说。

    八道”杜婉儿冷声然而一双黑眸却已显出了一丝慌乱。司马煜挑眉,“纳兰守,工部侍郎,娶有一妻,生有一女为官多年一身正气深得百姓爱戴只是五年前因私吞朝廷。

    银两故此遭受满门抄斩......”“你胡说,我爹没有私吞银两!”司马煜话还没有说完,只见杜婉儿忽然失声大喊司马煜黑眸一眯“你果然是纳兰初”“没错。

    我就是纳兰守的女儿纳兰初,我就是当年那个逃犯,如果你想杀我,那就动手吧!”话落,只见她闭上双眸与此同时一抹泪珠顺着她紧闭的双眸滑落而下想起死。

    亡她并不怕她怕的只是,这么多年,最后竟无法替家人洗刷冤情忽的感觉脖子上多了一样东西她睁开双眸惊觉那块玉。

    佩已不知何时竟挂在了自己胸前?黑眸闪过错愕,紧接着,脸上传来了一抹温暖的触觉,她抬头,然而入目的却是一双漆黑深邃的眸子只见司马煜用指腹轻轻拭去她脸上。

    的泪“你爹是冤枉的如果我能助你报仇并且洗刷冤情你将如何报答我”杜婉儿一愣反应过来后咬唇道。

    “如果你能助我报仇并且洗涮冤情,那我纳兰初答应,今生甘愿为你所用!”司马煜挑眉黑眸微眯“如果我要你做我女人呢”杜婉儿错愕做他的。

    女人似是预料不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以致于向来处事果断的她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作答“我......”她掌心将。

    锦被拽的死紧看他器宇轩昂,谈吐不凡,定是朝中身居要职之人,若他真能助她报仇雪恨,那么当他的女人?“我答应”只要能报仇其他一切无所谓了.........。

    ...偌大的温泉池只见四周围帐幔半垂,而雾气缭绕,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药香的味道。几日未曾沐浴杜婉儿迫不及待的想要清洗一番于是抬手开始解衣带。

    温泉的角落内一向喜欢泡温泉的司马煜挑眉。从刚才就敏锐的察觉到了有人进来只是令司马煜意想不到的是那人竟会是杜婉。

    儿由于此刻司马煜整个身子都浸泡在浴池内,再加上帐幔的遮掩于是杜婉儿并没有发现浴池角落处的司马煜将衣衫一件件褪。

    去很快杜婉儿那雪白的肌肤及窈窕的身子暴露在了空气当中。抬手拔去簪子,她原本挽起的墨发一如瀑布般倾泻而下而这一幕令人血脉喷张的画面立马落入了司。

    马煜的黑眸当中去该死察觉到下腹忽然涌起一股热源,于是司马煜长身而起,探手一勾,原本挂在木施上的锦袍落入了手中紧接着一个转身那锦袍便已落在了。

    身上。

章节目录

绝世皇后:陛下请自重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安意岚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绝世皇后:陛下请自重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