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晋等人到了县衙此时看榜的高潮已经过了,但布告栏前还围着近百人。“咦,那不是案首徐晋吗?”“快看,徐案首来了,瞧瞧人家这谈定的气度,真不愧是案首。”徐晋一出现,立即便引起了注意,信江书院的同窗们更是纷纷围上来道喜“恭喜徐兄摘得县试案首”徐晋一路拱手回应韩闯。

    哈哈笑道“看来这顿河豚宴是跑不掉了。”徐晋行到布告栏前抬头望去果然见到自己的名字写在榜首位置县试案首收入囊中。

    考一关过两关爽也全县近千人参考县试,自己竟摘了第一名,晓是徐晋沉稳老练,此时心情亦十分雀跃自豪感油然而生“恭喜徐师弟摘得案首可直通院试。

    ”卫阳微笑着祝贺道费懋中哈哈笑道:“那今年八月份的院试可就热闹了。”院试是童子试的最后一关过了院试便能取得秀才功名成为正式的生员院试每三年举。

    行两次分为岁试和科试两种。对于已经取得秀才功名的生员来说,岁试只是普通的年度考核,与功名无关但科试就不同了科试的成绩决定是否有资格参加第二年举行。

    的乡试而今年的院试正好是科试,所以费懋中和卫阳两人也是要参加的,再加上费懋贤也要参加院试考秀才,所以在场五人除了韩闯其余四人都有资格参加八月份的院试而。

    韩闯想参加八月份的院试必须先通过接下来四月份举行的府试。徐晋就不必说了,他是县试的案首,府试是必过的所以等于已经拿到了院试的资格“恭喜徐案首”这时蔡。

    岳和李英俊从人群中挤了过来向徐晋道喜,只是前者情绪有些低落,估计是落榜了徐晋拱手微笑道“子玉兄同喜啊”李英俊第一场位列圆案。

    的末位后面的几场起起落落,最后的总成绩排名竟然继续吊车尾,险之又险地过了县试倒是个幸运儿所以此刻心情极好韩闯拍了拍蔡岳的。

    肩头道“元浩兄何必沮丧,谁不是考几次才过县试,我当年也考了两次,噢,徐咬定这妖孽例外。走吧临江楼吃河豚去徐案首请客”蔡岳闻言笑道“徐案首请客。

    那必须得捧场”众人正打算离开,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喊:“不可能绝对有黑幕徐晋不可能是案首”众人不约而同地循声。

    望去只见李辰站在榜前状若疯颠地大叫,还企图上前把红榜给撕下来不过被两名衙差给拦住了四周的人纷纷。

    退开“哎哟这不是考前宣称案首非他莫属的那位吗?现在只得了第四,恼羞成怒了!”蔡岳县试没通过,正是心情不好见状禁不住出言嘲讽道李辰呸了一声反唇相讥道。

    “蔡元浩你连县试都没过,有什么资格嘲笑我一边去”蔡岳顿时面红耳赤李英俊见好友受辱连忙帮忙道。

    “李辰徐晋是县尊亲点的案首,你大叫有黑幕,那你的意思是说县尊大人徇私了?”李辰冷笑道“李英俊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总之以徐晋的文章水平不可能是。

    案首”徐晋不禁皱了皱眉!费懋中怒道:“李辰,胡搅蛮缠就没意思了,这不是君子所为。”卫阳点头道:“晚照徐师弟的才学人尽皆知前两次的例考均在我信江书院内舍。

    前列摘下县试案首是实至名归。”韩闯嘿笑道:“有人县试前放言必拿案首可惜只得了个第四故而恼羞成恼可以理解嘛”李辰被嘲讽。

    得面色一阵红一阵白怒道:“韩守成,你放屁,任谁得了案首也不可能是徐晋谁都知道他去年腊月才入的学怎么如。

    可能摘得案首况且书院历次例考,徐晋的排名都在本人之下。他摘了案首,我李辰不服”此言一出四周的书生都露出了深思之色这时一人。

    更是摇着折扇行出来道“晚照兄所言极是,想当日信江书院的消寒文会上山长曾当众明言让县尊大人点徐晋为案首。

    这事人尽皆知”这摇着折扇的骚包正是郭文才那货,此时一脸得意地朝这边望来徐晋面色不由一沉山长当日在消寒文会上确是这样说了。

    虽然大家都知这只是一句戏言,但毕竟是说了,这确对自己非常不利李辰见到有人支持自己顿时胆气更壮了大声道。

    “在场诸位都听到了徐晋只是诗词写得好,对对子有些本事,文章却是一塌糊涂不可能摘得案首”费懋中冷笑道“李辰你说。

    那么多不过是想说县尊大人徇私,若是君子便直言,何必含沙射影若有胆量大可请求县尊公布试卷复查而不是在这里别有。

    用心地煽动”“对啊若是男人便请求复查,将前十名的案卷公布出来,孰优孰劣一目了然”四周的学子都纷纷叫起来有些人确是瞧不惯。

    李辰胡搅蛮缠而更多的人则是产生了怀疑,当然也有部分人包藏祸心因为无论事后查实结果如何要么是李辰成。

    绩作废要么是徐晋成绩作废,那便等于空出了一个名额名额空了那后面的人岂不是有机会补上在周围的人冷嘲热。

    讽之下李辰面色越胀越红,他本来只是想发泄一下不满,这时被众人一刺激,顿时热血上涌,不过总算他还保存了一丝理智质疑县尊徇私可是很严重的若查实徐晋的成。

    绩确当得案首那他就会被反坐,县试成绩作废的同时,恐怕还要挨杖责,关键还得罪了县尊以后想过县试就难了“李兄徐晋历次例考的成绩都不如你连。

    你都只得了第四他怎么可能摘了案首,绝对有黑幕!”郭文才继续煽风点火道。李辰咬了咬牙竟真的大步行到县衙前拿起鼓槌用力敲响了门前的抱鼓咚。

    咚咚……鼓声一响现场顿时沸腾了。县衙中堂,知县刘清源一身官服端坐案后,面色冷沉地道:“李辰本次的县试是采用糊名制的你真的决定要申诉复核”饶是刘。

    清源为官清正但被人怀疑徇私,换谁也不会有好脸色更何况本次县试采用了糊名制评卷时谁也不知道卷子是谁的。

    李辰跪在堂前面对知县的压力已经让他有点后悔了,但若这时候退缩,以后也甭想在同窗面前抬起头而且名声扫地对日后的士途影响也极为不利“。

    学生不相信徐晋的才学水平能取案首,请县尊大人明鉴,复核并公布前十名的试卷”李辰咬着牙道刘清源点了点头淡道。

    “那便如你所愿”所有考生的卷子,还有使用过的草稿纸都统一封存在儒学署就是为了日后方便查阅所以刘。

    清源发签后很快便有儒学置官吏把本次县试前十名的试卷都调出来,每一场的试卷分门别类地摆放,在场所有人都可以翻阅李辰迫不及待地找到自己的试卷和徐晋的试卷对比。

    刚开始还是一脸不服气的,但看完徐晋的文章后便沉默了,到最后更是脸色开始发白。“徐案首县试首场的文章确实精彩绝伦后面四场也是可圈可点拿第一实至名。

    归啊”“对这样一比李辰的文章确实逊色不少至少第二名的也比他强我认为这排名很公正”“嘿这次李辰。

    惨了诬告污蔑其罪反坐之!”一众书生看完卷开始纷纷议论起来!刘清源冷冷地道:“李辰试卷看完后可还有异议”李辰面色苍白扑通地跪倒在地。

    “学生鲁莽没有异议”刘清源点头道:“人来,李辰渺视本官,诬告同窗,当堂杖打三十大棍,取消这次县试成绩两年内不得参加县试”这严厉的处罚顿时让四。

    下噤若寒蝉倒不是刘清源公报私仇,实在是此风不可长若是不严惩若日后人人都像李辰那般随意要求复核那主。

    考官还有什么权威可言李辰当场被衙役按倒,三十大棍下去,瞬时皮开肉烂,菊花带血郭文才本来想偷偷溜走的但刚往后退便被衙役给拦住了由。

    于这货之前煸风点火妖言惑众,也被县尊下令杖责二十大棍于是杀猪般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哈哈真。

    是大快人心啊打得那李辰和郭文才惨叫连连,怕是半个月都起不得床了当浮一大白小二先上两壶酒!”徐晋等一行人。

    到了临江楼在二楼要了个雅座,蔡岳还一脸的意犹未尽,大声嚷着让店家上酒。这也难怪蔡元浩这么兴奋的,因为李辰的县试成绩被取消后面的依次递补说来凑巧蔡岳竟然。

    正好是第五十一名结果递补上去便成了第五十名恰恰过了县试真是狗屎运来了挡都挡不住啊。

章节目录

明王首辅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陈证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明王首辅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