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冒险岛走起“粑粑快diǎn游呀!不然后面的牛牛就要爆你菊花啦。”一如车盖的红月挂在那幽蓝的苍穹上,月影在海面上荡起紫色的波纹。忽然远处传来一声喊叫打破了寂静的海面接着,在一片雾蒙蒙的海面上传来一阵阵啪啦啪啦的巨响像似有只鲸鱼用尾巴拍击着海面透过迷雾只见一只黝黑的影子在海面上快速的穿梭两边水浪。

    像喷泉激射到上空划过晶莹的亮光那声势如大草原上狂奔的猎豹一般绝尘而去。片刻就又传来千军万马的奔雷声,这是一大片黑压压的型如牦牛身披鳞甲扫着鲤鱼般的尾巴的生物。

    一路而过卷起惊涛骇浪通红的眼球凶神恶煞还有那嘴里不时喘出红色的蒸汽让一嘴獠牙更加冷冽、凶残简直就是现实版的‘牛魔。

    王’“粑粑那岛还没到吗?我们都游了八个xiǎo时多了真特么无聊真特么饿啊~”一波莉趴在一男子背上环抱着其脖子在耳。

    边抱怨道男子向后撇了撇眼道:“好像某人一路就没动过啊。”听着这酸溜溜的语气这女孩就装疯卖傻了“啊哈都一样啦没看见我满头大汗的吗(其实那都是海水)不知怎的。

    来到这里身子就不好使了哎呀,牛牛又来了,快游啊,别説话”突然语气一惊的喊叫道“这臭泥鳅······”对于。

    女儿的xiǎo伎俩刘岩就一笑而过。“咦~咦~咦~”突然后方齐齐一片震耳吼叫“走”刘岩低吼了一声还来不及。

    回头海啸就如巨狮张开血盆大口将之吞没。“啊—好高啊,xiǎo泥鳅怕怕。我游我游我游游游,别掉别掉粑粑要掉进海里啦”“噗隆”一道银色的身影冲出海。

    面一个鲤鱼翻身呼“粑粑,再抛高diǎn扔远些,哈。粑粑,我看见到了耶。嗷呜啊呸呸呸粑粑你故意的是不是害我摔了一个狗啃泥”。

    説着狠狠地抹了一把嘴上的沙泥嘟起xiǎo嘴趴着眼皮子。刘岩笑了笑回头眺望只见那原本紧追不舍的怪牛在浅滩回头翘起尾巴一批批片扎。

    进海里消失不见道刚要説diǎn什么就被xiǎo泥鳅打断了“粑粑早餐跑了快追啊”説着就向海里急冲冲奔。

    去嘴里还嘀咕着“教你们敢追我xiǎo泥鳅,我就把你们通通吃掉,哼!”等跑几步又跑回来道“粑粑那个我们要用什么抓啊”刘岩抱起了女儿。

    道“我踢飞好几百只就只能把其踢晕眩,如果你想只橡皮筋的话就去抓好了我可要去吃嫩diǎn的东西喽”“那我怎么好意思有好东西自。

    己独吞呢我可要和粑粑一起吃苦呢。粑粑,你説xiǎo泥鳅我懂事不?嘻嘻。”説着转了个身双手环抱着刘岩的脖子俩腿扣着其腰腻腻的一副乖宝宝的样“就你。

    乖”刘岩翻了个白眼“哎,粑粑,xiǎo泥鳅难道不乖吗,你给我説清楚些,不然······”这吵闹声音一直渐渐传远直到消失在深林之中这是个潮湿的岛屿高耸入云。

    的古树密密麻麻粗壮的根须布满了主干周围如千万只触手般有力地扎进地里吸吮着大地的养分明媚的阳光透过。

    林间的叶缝散射这一束束光华。林子深处不时有一声声悠远的鸟鸣与急促的扑翅传出“啪啦啪啦……”一串旭旭上升的烟火飘摇。

    翻滚着一个梳着洋葱头现在一柱绿色的辫子有气无力的趴着,xiǎo身板肉嘟嘟的盘着腿一屁股坐在草丛上手上抱着一个西瓜大xiǎ。

    o有着牙印缺口的心型果子,满嘴猩红,脏兮兮的xiǎo脸一双黑溜溜的眼睛正眼巴巴地盯着那火架上滴着油脂的“烤全猪”不时迅速地抹了一下嘴角悄悄地咽了一x。

    iǎo口口水旁边一个刚毅的男子正蹲坐在枯木上,不时往火堆里抛进一支树枝。“粑粑还没好么xiǎo泥鳅饿了”xiǎo菠萝轻柔的问道。

    看着那一脸期望样就像xiǎo乞丐望着油面包似的微笑道:“还没哦,先吃吃果子。”“xiǎo泥鳅都吃三天果子了诺看我嘴都快淡出鸟来了而且到这。

    里后就特别累人xiǎo蹄子就像灌了铅似的。”説着嘟起了朱唇。男子望了望道“这里的重力是地球的五倍现在身体还没习惯就这样”“哦”。

    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声又趴着眼皮盯着烤肉,这是只大如xiǎo象形如野猪,额生棱角,獠牙如象牙的生物。没什么特别的而它之所以能在岛上生存下去那就是靠那尖锐的杀猪声。

    令各巨兽捂耳落荒而逃如不及远离它必会趁在你晕眩的时候用那尖利的獠牙给你致命一击,反之若是不敌对手就会趁着其晕眩机调头就跑当时可花了不少辣椒。

    本来只要给吃迷药就可以了,就xiǎo泥鳅够坏的想出了这损招这下猪哥就泪流满面了话説这三天没进肉食不是。

    因为没抓到食物只是説怎一个衰字了得。“粑粑快来,xiǎo泥鳅都已经摆好了餐具。”説着端着盘子兴冲冲地跑去盛肉忽只觉一阵向下的风拂过啪啦一声响刚才还兴冲冲。

    的现在是一下子傻住了嘴都定住o型,水与渣汁顺着那洋葱辫子流淌下巴滴着水珠人成了落汤鸡美美哒的餐席也。

    变成了粪坑“丫的混蛋!谁乱倒便便”説着一脸气愤把盘子往地上狠狠一摔,挑头一瞪,只听“哇啊哇啊~”一只大如轮船通体黑色的大鸟在太阳下底下盘旋。

    周身黑色的风呼呼的刮着正叫的欢快呢。“粑粑,那只死鸟欺负xiǎo泥鳅它现在在嘲笑我呢”打xiǎo报告道“哎你别过来好。

    臭的説”看女儿黏过来刘岩赶紧跳到一边説道。“粑粑坏,也欺负人家,呜呜~”一转身就蹲下揉着眼睛抽咽着“那个不臭吗泥鳅~泥鳅”戳了戳其背“哈哈。

    看我逮着你了吧敢嫌我臭,我搓我搓我搓搓,我再抹你一脸。”她一下转身就扑到刘岩怀里就使劲憎似乎要把脏东西一个劲的转移到刘岩身上呢“好。

    啦跟我家宝贝泥鳅开玩笑的啦。”説完捏了捏其肉呼呼的脸颊。“静雅你要记住你身上六着我刘岩的血就算你被世界遗弃了但你的老爸。

    却会对你不离不弃知道吗?”突然刘岩抓着其女的肩膀看着其眼睛一脸严肃的説道“粑粑你都説n变啦xiǎo泥鳅我不会怎。

    么坏吧安啦”xiǎo泥鳅挥了挥手道。刘岩説道“好好好走快去洗洗吧不难受吗”“走喽洗香香去喽。

    ”一声雀跃的声音向林外传去。只留下一地的狼藉,不知会有哪只怪兽吃这顿美味呢!吼!咚咚咚吼~深林里不断有树木倾倒横飞一声声愤怒的巨吼与急促的捶胸。

    声贯彻天地一根根大理石柱般的树木破风向前撞去,接着一只灰色长毛拖地的如山丘般的身影撞出掰着树木急速消失在。

    林中有所过之处变为一条宽敞的道路。“该死这俩只畜生还有力气追吗都俩天了真是紧追不舍啊”一个长。

    着一双鹰眼的男人背后拖一女孩站在一棵高树的侧枝向四周警惕地观察着。脖子挂着一个包裹里面不时闪出一红一暗的光华看其大如西瓜形似心。

    型“粑粑这果子有什么用啊,为什么狒狒与狗熊都为它打得头破血流的?”背后的xiǎo女孩道。“因为很好吃啊笨不好又追来了”男子脚尖一diǎn跃到。

    另一个侧枝上就渐渐消失在远处。不久,呜~呜~噗咚噗咚······一阵天地晃动一只全身红毛的残影奔进了男子刚。

    才消失的道里一阵尘土飞扬,道上留着深四、五十公分的抓痕。“粑粑前面是沼泽”女孩指着前方轻音地道男子把脖子的包裹取下斜。

    跨系在女孩的背后又在其腰栓上树藤退后几步瞧了瞧道:“我家xiǎo泥鳅就是么么哒穿戴什么就是卡哇伊呐来香爸爸一个”波哦啊~“真乖!。

    ”刘岩温馨一笑摸了摸其脑袋,“看见前面沼泽中心的大树吗,待会你就把藤条栓在上面。来,坐到木板上”待女儿坐上去后刘岩端起木板后腿向后一跺地。

    噗腰身向后微仰全身肌肉紧绷。猛地一喝“走。”望着顺利前往高处的女儿刘岩转身消失在丛林里“嘻嘻粑粑x。

    iǎo泥鳅已经到了哦粑粑?哼,走了也不説一声。説着从兜掏出一个果子恶狠狠地咬了一口”咕噜噜~呼噜噜~一。

    处空旷的荒地周围的树木已经几乎被黄土所淹没。一只如狗熊般的前驱匍匐在地,鼻子皱起三角形的眼睛透着凶芒嘴皮底下露出尖锐而长的獠牙泛着寒光。

    另一边一只样如狒狒的灰毛倒竖有力的前臂轻盈的碰着地面侧头警惕地盯着什么稳健渡步刘岩腰身下沉挪动着步伐一边手刀横竖与胸前一边抱拳忽然一。

    跃躲过熊的一扑左手刀破风劈想其颈部借着反作用力扭身右手一拳向狒的眼球轰击这一动作只出现在电光火石间狒狒只觉眼睛一阵。

    刺痛左臂条件反射地捂着受伤的眼睛,一声吼叫雄厚的右臂向正在半空的岩甩去,视线一阵昏暗一道劲风呼啸而来岩迅速将双臂交叉护于胸前将身体。

    微曲噗一阵反弹一道身影像炮弹一样发射出去,屈膝在空中快速翻转减少冲击力脚还未落地只觉一阵地动山摇一只熊奔腾。

    如飞一声怪叫一只锋利的爪子像要撕裂苍穹一般挥下,岩立即伸张四肢,只听斯的一声银色的皮衣被撕裂三道裂痕出迅速充满血不及多想岩立即翻。

    腾落地抹了胸前的血液一个握拳,鲜红的血液顺着拳缝流淌而出。尘土飞扬一只狒狒蹦来捶着胸脯与熊并立顿时熊号狒啼“够嚣张”岩一声冷笑一瞬间伏冲而出四周。

    景物迅速倒退忽然右手掷出四颗石子飞速向俩兽的四眼飞去跟随其后只见狒用双臂擦拭双眼岩一整人暴起从xi。

    ǎo腿边顺势抽出xiǎo腿旁的冒着蓝芒的匕首身向后仰绷得如拉得满圆的弓双手握着刀柄蓝光一花吼~一。

    声怒吼一股热浪出狒的身体内弹出,突然的情况把刘岩弹开,一个翻身落地这时云变得通红狒全身流淌着如岩浆血液染红了毛发刚。

    才还凶残的眼神现在已经没有了焦距取而代之的是泛着红色的光芒充满了狂暴,周围蒸发血色的蒸汽,抬起双臂对天一声长吼顿间这声音传彻天地暗红的天地下这画面。

    是如何的悲壮这时的狒显得多么的高大。一旁的狗熊见如此光景悲号一声转身夹着尾巴消失在林中刘岩见此刚要移步突然一道红色光线冲出。

    狒的眼睛条件反射地向旁边一扑,只见光线所过之处已经留下深深地沟壑。不及多想见没射中狒变得更加狂暴一个个火球从其嘴里喷出在地上炸出一个个圆形。

    河塘一时间一阵阵火山爆发声传出热浪席卷这片土地天空下起了石头雨尘土模糊了视线忽然一阵腥风拂过还来不及反应一个巴掌就拍在。

    刘岩背后砰~一连撞散了六七个岩石刘岩双手插地划出四米多才停下。一口血液从刘岩嘴里咳出“速度好快力量也是刚才的五倍吗”刘岩捂着胸膛咳血直言自语道。

    一声悲号红色的雾气里一只拖着长毛,眼泛红光的怪物嚎叫后暴起远如大鹏展翅近如泰山压dǐng伦起xiǎo山的双。

    拳向刘岩砸下“死来你这畜生。”一声厉喝抱起拳头就像离弦的箭向上暴射而去似要一拳贯穿天地正是男子胯下有鸟。

    dǐng天立地未知刘岩性命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章节目录

血战三界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缥缈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血战三界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