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元力初显却説刘岩抱拳爆射迎向那只以泰山压dǐng之势抡起双拳向其扑来的狒狒。而这时狒不知何故动作一顿身体微蹙,刘岩那管如此一拳一个暴击在其心脏上,只见一道蓝光从狒的左背破肉而出血浆爆射岩左手化掌一掌击出双脚一蹬右手随。

    之从心脏处抽离顿时那什么叫个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鲜血奔涌。吱~一声凄烈的叫声过后一切都结束了原本怒目而视的眼睛已经没了色彩高举的。

    手臂无力的垂落下来后瘫软的身体自然坠落下来。翻滚起一片尘土。岩一个翻身落地站立,嘴角溢着血,猩红的手臂向下流淌着血浆散开爪子甩下那心脏的肉沫血红而粘稠。

    的血液顺着指尖拉扯而下呼啸的尘土将之化作细丝飘扬散落。岩捂着胸口,拖着疲惫的身体摇摆的向狒狒的尸体走去右手再次探进其心脏内经过一会摸索。

    从其中提出一个拳头大xiǎo的球型红色晶体,这个晶体与刘岩在地球时自个提取压缩的相比之下这个更加浓郁自然由于次元的不同。

    此时的晶体散发出能量迅速透过向刘岩的手掌涌入血肉中并迅速向全身蔓延,刘岩直觉有股暖流进入体内所过之处就像充胀起了一股能量这能量游着循环。

    一周后进入心脏深处而后又再次参加循。刘岩闭上眼睛静静地感受着不觉之间已经满身大汗伤口已经结疤一。

    身清爽岩平缓地深吸了一口气,眼睛一张,右手将晶体向上一抛右手打出一拳扭身左腿隔空斜劈一腿只见拳风一过一米开外的岩石突然炸开了同时三米。

    左右有道残影消散在空气中。扯下身上破裂的银色皮衣套走向落的晶体,而此时其形状明显比刚才xiǎo了五分之一徒手在狒的身上扯下一片皮毛捡起远处的匕首岩。

    赤膊的身影消失在黄色的沙尘暴中,而宽阔的荒地里趴着一具庞大的尸体渐渐被风沙所淹没消失在这世界上这片土地好像又恢复了以往的宁静。

    “臭泥鳅在干嘛”刘岩望着一团背着包裹的肉球像树熊似的正抱着树尖风一吹就左右摆晃着,弹来弹去的这肉球不是xiǎo泥鳅是谁“臭粑粑看下面下面。

    ”xiǎo泥鳅急迫地大声应道。顺着往下一望只见原本的树干现在已经被黑色覆盖不时地向树上端波动仔细一看只见那。

    黑压压的是一只如碗大的昆虫,而最近的是一条周身红如火炭的大蛇,现在正吐着信子顺着树干蜿蜒前行树根下又有一只只像鳄鱼的爬行动物绕着树游行刘岩见此脸色一。

    冷一拽原先绑在树干的那个藤条腰身下沉,,噗!一股气流从脚底爆出双脚向地一蹬整个人就像飞箭一般射出“xiǎo泥鳅跳。

    ”一声暴喝同时一扯藤条借着反弹力再斜向下推出一掌气波,整个人继续向树绡靠近。xiǎo泥鳅那管那么多拽着胸前的包裹带眼睛一闭腿一蹬“啊~~~。

    ”一声鬼叫从高处传来就成了自由落体向下掉。嘶!一条红影从树丛里突然向上窜出,张着粘着毒液的獠牙扭着身子向其咬去啪噗残影划过气流暴灭。

    一只银色的皮鞋掉了下来突然地一击打断了其的致命一击,喊叫的xiǎo泥鳅与之相差而过,“啊~~~~”见一击不中扭头眼里银光一闪一缩身闪电般咬而去“找。

    死”岩一声怒喝一蹬树枝一个弹射,攀枝连续几个翻转,右手一把抓住女儿的蹄子将其护进女儿拽进怀里一个转身左手化掌气流喷出向后一削扑哧上颚抛。

    出热血喷散而出那下鄂无力的坠落带动身去一起滑落下去。“啊,这么停?呀,怪兽啊!粑粑,救命!”xiǎo泥鳅还紧闭着眼睛的泥鳅发现自己被一只毛茸茸的东西抱着张牙。

    舞爪地使劲喊道刘岩扇了那头dǐng的那一戳毛笑道“臭泥鳅,连爸爸都不认识了吗”“xiǎo泥鳅才不臭呢xiǎo泥鳅···。

    ···粑粑你可来了呜呜,吓尿xiǎo泥鳅了,那好高的説,特别是有风一吹的时候”説着抽泣地往刘岩怀里钻了钻“哈是么来让爸爸摸。

    摸看是不是真的吓尿了”岩看着女儿一副怕怕的样就捏了捏其屁股调笑道。“讨厌啦,粑粑人家是差diǎn就尿了差diǎn好不好”怀里xiǎ。

    o泥鳅不依地捏着刘岩的耳朵恶狠狠的説道:“説,扔下xiǎo泥鳅了跑哪里去逍遥去了啊这衣服好软好滑啊説是不是去做新衣。

    服去了那个xiǎo泥鳅的呢?”説着伸出白嫩嫩的xiǎo手,一脸不给个交代你死定的眼神。她就是给你一个眼神自个体会去“哈那个泥鳅啊那个······不。

    好意思”刘岩打哈哈摸摸后脑勺道。xiǎo泥鳅挑起眼巴巴地眼皮撇了其父一眼嘟起红嘴嘀咕道“哼我就知道双手空空没好货”。

    “当、当、铛、铛xiǎo泥鳅,看!这是什么?”説着岩从腰带上扯下一个银色皮袋。一脸神秘的献宝样啥就那么像大灰狼呢xiǎo泥鳅先一脸奇怪的看了看其。

    父,xiǎo手接过袋子一脸警惕打开一个缝就见一道红色光芒就射出,一下就把袋子一收道:“粑粑,你不会要坑我吧”只见岩只是一脸意味深长的笑而不语xiǎo泥鳅。

    双爪再次捏着袋口做出拉扯之势,猛地转头又瞧了岩一眼见他面色如常这才要打开“等一下”刘岩突然一喝害。

    得xiǎo泥鳅袋子一合抓狂道“粑粑啊······”话还没説完刘岩就一把将其搂住向下一跃而刚才之地现在已经布满了黑涌。

    涌如潮的昆虫一只只夹着粘稠的钳子。“啊!好险啊。哎呀,下面鳄鱼兽啊”忽然xiǎo泥鳅惊道“就你神经大条等你知道我们。

    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经喂什么了。”岩白了女儿一眼道“瞧看见下面不是有那么多嘴张着等吃泥鳅呢”“那怎么。

    办呀xiǎo泥鳅没肉的,吃了也是塞牙缝。”説道综着八字眉装出一副惆怅的苦脸不知是自己被吃愁还是担心鳄鱼吃不饱。

    还弄得塞牙缝的愁苦呢“xiǎo泥鳅,别这样好不好,知不知道这样很土鳖啊。”岩见女儿如此可爱就逗道“是呀要怪就怪我家有只老土鳖生出我这只xiǎ。

    o土鳖来”xiǎo泥鳅一脸感慨地道説完还对刘岩眨了眨眼睛説“粑粑你説是吧”岩果断把脸转到一边仰着头一脸严肃看向天。

    空摆出一副我别説认识她的样子。“把东西都收好了,别掉了。”话一説完刘岩荡腿踢爆一只跃起来的鳄鱼借着反作用力身子爆退。

    转身diǎn着乔木与灌木飞步消失在沼泽丛林里。一处荒地生起烟火一个身披灰色长毛的兽皮大衣的男人大马金刀地。

    坐在一柱古木精钢般的肌肉闪着饱满的光泽,一脸刚毅的望着火,威风禀禀,霸气侧露。一旁一枚xiǎo菠萝正抱着一个有着xiǎo牙印缺口西瓜大xiǎo的心型果子。

    满嘴猩红还不时打了个饱嗝,脑袋向后一仰一仰。趴着眼皮有时还努了努嘴,真是破坏了这美好的画面“粑粑这果子也太奇怪了吧我只咬一口就撑得直打。

    嗝现在还特么的困貮”説着就打了个嗝就趴下了“喂泥鳅醒醒没事吧”刘岩窜了出去搂起女儿拍了。

    拍其脸颊紧张地唤道抓起手腕把其脉搏平稳刘岩笑道:“猪。”用手擦了擦那xiǎo嘴捡起刚才脱落的毛衣将其裹住拾起滚落在地的果子咬了一口那果子就像活的心脏受。

    到挤压喷出一道血夜的果汁射入喉咙,淌中腹中。顿时间胃如火烧般炙热,红光在岩的脸上乍现而后满脸通红摇晃地在原地打其了醉拳情到深处不觉兴起唱道君不见黄河之。

    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一拳dǐng出气流爆破打了个嗝又唱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

    对月吮吸一口果汁连续吆喝道: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岑夫子丹。

    丘生将进酒杯莫停顿时虎虎生风,时醉时醒摇头接着道: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寞。

    惟有饮者留其名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忽而站定赞道“世间竟有如此果子不枉我为其取名为‘醉仙果’説完。

    看着这果子一笑不觉自己有些醉意竟发如此感慨,着实有些狂妄。不会儿,毛皮大衣一阵扭动俩只白嫩嫩的xiǎo手臂伸了出来后就听到。

    一声哈欠声一根冲天辫子立了上来,这是个萌萌哒的波莉。忽然一股肉汤香飘摇弥漫来那闭着的眼睛下一个xiǎo巧的鼻子抽了抽。

    “好香啊”波莉立即眼睛一亮了,火架上现在烤着只全猪,猪油滴落进火炭里火更加旺盛的烧着,一旁窝里熬着骨头汤正翻滚着冒着蒸汽肚子一阵咕噜噜的叫xiǎo泥鳅屁。

    颠屁颠地跑过去盛了一碗,嘶~把碗一放,赶紧把手捏着耳垂冰会儿“很烫吧”忽然天空传来一声亲切而逗笑声“嗯。

    ”xiǎo泥鳅顺口应到向四周望了望都没见有人喊道“粑粑?”“臭泥鳅,我在上面呐”看着那呆萌样地女儿岩就笑眯眯的道xiǎo泥鳅。

    捧着碗狐疑地抬起xiǎo脑袋:“啊,粑粑,你什么时候会飞了。快下来切肉肉了,xiǎo泥鳅要吃肉肉来这就没吃肉过呢”不会儿空旷的荒地摆上了盛宴各。

    种各样煮法的肉食布满了木桌。一端一波莉一手端汤一手扯着嘴边的卤猪蹄子,吃得满嘴流油,胸前的餐巾现在可以説是抹布了嘴里还模糊不清的嘀咕着“粑粑吃完饭你可。

    要载我逼带我飞哦”一端刘岩一手拿着刀叉按着肉停下正在切肉的刀抬头白了女儿一眼道“慢diǎn吃你已经很牛逼了不着。

    急于一时”“哦~那粑粑,xiǎo泥鳅也想学飞,你教我好不好”娇滴滴的説道“泥鳅见过会飞的猪嘛”刘岩l撇。

    了其一眼问道“哼xiǎo泥鳅才不是猪呢。我要做也是只会飞的猪,嗯?是泥鳅。”説着不服气的道“我以后可是要飞得比粑粑还快呢”“好啊爸爸相。

    信你会比爸爸更加厉害而且以后还要靠xiǎo泥鳅保护保护爸爸呢所以吃完饭了要好好学哦”刘岩细心的道“嗯xi。

    ǎo泥鳅长大了要保护粑粑。”説着一脸认真用力的diǎn了diǎn头“抓好了么那么要升起来了”刘岩背着泥鳅道刘岩。

    缓缓闭上了眼睛悠悠道“首先你要把心静下来,现在随我想象:你处在一个死寂的黑夜中,一切都是静的你慢慢呼吸气顺着鼻腔中进入脑核中脑细胞欢动你。

    缓缓呼出气血液从喉咙挤出经过胸膛左右分开顺着俩肩一个循环再进入下身的两腿进行循环回到心脏慢慢地挤压全身的血液都向心脏挤压。

    压至极限爆发出来便是气。之后便是把气均匀的放出体外,人就会飘浮起来,加快细胞的呼吸的速度就得到提升”刘岩缓缓漂浮起来道卟唔~“好臭泥鳅这就是你把气爆发。

    出体外啊不一般”突然一声臭屁的的相声打断了刘岩的讲解“那个失误哈”背后传来一声乐呵呵的傻笑声顿时天。

    空欢笑一片正是猪八戒放屁欢天喜地未知xiǎo泥鳅学得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章节目录

血战三界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缥缈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血战三界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