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爱丽丝却説刘岩见杰克背着手渡步逼近,闷声附耳对那女子道:“情况紧急,没时间跟你细説,你……”“什么!你要我脱贴身内衣给你,呜呜~”那女子不由惊呼道。岩急忙掩住那娇呼的xiǎo嘴阴狠低喝道:“想死吗我现在就可以将你击杀再把你交出去快做决定”那女子。

    低着头捏紧了下拳头像做出什么重大决定似的,才抬手缓缓拉开腰带睫毛轻颤着岩一把扯掉那腰带掰开那紧裹着的夜行衣粗鲁。

    地撕下那胸前束缚那动作是那么果决,不拖泥带水,那女子只是张了张xiǎo嘴要説却无从説起。只是望着月影下那远去的背影默默地低着头若若地拉起了落肩衣服再望了。

    那男子一眼扭头一手护胸消失在夜色里。“喔~喔~”岩一手拿着一块布捂着鼻子下用力地抽嗅着发出哼哼声又不时説了句无耻龌蹉的胡话。

    “喂”杰克在背后刘岩突然浑身一颤像是被抓奸在床似的措手不及地提起裤子将那布巾藏到身后扭回头还未回神来一股阴寒的气流的迎面刮。

    来未触到皮肤面部肌肉已渐僵硬。立即让岩清醒凝视,屈膝暴气,连急退闪三步但杰克紧跟其后连拍出四爪爪尖甩出如泼墨似的抓痕无处。

    可躲了么盯着眼见这如地狱的阴爪将要将身体切割,岩掏出一颗土褐色的晶体提肘抱拳筋脉暴起一喝“开”光芒一烁一股土褐色气流从岩。

    的手中晶体导出窜进岩的体内使岩上,双臂交叉,顿时身前合起一道土褐色的光膜噗一道道爪痕叠加地击打在光膜击打。

    在光膜上发出甩打的声啵!一声清脆的像破裂的泡沫般响起一道身影僵着姿势脚印拖出长长的鞋迹发黑的嘴唇边流着鲜血怒目盯着。

    眼前一手抓着内衣一手把玩着一颗土褐色晶体的xiǎo眼男子。杰克抓起胸衣闻了闻,xiǎo而有光芒的眼睛冷漠的向四周看了看又走到船栏边向下望了望刚要嗅来。

    着就听见“卟呜”一声屁响。“哼,没用的丝!”放下一声冷哼,杰克甩下胸衣,扭头就走。望着杰克走远岩狠狠地抹了嘴角咬唇流的血岩心道按刚才接受四。

    分之一的攻击来看我跟这个杰克的战斗力应该在伯仲之间,至于遇见达伦就只有逃命的份了“哎对这个世界了解太少了总不能天天玩这一。

    招吧”刘岩想起刚才的样子自己都被逗笑道:“放响屁的撸管丝”“出来吧人已经走远了”岩走到船沿边对着大海。

    淡淡地説道一个黑影从船下跃上船上清脆的声音响起:“为什么帮我?”这个女子胸口露出大半浑圆夜风中不乏会泛起里头的红晕可她就这样若无其事淡淡的道“好看吗。

    ”不只是为了什么一句妩媚的话到她嘴里怎么就变了味呢“好看是好看不过比起看我更在乎的是手感”。

    説着刘岩眼睛直勾勾盯着那若隐若现的神秘之地嘴角挂起了邪笑。“那来感受下吧!”説着那女子就一下子拽起刘岩的手闭眼地往自己的胸口摁来心怕自己一犹。

    豫就下不了这个决心“这个物归原主。”见此刘岩急忙反手拉其她的手把胸衣塞进她的手心又神秘附耳低声道“你手抖得厉害这。

    呢”“谁在抖啊什么臭男人碰过的东西我才要呢”像xiǎo猫踩到尾巴似的那女子急狡辩道将内衣甩给岩跺。

    脚道可这一跺那一对饱满竟然破衣而出。“真白”是男人就会傻傻的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这个词来而岩也是男。

    人而且此刻还是拿着胸衣的男人“你还看?”虽然决定要破罐子破摔但事发生了还是条件反射的娇羞连忙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红着脸娇嗔道xiǎ。

    o女儿态十足“没事我走了。”刘岩平淡的道“走了晚安”一路哼着xiǎo曲还要转着内衣悠哉地走。

    着“诶你这混蛋等我……”那女子追喊着。“杰克副船长,那边发生了什么了?”一个站岗的船员见杰克从那边有元气波动的地方回来问道“没事一个无聊人在做。

    无聊事而已”扫兴地摆手道了句就跨进屋里了。留下那个摸不找头脑的船员扭曲着脸。“伱跟来干嘛来暖床么”刘岩躺在床上把玩一颗刚才的那颗土褐色的。

    土元素魔核(杰克手里的那颗是被调包的山寨货突然转眼斜视着站在床旁捏着衣角的女人道:“有什么事,説来听听”岩继续把玩着“帮我杀了达伦”女人急切而恶狠狠地。

    道“只要你能帮我我什么多愿意做。”“什么都愿意?”刘岩再次撇了女子一眼道“别轻易説出这样的话特别对还只认识刚十五分钟的男。

    人”黑色的夜行衣无声地滑落。“你干什么?”刘岩阴冷的怒斥道:“我女儿在这呢别以为这diǎn美色就能在这卖弄了我刘岩什么女人。

    没见过再美死了腐烂也是红粉骷髅所以收起你这一套吧。”女子一听到这番话就一下子跪下道“求你了我真的没其他办法了我只有这个完整的身体。

    能给你了无论如何我都要杀了达伦为我姐姐报仇,本该死的是我的,可是姐姐却替我来了”説着女子陷入深深地自责中抽颤肩低声哭道“姐是。

    多好的人啊可就这样被达伦折磨死了。”“喂,女人你要哭也给我穿上衣服这样跪着哭算什么?”刘岩实在看不下去一个裸着身跪在你身前哭泣而你还要一脸淡定的“就不”。

    这女人气一上来就会变得奇怪,一声蛮哼狠狠一坐双手叉腰道:“你不答应我就这样我不管了哼”把头一仰像只斗胜的公鸡“我发现你这女人。

    还真有diǎn可爱啊”刘岩滚下床揉着其圆润的双肩盯着这个女人看了会食指缓缓划过那滑而细腻的脸庞扣起下巴。

    那尖尖的下巴这时刚才还在耍哼的刁蛮村姑变成了个情窦初开的少女静静缓缓地闭上眼睛轻轻颤抖的长睫毛説明这其心里的紧张。

    岩轻轻一笑心道:还真是单纯的姑娘。将之斜抱放在床上……一会,屋里“啊,好痒嗯~轻diǎn哦你弄疼我了”突然一下安静了后屋里又。

    响起女人的声音“怎么没那么痛呢?姐姐説第一次会疼的流很多血呢”“疼的还在下面呢”一个男的喘了口气道“来趴好不。

    然插不准的”男的不知哪里拿出根银针一脸怪蜀黍样对床上的美女道“讨厌啦人家是第一次见这样的弄得人家怕怕的。

    ”嘴上抱怨着可动作还是照做地。随后一声惨叫:“哎哟,疼别插那么深,很疼的。我那不是肉么!都流血了”“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还有一节在外面呢”男子看女子惨呼。

    邪恶的道你这恶魔······把镜头转到屋内:刘岩左手摸着那床上女子的筋骨,右手快速无误的在女子身上施针薄纱裹身的女子每个穴脉几乎都插上了银针白皙的皮。

    表血管依稀可见一气流从头到尾震荡着。至于刘岩是真摸骨还是假摸骨那只有岩自己清楚了刘岩站起身拿过着一块白毛巾擦。

    拭了潮湿的手看了看床上闭眼的女子平和的道:“就这样静心运气,记住这种状态”不等女子回答岩又道“你现在什么都不用説过会再説也。

    不迟”岩把毛巾放一旁提起笔目不斜视,慢条斯理地画起了人体经脉穴位图。大概三十分钟后······“收”一声低喝只见满屋银光闪闪像天下起了细如牛毛的流星雨细。

    看这是一批批银针在空中川流不息。“有气的世界真是方便”岩看着一银针像长腿似得乖乖对号入座躺进手上的锦盒内岩不。

    由感慨道当初在地球时手疾眼快是多么费事。(就你那闪电速度还费事?鄙视你!)“感觉如何?”岩拾起那件夜行衣遮住那床上的玲珑的躯体道“健康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岩。

    捏了把那红霞汗腻的脸庞“怎么説你只剩下这身体了”眼向下一撇邪笑道“本钱还是很充足的嘛”女子缩了缩脖子提。

    了提衣服扭了扭身子道“爱丽丝。我叫爱丽丝。”该看的不该看的都被看了;该摸不该摸的也都摸了也没什么可遮遮掩掩的了爱丽丝像在自己的房间。

    内一样自然的道“我是兰斯船上来的。”岩大马金刀地坐在床沿上双肘压着双膝上头凝望着屋外沉默会道“你姐是海贼。

    吗财富、声望、势力”“不是的!”爱丽丝激动地护胸地挺起身急道“我们是被兰斯抓到船上的”拳头拽紧了衣服爱丽丝厌恶地怒。

    骂道“兰斯跟达伦一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当时我和姐姐到海滩游玩不想遇到了兰斯的盗船就这样兰斯那班畜生把十九岁的姐姐给奸侮了而姐姐。

    为了保护十六岁的我还要尽力的迎合满足他们。我到现在还深深的记得那天是姐姐的十九岁生日发生这样的事之后的日子里都没见到。

    姐姐笑过了”説着深处似乎唤醒了爱丽丝的痛苦回忆爱丽趴在岩的肩膀上哭泣梗咽道“现在姐姐又为我到达伦的船上。

    而死呜呜”爱丽丝抹了一把泪坚定的恶狠狠的道:“我现在活着只希望能为姐报仇,让达伦和兰斯他们都下地狱让他们知道什么是痛苦”“你以为是杀猪么想在怎么宰就。

    怎么宰么以你这种头脑完全是来送菜的。”岩转眼看了一眼梨花带雨的爱丽丝没给一句安慰的话还泼了把冷水道“笨手笨脚的没了姐。

    姐你人生算完了”又不解风情的推开爱丽丝站起来道:“别在我肩上哭抹得我一身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你······”爱丽丝举。

    着手食指指着刘岩憋了半天就是没説出话来。这时,船忽然一阵晃荡,接着就听道甲板上陆陆续续喧哗着各种鬼叫欢呼声“嗷呜嗷呜”“。

    xiǎo的们把船砸了财富劫走、女人骑走,哈哈哈!”混杂声中依稀听道一声声狂笑“不好兰斯劫船来了”爱丽丝听道这声音惊恐得缩了缩瞳孔。

    惊叫道“不好我还没给达伦下药呢。”“什么?你这蠢女人,早知道兰斯要来怎么早不説!”岩转身掐住爱丽丝的脖子怒目圆瞪道“嗯什么下药的説什么胡。

    话”岩冷静下松开爱丽丝的脖子疑问道;“兰斯和达伦的力量不相上下么?”呃咳,呃咳!爱丽丝急促地咳了几声道“兰斯原没达伦强大只是最近得到些奇遇有所。

    突破涨了些本领就打起了达伦元技的主意了。”爱丽丝斜眼鄙视道“这下三滥怕打不过提前教我来给达伦下药来的”刘。

    岩心里一个冷笑好个兰斯老狐狸!好个一石二鸟!爱丽丝能下成药固然是好;不成派个处的靓的蠢女人来麻痹达伦以达伦的公狗性现怕早就上下都筋疲力尽。

    了吧“爱丽丝你真是笨手笨脚的及时啊!”岩拍了拍爱丽丝的肩膀对她説了句让她摸不着头脑的话阴险地邪笑道:“爱丽丝晚上就是你手。

    刃仇人的时机到了”正是上天与之而不受天必惩之不知岩如何损且看下章分解。

章节目录

血战三界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缥缈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血战三界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