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初涉新世界却説达伦与兰斯两败俱伤却又误食丹药这时来了个人。“果然是你,爱丽丝!”兰斯失声叫道。“怎么了,我亲爱的船长大人很意外么?”爱丽丝笑眯眯玩味的道:“哎,天天叫你别乱给别人吃药你不听,现在好了,连自己也乱吃药起来。”爱丽丝蹲下来窃笑道“散气丹不会太苦吧”爱丽丝一转眼故作惊奇地道。

    “呦这不是达伦船长么!悄悄跟你讲这散气丹本来是兰斯专门为你准备的本来我还绞尽脑筋怎么让你服下没想到刚。

    才你们却上瘾似的爬着抢着吃你们这又是何必呢!”“过了爱丽丝”漆黑的夜中一个身影浮现而出道“勇士可杀不可。

    辱请给予他们最后的尊严。”这男子鹰眼薄唇,披着灰毛大衣,身材高大。“你不是聋哑么?”达伦惊恐道:“我的船员呢”达伦看见当初聋哑的刘岩一下正常了给他的第。

    一反应就就是这个男人上船是有目的的。“首先,我不是聋哑。我指耳是表示听不懂;我指口是不会説而已。”刘岩倚在一根柱子悠悠地道“至于你的船员嘛”岩把脸转向身。

    后调声道“这不是在那么!”只听见后头迷雾里一阵喧哗传来。突然一声尖叫“哎哟你个肥猪会不会走路呀吃那么重干嘛不知。

    道踩到脚很疼的吗”隐隐约约又听到那胖子xiǎo声的抱怨声:“我也不是故意,是这……”“啊,你手放哪里了”那胖子话还没听清一声女的尖锐的惊叫就穿破云。

    雾引起一片哗哗叫骂声黝黑的夜,在那迷雾里,模糊可见一只雄狮般大xiǎo的兽影两颗幽蓝的眼睛在夜里绽放着光芒“雪儿快。

    走粑粑就在那呢”一声稚嫩的声音传来向后喊道道:“后面跟上啊,别吵吵的!”又苦口婆心道“説多少遍了要团结、要配合团结就是力量来跟我xiǎ。

    o泥鳅一起喊‘1~2~1……”这是只二尾的狐狸,背上一个菠莉在手舞足蹈的叫嚷着而狐狸屁股牵引着一大捆面对面相拥的人群“停”xiǎo泥鳅一。

    骨碌顺着狐狸尾巴滑下转到刘岩面前一个立正一脸严肃道:“报告粑粑,人已经带到,任务完成!”还没过俩秒就一脸嬉皮笑脸地抱住岩的手臂扬起xiǎo脑袋沾沾。

    自喜道“粑粑xiǎo泥鳅厉害吧。”拍着xiǎo胸脯道:“他们可笨了多亏xiǎo泥鳅我调教有方才完成任务哈”这。

    货完全是贬人褒已的典型啊!“船长我在这!”一捆人群中一人喊道:“船长,你没事吧?”“你妹的,‘冬瓜’克里没看见一地血都可以让你明天当一天的酱油炖汤用么”达。

    伦看见这家伙就不觉得一肚子气连忙又咳嗽道。“船长,不够啊!今天这么多人呢最多只能煮一顿”克里瞧了瞧甲板转了转脑袋估计了船上的人。

    喊着认真应道“要不要我再吐一锅出来!”达伦怒极反笑道。这货真想把我的血当油使啊!这不是要我老命么克里张了张嘴刚要説一锅也不够再加diǎn可见达伦船。

    长那杀人的眼神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怕怕地缩了缩脑袋躲进人群里。“哈哈!达伦老家伙,佩服。船上有这个活宝在你还能活到现在真是奇迹”兰斯见这番情景笑道“。

    安静”岩举起单手闷声道:“我跟你们也不算认识也没什么仇恨,放了你们也不是不可但是我有一个请求那就是请俩位船长将你们的元。

    技借我一观如何”“什么?你要我们的元技,休想!”达伦果然是老相识竟然异口同声惊斥道“你们也别急着拒绝想想你的命重要还是元。

    技重要我这个人的信用还是有的説会放你就会放你们的,所以这是个交易以元技换命的交易”岩抬头撩了一眼见两船长皆一副。

    要元技没有要命一条的模样。岩轻轻一笑道:“其实,我想要也不用向你们本人要,就好比向他们要”岩来到那一群人中道“你们中谁知道元技在哪的就可以活命。

    否则就让你们成为鬼船的一员。”岩阴着脸嘴角掀起鼻梁皱起显得阴森恐怖。“大哥,饶命啊!我们真不知道求你放过我们吧”有一群吓的腿一软跪着哀求道“错。

    错了你们不是求我而是求你们的船长。不是我要你们的命。是你们船长要你们的命。这diǎn你们要搞清楚”岩转身背过身对着两船长对那群人道“船长把元技给。

    他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船长!”那批人哀求道。“看在我在十四岁就跟了你的份上没功劳也有苦劳吧给他吧我还不想死。

    啊船长”一个船员跪着流着泪嚎道。“废物,废物!我要是还能动,我一掌拍死你们这些贪生怕死的混蛋”兰斯怒得脸上脸面通红怒目圆瞪吼。

    缓缓转脸浑身怒得颤抖红着眼对着岩硬声道:好你这家伙够阴险的我把元技给你”説着手插进怀里“都给。

    我去死吧哈哈”兰斯突然全身爆发出蓝红相间的耀眼的光芒疯狂笑道只是突然间就嘎然而止了“哇”一声婴儿啼哭声响起白。

    影一闪兰斯被一只白狐按着,长长的嘴趴在其脖子上,鼻上的皮皱颤着眼里泛起深红凶光阵阵那阴冷的獠牙深深地扎进。

    脖间的血管里两尾摇摆着气流涌动。兰斯身子在甲板上抽搐着,身上光芒逐渐变淡皮肤渐渐褶皱、干瘪手里的一个拳头大xiǎo的透明。

    晶体滚落在甲板上咕噜噜的滚着。从兰斯説话到结束不到三秒当咕噜噜的声音停住了有船员愣愣着脸悄悄地咽了一个口水。

    不觉间冷汗已经浸透后背。地上哪还有兰斯的身影,只剩下衣服还有几根黑皮丝“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

    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山海经·南山经》)“我呀,我家雪儿把那人变哪里去了”xiǎo泥鳅见光芒一闪等拿开手兰。

    斯就不见啦好奇的嘻嘻哈哈地跑过去要去看个究竟。“站住!”岩对女儿喝道。狐狸转过脸血红的眼里戾气泛动看了岩一眼哇火光一闪一眨眼间。

    消失在天边“粑粑xiǎo雪儿怎么了?感觉怪怪地!”xiǎo泥鳅鼓着嘴歪着脑袋么么哒问道“没事它不是常常带。

    你去寻宝么所以你懂得”岩抬起眉毛眨了下眼微笑道“哦~”xiǎo泥鳅捂住嘴只露出两只圆溜溜地黑眼睛一副鬼。

    灵精怪神秘样岩心却道‘这狐狸该不会是南山经中记载的九尾狐吧希望是我想多了吧’譐身捡起地上的那几根黑皮卷子道“爱。

    丽丝看这上面写着什么”説着将卷甩射给爱丽丝。“恭喜,岩大哥。这是兰斯上次在一岛上意外获得相级中等元技—掌中牢笼”“兰斯这老狐狸竟把元。

    技拆散藏进血肉里”岩又道“给我介绍下有关修炼的事。”爱丽丝奇怪地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个男人道“我也不是知道的很多”见岩抬起眼皮爱丽丝急忙道。

    “我只知道五大体境煅体境—体童、炼气境—气相、换血境—血士、壮脏境—悍将、变形境—威王每个境界又分下、中、上段每级元技分为低、中、高等。

    兵级、相级、士级、将级、王级。这五大元技对应五大境界就会发挥出其真正的力量。听説后面还有五大神境我就不大清楚了”“那么体境不同段有什么表现”岩diǎ。

    n上一根烟淡淡得道“体童修炼表现:身体的强度和柔韧性其中下段体童力大如牛—蛮牛中段体童皮粗脸厚—金。

    刚上段体童气震山河—暴龙。气相修炼表现:将暴气化为气息绵延其中下段气相腾空中段气相控物上段气相运势”爱。

    丽丝站在岩的一旁静静地道:“至于血士我就不大了解。因为离我现在的境界那太远了。”岩把烟头往地上一掷用脚尖踩捏灭趴下眼皮俯视着达伦冷漠道“想好了吗是交。

    元技还是交命又或要像兰斯一样博一把呢?”达伦就像老僧入定对岩不理不睬。“你以为你不説一句我就拿你没辙了”刘岩再撇了一眼达伦往人群中走去“你别白费力气。

    了我的船员可不是兰斯那家伙的船员一样贪生怕死。”达伦见刘岩再次走向船员以为他要再故技重演低声讥笑道一脸鄙视地一撇达伦的船员一阵冷笑“不试试这么知道呢”。

    岩露出个灿烂而自信的笑容回道。眼看见浑身血的杰克,其发出一声冷哼,把脸扭到一边。眼一转旁边的克里就直接道“我虽然只会煮饭人又笨但是船长他都没。

    放弃我把我留在船上”克里看了一眼达伦嚎道:“船长万岁为你而死是我克里的荣幸荣幸”“我知道你的决心所。

    以我找的不是你而是她”刘岩一把搂住米娜的蛮腰绅士地道:“亲爱地米娜女士,当我第一次看见你就被你所散发出的野性所着迷”岩把放在其腰上的手下滑轻轻抚摸道“达。

    伦那老鬼已经老了你值得将自己的青春浪费在他身上么你的美丽就像那春天开得正艳丽灿烂的花朵怎么能在这艘破船。

    上凋谢呢“米娜媚眼如丝地瘫软在岩的怀里哼哼地説道:“嗯~我只是个xiǎo女子我是需要男人保护的而不是我去保护男人要是有那。

    样的男人还不如死了算了”米娜转脸看向达伦高傲道:“达伦船长被怪我不是我不站在你那边而是你太废了成王败寇识时务。

    者为俊杰达伦你的时代已经结束而我的青春才刚开始。”“米娜,你这八婆、烂茶渣!别做你的春梦了他就是在玩弄你”一旁的杰克见米娜这般嘴脸笑骂道米娜见杰。

    克的辱骂也不生气娇笑道“怎么,杰克!你是在妒忌我么?我就是喜欢被这样有男人味的男人玩弄,而不像某人没有一diǎn价值”仰脸对刘岩献媚道“大人元技就在船的。

    龙骨里奴可为你取来”“那就有劳我的米娜女士了”岩松开米娜的绳索微笑道“你就放心吧嘻嘻我这就为你。

    取来”米娜轻拍了一下岩的胸膛掩嘴娇笑离去。“米娜,你这个贱女人给我回来!”达伦不能再淡定了立马激动吼道可米娜那女人正眼都不看他一眼“怎样。

    达伦船长被枕边人出卖的滋味如何!女人这东西不想繁殖后代就别留在枕边的好”岩扫了一眼激愤的达伦淡淡地道“你”噗~达伦又口血喷。

    出脸色更加苍白“船长!”达伦的船员呼道,接着一个个红着眼睛盯着刘岩“没救了”岩着一双双想把自己生吞活剥的眼神轻。

    轻叹道(斩草除根)“大人,相级高等元技——四相分身献上!”一道恭贺声传来,一个婀娜多姿的身穿旗袍胸沟袒露的女子女子一手端着一盘子一手摆着飘手走着猫步扭。

    着屁股走来这米娜显然经过精心打扮而来。“哦,这身衣服不错很适合你这样有野性的女人”岩上下查看了一眼给。

    出了评级“谢谢大人夸奖。説得我这都放浪成灾了呢!”米娜抚着下身荡荡的道。“你这浪蹄子”岩拍了一下米娜的翘臀轻笑道“给我捏肩”“爱丽丝你还。

    愣着干嘛还不将两元技读出来!”岩坐在甲板上抱着女儿靠在米娜身上喊道正是别人当宝我当草毕竟元技有何妙处。

    却看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血战三界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缥缈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血战三界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