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血战群雄却説刘岩被泰勒一群人围在中心,气氛紧张大战一触即发。而此时刘岩还是一副谈笑风生低头顺眼地弹弄着指甲道:“你説我是让你死好呢还是让你生不如死好呢?”説着眼刀一撇泰勒,周身磁场爆发一股无形让整只船都吱吱作响原已经破旧不堪的船。

    现在其上的钉子钻出了甲板,一连砰砰声响起,甲板上的木块脱离了钉子的束缚翻弹而起“确实是有嚣张的资本对付同等境界的确实是。

    绰绰有余”泰勒见岩这般并没急着动手而是盯着岩慢慢的道:“不过?就凭这样就想在我面前放肆那就是不知死活了”泰勒突然脸色一沉阴着脸一道道如血如虹般液体元。

    力以他为圆心向四周激射涌出喝道:“将其他人都抓起来”泰勒的手下立刻将爱丽丝等人左右围住哇狐狸一。

    蹬腿从xiǎo泥鳅的肚兜袋里跃出立地便化作雄狮大xiǎo,身体虎踞在xiǎo泥鳅身前龇牙咧嘴额间竖眼微睁一丝丝的雷光从缝内溢出“。

    往哪里看”泰勒见刘岩向后瞥眼一分神,顿时全身化为流动的通红的岩浆爆射而去一拳击出。拳未到便引起气场震荡是一股长空贯日舍我其谁的拳意一切的元气阻挡都。

    是徒劳只能用血肉硬抗岩一声对空长啸,元气震荡,右脚向右一跨一跺,双拳紧抱全身通红接着只听到“咯咯咯”一声声骨骼拉伸的声响从。

    岩的身体里传出那血肉像充了气一般一下子把岩化作大猿猴,身高十丈臂又长又厚实见泰勒一拳而至岩左手探爪如奔腾十地。

    的蟠龙缠柱咬向那一拳右手狰狞,不!那早已经不是手説是老树根更加贴切,那皮表能清楚的看清血管中血液一地灌输着只见那电光火石间岩的。

    手已缠住泰勒的手臂像蟒蛇勒住羚羊般而那爪像毒蛇的獠牙陷进锁住其的琵琶骨泰勒也是战斗好手处若不惊左手化成大鸟啄食一diǎn钉出。

    直取岩的眼睛一连几击游走,簌簌作响,皆在齿间而不中。“哼~”岩一喝脚一蹬跃起将泰勒抡起一圈狠狠地砸向甲板噗噢“还没完”那树根右手像活起来一般鞭打着向泰勒。

    撕咬而去砰砰砰一阵作响,船的中间出现了一个大窟窿而船底水狂涌而进。“死!”岩刚甩打收回那长臂只听背后一声暴喝俩个泰勒的手下拿着鱼叉一把向岩的左右两肋铲。

    出但下一刻动作便僵在那里。“真滚烫的血呀!”岩右手的食指缓缓地从右边的一名武者的太阳穴抽出在另一名的耳边舔了舔鲜红的舌头。

    邪魅的微笑道只见那名武者眼睛睁得老大想前一刻是多么惊恐,这时太阳穴一个筷子大xiǎo的黑洞流淌着血浆谁会想到平常是情。

    侣互相交缠热吻的温软的舌头岩却用来杀人,让人不寒而粟。这便是刘岩全集套路—通体拳,经脉贯穿天地气息如海通体可化为攻击只求在最短的时间内抓住敌。

    人的缺diǎn随机而动,不变应万变,一击必杀。“动手!”见同伴倒下不知谁喊了一声其他武者一拥而上“臭xiǎo子”泰勒从。

    船底的窟窿里暴跳而来吼道,其身前的衣服都被绞烂,脸上划出一道道血渍扭曲着脸见到两人手下死掉简直气爆了一把将身上的丝丝条条扯。

    掉血气快速的环绕着周身切割得空气断裂,身上渐同化上一只火红的猛虎虎虎生威张开粘稠的嘴嗷呜一声虎咆其周身。

    分裂出四只同样的老虎只是表情不同表现出喜怒哀乐四相,落地有声炸起一阵阵气浪,温度立马上升,船上是如火如炉般火红一片哇一声婴儿啼叫银毛倒竖三条尾巴随。

    风摇动寒气阵阵这是只狐,脸部表情模糊不停地变换着魅惑、娇笑、阴狠、狡猾……这刻船上真是冰火两。

    重天“xiǎo泥鳅先上岸逛逛呗。”岩盯着泰勒嘴角勾起一个笑容随和地对女儿道:“待会爸爸可要一到就要吃大餐的哦”“粑粑你快diǎn来哦不然xiǎ。

    o泥鳅就把你的那份都吃光光了!嗷呜。”她説着还张了张嘴做了吞食的动作。一翻趴在狐狸的背欢呼道“雪儿走咯!吃饭出去”“哪里走”人群有人挡去处。

    只是原地的狐狸早已经没了,扭头刚要开口便倒地了。“比尔”他伙伴一惊喊道只见那个叫比尔的武者已经没了气息船栏。

    边一只狐狸一顿喉咙一动一颗什么东西被吞腹中。而比尔胸膛凹陷处出现了一个红diǎn而里面空空如也心脏不翼而飞“畜生。

    哪里走”泰勒看愣了一眼,红眼一声吼,右手一挥一只怒虎奔腾而去向xiǎo泥鳅追去“还不快去拦住”岩向后将米。

    娜一拽一甩向那只怒虎撞了出去。“不~”在半途中一脸惊慌米娜迂回的惨叫响起。“泰勒老贼看着。”岩身旁的一红一蓝拳头大xiǎo的魔核围着他运转一下子岩分裂。

    出一个怒目圆睁的液体人形,那左右一红一蓝的深邃眼睛内旋转着像漩涡又像动力源头般带动全身液体流动循环“你怎么也会四相分身”泰勒被岩一喊。

    分散了对付狐狸的注意力见刘岩使出与他相同的元技不由惊道拽起拳头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咬牙彻齿一撇米娜道“米娜这。

    你怎么解释别跟我説是达伦给他的。”“泰勒听我解释!”米娜被那只怒虎一拍披头散发喊道只是刚喊出声泰勒带着一阵腥风扑来。

    一只液态遮天大手印拍来,米娜眼瞳放大,眼一黑。噗!血光四溅,每一就像炮弹在船的各个角落炸开米娜睁开眼睛只见一个红蓝相间的身影挡在她的身前一指。

    diǎn出以diǎn破面潇洒不凡不由呆了。“还不快滚!”岩在对面闷声道又对身后的爱丽丝道“你也是记住要死也得在我女儿前面”説罢揽腰一把甩。

    了出去“好了你们一起上吧!就让我陪你们玩一把。”岩再掏出两颗金与土的魔核一脸疯狂而语气淡淡地一副习以为常地道“你不会是疯了吧想自曝吗!”本来岩用。

    两颗魔核泰勒是有diǎn吃惊但现在见这家伙明显是想玉石俱焚发的招式,心里一顿不由有些退缩手一挥对岩身后的手下喊道“哄我地吧兄弟。

    们上”四虎开路向岩扑去,怒虎扑咬,喜虎夺挑,哀虎哀嚎,乐虎盘踞。原先被泰勒一提醒保持警惕心而不敢前的武者见这般气势不在胆怯。

    贯出拳路拍出阴爪踢出腿鞭。一时间船上热闹非凡,虎啸猿啼,五彩芬兰的气流炸开了锅。“死了吗”不只是谁念念疑问道了声“怎么就这个程度”船的甲板没。

    了船渐渐被大海吞没烟雾淡去,海上雷电弥漫,岩缓缓抬起沉重的眼皮背后四颗魔核旋转着很缓很缓脸上一条条血管游动着血。

    眼头带着血身体宽大挺拔浮在海面上手轻柔地对海面一捞淡淡的感慨道“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当自己死的时候有时才会明白”説完。

    看着自己张开手的掌心噗咚……“安迪、艾伦……”泰勒见手下接二连三不知觉间就一头翟进海里不由惊恐地呐。

    喊道只是回应他的一阵噗咚声。“你对他们都做了什么”泰勒惊慌倒退道这真是太恐怖了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伙伴一个。

    个不知不觉就死去而不知什么时候轮到自己的感觉让泰勒简直快疯了。“这不可能?你应该被狂暴的能量撕碎的不可能我不信邪你一定装腔作势给我死”泰勒一阵嚷嚷。

    突然一吼化作高山般的巨虎向刘岩吞咬下去。这大概是刘岩的特殊基因导致岩能受那么多能量而不爆体要不然在地球时会那么牛逼岩就如古时的关羽、吕布一类。

    人吧天生神力、练武奇才。到了这个次元就如鱼得水,龙翱翔九天岩双掌并拢形成一个三角形的手势能量向里面汇聚对。

    着泰勒天暗了风驰电掣,惊涛拍岸,一虎红光冲天,一人气势滔天。轰隆隆~巨虎口喷红芒人的掌心之处冲击出蓝色的闪电炮就在那接触。

    的一瞬间海上升起了第二个太阳般光芒耀眼。岩的大衣在狂风中摆弄猎猎作响一道血从嘴角偷偷溢出鹰眼里蓝芒。

    熊熊燃烧“掌中牢笼”只见蓝色的冲击范围渐渐缩xiǎo,可是那冲击力却不减dǐng开一层层阻碍向泰勒冲去“四相分身”泰勒一咆哮四只xiǎo的巨虎。

    从背后跃出顺踏着冲击向岩摇尾而去。正是生死存亡的时刻。“哈,xiǎo雪儿快走啦”一声娇嫩的欢呼声响起随后又传来一阵土鳖的。

    惊叹声“哇~好高的城门啊!”一个xiǎo菠莉骑在一个大白狐狸上,抬起xiǎo脑袋‘o’着嘴身后两侧站着两女子一个是充满骚样的少妇另一个是朴实精致的。

    少女她们正站在一个高大的城门前,这大门一左一右各刻着一虎一龙的浮雕抬头不见dǐng端与刘岩分开后爱丽丝她们来到了这。

    “哎呀快开门来迎xiǎo泥鳅啦!”xiǎo泥鳅嚷嚷道后问道:“爱丽丝姐姐这个要多少人才能开啊”“这门开不了嗯准确来説这个城里已。

    经没人能开起了”爱丽丝微笑道。“xiǎo妹妹,看那!”米娜巧笑伸出修长的食指指着大门下一个角落的xiǎo门户接下爱丽丝道“这个吗”xiǎo泥鳅好奇的拍了拍。

    门环道只是刚一拍一道白光一闪,原地人就消失不见了。“快跟上吧,不然这活宝又到处乱跑丢了怎么办”看着xiǎo东西人消失而声音还在耳边。

    回绕爱丽丝不由哭笑不得道。“爱丽丝你什么时候变成保姆了?还是説?”看着爱丽丝这般表情米娜不由一副意味深长的笑道“米娜就你会想。

    歪要是弄丢了人你、我都知道后果!”爱丽丝看了米娜一眼消失在白光里。“哼,他又不在装什么纯”米娜气的哼哼道也消失在白光里天空一把把海。

    水了落回海里“不亏是血士上段的武者,元力量真是惊人。”刘岩呼出一口气全身肌肉粉嫩肿大起来像要裂了般“噗”岩倒进海里任。

    由海水一荡漾着太累一指都懒得动弹了。“五颗魔晶真是太勉强了。”岩缓缓放下沉重的眼皮海底一条黑色的鱼快速地前行越来越近好像这不是鱼。

    这是泰勒他还没死他右手拽着一支鱼叉而右手却没了。他甩打着下身在黑暗的海底快速地向刘岩靠近多年的海底捕鱼经验让他知。

    道怎样在海底更好的隐藏自己。在猎物还没发现之前给它致命一击。海底真是处处暗藏杀机阳光的光辉泼洒在海面上幽蓝而波光粼粼一件毛皮大衣浸。

    在水中飘荡着其主人随着波浪波动着,享受着清晨的阳光,感受着大自然的按摩。却不知身下不到两三米处一只锋利的透着寒光的鱼叉像鲨鱼的鱼鳍破水。

    向他悄悄靠近近了更近了。可以看见泰勒那狰狞的如恶魔的面孔,血肉模糊,通红的眼瞳恶狠狠地盯着猎物手悄无声息缓缓地拉后鱼叉务必一击必杀正是。

    打蛇不死后患无穷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泰勒得手了吗岩的性命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章节目录

血战三界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缥缈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血战三界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