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説泰勒屏住呼吸xiǎo心翼翼地拉回鱼叉准头对着刘岩,突然一发力。那鱼叉‘束’的一声带动滚滚水泡向岩的后背胸膛处贯射而去。噗兹!血红的鲜血扩散进海水中染红了一片猩红。海底那血红区域只漏出鱼叉的柄“得手了”泰勒皮开肉绽的脸由于长时间在海水里浸泡而腐烂。

    这时露出激动的邪笑是如此的恐怖。他迫不及待地从海底探出脑袋想看那家伙突然被贯穿心脏露出惊恐慌乱、难以置信的表情。

    想想泰勒心底不由暗爽只是……“泰勒没想到那样你都没让你死透”岩掐住泰勒的脖子身子浮了起来顺带着缓缓。

    地拉出泰勒泰勒像被掐住脖子的鸭子满脸通红,右手掰着岩的爪子(实在太难受了)双脚不停地踢蹬着可是元力耗尽。

    的他简直就像娘们撒娇一样无力。“垃圾!”岩吐出俩个字,手一发力,向右一拧,一抛。看了手中鱼叉,爆气一掷那鱼叉钉着泰勒的尸体流星般消失在海天交际处岩摸了一。

    把背后三道皮开肉绽的伤口再看看手中的血逗笑道:“呵,还真是翻身换睡姿及时,最近好像没踩狗屎吧”想着难道是走狗屎运回过神‘切’了一声。

    抬头鹰眼盯着岸边的远方在原地消失不见。“哇,身子好重啊!”一声xiǎo孩子的抱怨声响起只见一个xiǎo菠莉从一只狐狸的身上滚下来撅着屁股在地。

    上爬着突然身后有女子声的响起道:“这城里有重力魔法阵,实力越高的武者在这里的压制越厉害从而起到禁飞的效果当然更。

    重要的是能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越久身体强度会越高。这也是强民的一种手段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哇那孕妇不xiǎo心走进来那后。

    果……吱吱”xiǎo泥鳅露出一脸坏笑。丫的,真想在那xiǎo翘屁股上揣上一脚教她趴土闭嘴。“在笑什么呢”白光一闪米娜见爱丽丝无语的被xiǎo泥鳅那搞怪。

    的表情逗笑道爱丽丝将刚才的话复述了一遍惹得米娜捧腹颤笑起来“快走啦吃饭去xiǎo泥鳅肚子饿了”説着跩着。

    屁股四脚爬着走狐狸见了变回原来大xiǎo钻在其肚下驮着她爬着“xiǎo妹妹来我抱你”米娜被这丫头弄得。

    母爱大发説道“这个不用。xiǎo泥鳅只要我家‘大螃蟹’粑粑抱我这样也可以跑得很快的你説是不是xi。

    ǎo雪儿”xiǎo泥鳅唤了一声还真像老鼠似的窜出去了。“这孩子!”看到xiǎo泥鳅拒绝自己的帮助米娜感叹了一声看向爱丽丝爱。

    丽丝也是纵了纵肩膀表示无奈,跟了上去。“这都是怎么了”米娜感到一阵莫名其妙“海王城”一个身披大。

    皮衣的男子抬头望着高高的红铜龙虎门上的三个大字。白光一闪后消失不见。“什么?要门票费我还是xiǎo孩子好不好不知道xiǎo孩子不收票的吗。

    xiǎo孩子我会乖乖的;就让我进去,好不好嘛?哎呀,xiǎo泥鳅肚子都快扁了,要晕了!晕了!”这xiǎo泥鳅又在耍宝了一惊一乍装萌、可怜卖傻的“大卫。

    给三人份”爱丽丝递给了门卫三颗蓝晶块物体。“爱丽丝你回来了。怎么不见兰斯他们呢”又向后望了一眼奇怪道“真是少见啊达伦的人竟。

    然和兰斯的人走在一起”“难道你们两个中有一个勾结另一个人”另一个守卫神秘笑道“亚伯这可大白天公共场合呢。

    我们还勾结接触我看你是故事听多,按你怎么説我们是不是将你杀人灭口呢”米娜纤手拂过那男子的脸在他的脖子。

    处划过妩媚白了眼道“不如我晚上过去找你。”被这一摸那男子就露出男人本色附耳在米娜的耳边xiǎo声诱惑道。

    手顺着米娜的大腿就要摸上去。米娜撩开那作怪的大手向前走了两步回头妩媚微笑道:“好啊,如果要和达伦强的话”亚伯听到要跟达伦强的话吓得脖子。

    一缩xiǎo心肝噗噗直跳。“爱丽丝姐姐,刚才我就要忽悠过去了。你太早付钱啦!”xiǎo泥鳅嘟着嘴一脸説教的道爱丽丝与米娜不约而同的默默相视一眼“爱丽丝姐。

    姐刚才那就是货币么”xiǎo泥鳅么么哒的好奇地问道。“你是説元币啊”爱丽丝微笑着掏出一个五块红黄褐蓝绿的水晶乐意。

    为其解惑道“这是五大元素的元石,按密度元石之上是元晶,元晶之上是元核。”xiǎo泥鳅好奇地拿起一颗合上一只眼对着太阳观察了下“哈这个就。

    留给我xiǎo泥鳅了等粑粑回来也让他瞅瞅看。”可那黑溜溜的眼睛还停在那四颗元石上面爱丽丝身为姐姐实在受不了这xiǎo鬼那眼巴巴的眼神“给这。

    些都给你了”“那怎么好意思呢!”可那xiǎo爪子早就一把将元石塞进肚兜袋里了:“哈,谢谢爱丽丝姐啦那个爱丽丝姐姐你有元晶没”这货有好处就是嘴。

    甜一下姐姐就变成姐了“没有!”爱丽丝马上应道。“哈哈走,吃饭去”xiǎo孩子就是开朗单纯啊无忧无虑的。

    这是一幢幢白岩大理石建筑群,正如这里人高马大的人种,它们雄伟壮丽,大气磅礴,黄金比例的结构大开大合城堡的四周及屋dǐng皆有雕塑站立形态各。

    异有异兽、天使、神史、骑士……给这里添上艺术的气息,神圣而有生机勃勃“1212……”一个xiǎo菠莉跺着机械步伐摆。

    着xiǎo手在大马路上走了:“向左转!好了,就在这里吃肉肉,xiǎo泥鳅最喜欢吃肉肉了哈爱丽丝姐姐你先进去”xiǎo泥鳅会怎。

    么好心(如果她兜里有钱币的话)她们説着在一处靠窗的长桌那入座。“爱丽丝姐姐,你可説好了要请xiǎo泥鳅的可别在乘我吃的时候完偷溜啊xiǎo泥。

    鳅可没钱当童工很可怜的。”xiǎo泥鳅腻腻的叮嘱道一副可怜样“爱丽丝微笑道“你就放心开胃地吃我在呢。

    不跑”这货一路上就这一句话叨叨了n遍。“那我diǎn了。我真的diǎn了!”xiǎo泥鳅还不放心再次从大本的菜单dǐng端探出两只乌黑道“。

    xiǎo妹妹要不如我diǎn?”米娜见这xiǎo孩子太逗了不由神秘轻声道“不用、不用你diǎn的太便宜了。

    不好吃”xiǎo泥鳅急着摆动肥硕的xiǎo手笑道。“喂?交门费你这家伙当我们是空气么”见一个披大衣男子竟然无视自己。

    大卫一阵气愤喝道“进城费?”岩嚷嚷了声淡淡地道:“这个可以?”説着将一颗魔核向后一弹射潇洒地往前走去大卫与亚伯对望一。

    眼脸上流露处贪婪之色“喂,站住这就够了吗?”两人嚣张地仰着头高调提高尖细的嗓子道“不够”岩停住脚步闷声道“对你是大发难民。

    么、”最好再交出两颗来”大卫大声叫嚷道。“大卫,是不是过了”亚伯扯了下大卫的衣角xiǎo声道“听我的看到没。

    这魔核不是海上魔兽的这人定是哪个岛来的土著,不宰他一下那我就是土著了成了晚上咱哥俩就去翠翠那去快活一宵”説着大。

    卫贼眉鼠眼的淫淫一笑“再加两颗什么呢!”岩斜着脑袋拧过180度:“脑袋么?”盯着大卫他们魅笑道“哎呀我的妈呀我们不要了你可以走了快走”。

    这拧头一笑真事吓得大卫他们脖子一凉,像见到魔鬼似的相拥惊叫道。“切。”当大卫他们再转脸看去时岩已经消失不见了“呸他奶奶的真是见鬼这xiǎo。

    子也太邪门了吧”大卫不由狠狠地吐了口唾沫道:“这事没完,真以为我卫大爷是吓大的么”“大卫我看算了吧这xiǎo子看起来。

    不简单啊”亚伯道“谁説我要明着自己去做。我们可以这样……”大卫和亚伯指手画脚地讨论着风中还不时发出奸笑声和拍手称赞声“粑粑在这在这。

    ”xiǎo泥鳅举起拿着刀叉的手朝街道的岩挥手喊道这时这货不知吃了什么抹了一嘴黑糊糊的“xiǎo泥鳅。

    好吃吗”岩大拇指抹了一下女儿的嘴叫笑眯眯的道。“粑粑,吃这个。这个可好吃,別看它黑糊糊的哦。”xiǎo泥鳅嘴角还粘着黑黑的一脸期待乖巧地叫嚷道“怎样好。

    吃吧”岩抹了下嘴角吮吸了下手指:“嗯~不错。”“哈,那就好。粑粑来,吃这肉面。”xiǎo泥鳅操起一把面搬移到岩的盘子里捣鼓得不亦乐乎“米娜这里有教会。

    、图书馆的吗带我去”岩放下第四个盘子,优雅地轻轻抹了抹嘴唇道“粑粑看着这是钱币这种红的是火元石就像以前的铜。

    币还有这个……”泥鳅看爱丽丝在柜台边结账从肚兜袋里掏出五种颜色的货币叽叽喳喳地解释道一处宽敞的教堂的一个角落堆起了高高的书籍其中大部。

    分是人文地理奇闻异事“认识这些字应该够了。”岩自言自语道。这三天刘岩一直一边听爱丽丝与米娜轮流説书上的内容一边看书记忆学。

    习岩看了一眼趴在一旁睡着懒觉流着口水的女儿,逗笑一下挠了挠其婴儿肥的脖子惹得xiǎo泥鳅双手护住脖子扭了。

    扭屁股“嗯~痒”又睡了。“这懒猪。”岩摇了摇微笑道“叫这货炼身成神我看是不成既然这里离东大陆近就送她去修。

    仙练练法术炼炼丹药捣鼓去做个xiǎo仙女好了。只求长生、快乐。“岩哥”爱丽丝急匆匆地走着喊道“嘘xiǎo泥鳅在睡觉呢”刘。

    岩做了个禁声的手势迎爱丽丝到门口冷静地道:“什么事那么急。”“嗯,岩哥你的发音现在真标准以前有些词我都听不大清楚呢”爱丽丝奇怪的道突然回神道。

    “哦刚才我见到一批人好像再找你,现在正往这边来了”“什么找我”岩皱起眉头这时门外一阵哗哗声只听道“。

    米娜给我交出杀人凶手不然就别怪我们不讲同岛情面了。”“对,交出凶手。米娜难道你要帮助外人么?”有人附和道随后是一阵阵噼里啪啦的的敲砸声正是一波刚平一波。

    又起不知是什么人在外叫嚷且看下章分解。

章节目录

血战三界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缥缈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血战三界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