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刘岩在大堂内就能听见外面喧哗声一片,看了女儿睡梦中还不忘用小手捂着耳朵,不由皱了皱眉头。“大卫你这看门的猪猡。这里是教堂,神圣之地容不得你来此乱咬人。”米娜撩了一下趴在额前的一咎头发,一只眼睛稍点斜睨的鄙了眼在白玉阶梯下手足舞蹈的大卫风骚无限的道“好啊你。

    个臭婊子草鸡飞上枝头就把自己当鸟了。”大卫真是气炸了,撸起双手衣袖,一弹脚尖一跃,向台阶上米娜的脸一掌扇来想自己虽说是个看门的但也有权有势今一卖身的娘么也。

    敢当街辱骂我等找死一只大手在米娜眼瞳的眼里逐渐放大,可身为医师的米娜身体哪能反应过来“啪”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在广场响起众人都惊了一。

    时广场上鸦雀无声“哇”只见大卫从阶梯滚下来一张嘴一口带着口水的血涌流而下在下巴处拖得老长左脸浮肿。

    的紫红隐约似一个五指印而大门的几个牙齿早已经不翼而飞了,这时他垂着脑袋,眼神恍惚。“谁还敢动我的人,这只是个轻微的警告”不知什么时候一个男子出现在米娜身旁这。

    男子眯着眼睛看着自己眼前玩弄的右手五指。一双鹰眼睥睨天下背上披着的酒红的皮毛似乎还在散发着血腥味认人不寒而粟这。

    时教堂前已经汇聚了不少人。其中有的幸灾乐祸;有的默默走开怕惹祸上身;有的愤怒而更多的是兴奋因为这是个以力量生存的世界好战的基因已。

    经深入人们的骨髓中民风或是叫天性。“让开,让开!”一声声的怒喝让人群散开了一条路。沙、沙一阵阵器械传来了这是两队穿戴一种兽骨打造的白灰铠甲的勇。

    士双肩上各趴着一只兽头,个个人高马大,威武不凡配上宽大厚重的透着威严显然这是受过训练的队伍两眼相。

    对良久队伍中前头的一个金瞳的长着长金卷发的男子道:“勇者,刚才是你说谁动你的人就会这个下场。”那男子撇了一眼大卫眯着眼跨出一步一手握剑冷笑道“那你可知道。

    动了我的人会是什么下场么?”“哦,下场?那什么下场我还真没想过”嚣张极度嚣张说着岩双手插着口袋懒洋洋。

    的道“话说你谁啊”“土著,你放肆!”男子右边一个队员一喝左脚向前一踏而出拖着大剑与石路擦星火点点一个转身甩出一剑一看就是狠。

    招—腰斩剑未斩到劲风咧咧。“住手。”岩的上衣的皮毛翻动一咬牙关眯着眼睛眼一冷一爪探出“。

    糟糕”只见自己的全力一斩竟然被对方挡住挥剑男子暗道不妙想再挥剑见死活收不回来“怎么这会想撤了迟了”刘。

    岩不顾左手的血顺着大剑的剑锋滴落把剑一扯右手为刀捅出。那男子也算受过特训连忙撒手可身体还是不受惯性的像刘岩去近了更近了……呼一道月。

    形的金芒劈来收手不收手手臂就会被斩断,这是岩的第一反应。“不,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死!”岩露出一丝疯狂将手刀一变成爪气劲一震充满手臂过肩逆时针3。

    60度一抓“嘶嘶嘶!”“不!”空气中回荡着那男子最后对人间的不舍神圣的教堂白色而纯洁的白玉阶梯被瞬间。

    染红鲜血流淌像活的了般,温热、滚动。岩狠一转头盯着那挥出金茫的队长像一只凶猛的苍鹰眼里除了高傲还有冷峻右臂一道道。

    刀痕涌出鲜血顺着手指藕断丝连地滴落。无话中,气氛一下陷入白热化。“勇士,我叫华盛。我对我的队员的无力向您表示惬意在此请受我最高的勇士礼”名叫华盛的。

    男子左臂张开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右掌心捂住胸口满脸真诚的对岩低下头颅。礼过男子表情一冷语气一转道“但勇士您现在血染神圣的教堂我身为皇家狮鹫骑士。

    有权向您挑战”说着抬起手一挥“咻,噗!”一把大剑就插入岩的身前“如果我不答应呢”可恶这队长刚才那队员刚踏出。

    的时候明显可以拦住的可偏偏在斩下去的时候才不温不火的喊了一句,再加上刚才突袭现在岩受伤却提出挑战,这分明是不公平的挑战而是赤裸裸的谋杀“那你就是要挑战狮鹫军团。

    的尊严了”华盛扬起长脸一副队长的威严显露无疑道“只要你战胜我的这些队员事情不仅可以化解而且对于勇。

    士的尊敬我还可以答应你一件我力所能及的的事情,你看如何?”“在这里吗”胜者为王适者生存.刘岩不假思索的淡淡道因为要离开这里。

    还需要准备很多东西不可能把自己弄得像过街老鼠似的麻烦不断虽然岩更像只野生的雄狮“不请移驾‘决斗场’”华盛一拔。

    大剑刚毅的转身离去队员紧接其后,化成两排在其左右跟着,意思很明显就是岩跟他走“岩……”爱丽丝刚要开口说什么却被刘岩打断了只。

    能张了张嘴“没事的看着小泥鳅,醒了别让她乱跑。”岩一边说话一边捏着一根细针快速地穿梭皮肉间将伤口缝合回头朝教堂一。

    笑大步而去谁也不知道这一笑,表达着什么!“兄弟,什么事情怎么热闹啊?”“走,前面有人要和华盛队长的决斗呢兄弟要不要一起听说是一个来自外面的人呢”“真是。

    不知死活的土著”有人冷笑道。“老查理,也不能这么说。你看到没沃华德的尸就躺下那儿,当时你是没看到那一抓吱吱血是泼出来的”说得那大圆鼻老者。

    一脸兴奋的通红发出吱吱声又道:“那小子是个狠人见华盛的元月斩就要劈断他的手臂了也要撕了沃华德那厮我看有有戏哎老查理等我啊”胖墩老者说得。

    入神见查理已经冲冲溜去看了,在后面追喊道。剑长1.5米宽0.36米重122磅岩拿起大剑挥了挥又看了。

    看道“开始吧记住打败你的男人叫刘岩。”华盛不为所动宣誓道“我华盛原永远对海王城忠诚海王赐予我之荣光与此勇。

    士决斗愿得海王之神的祝福。”说来也奇怪,华盛祈祷完,其全身既然散发出神圣的金茫,似乎真有海王神听到其的心声“来战”华盛连刮两剑声未至一个交叉的实质的剑刃。

    在岩的眼瞳里放大耀眼的金茫势不可挡。“嘭嘭嘭!”场上一连响声阵阵瞬刻间两人已经交手了不下十回合“噗呲”两把剑。

    相会眼神相对磁场相撞,地上的沙子相继震动起来,近在咫尺的两人电流交织华盛的金色长发荡扬着岩的披风猎猎作响“喝”岩后。

    腿一蹬双手握剑一刮削开了华盛的剑,顿时华盛元力狂飙化为一道道利刃向岩迎面扑来场上飞沙走石模糊了视线“呸呸呸……”台下的围。

    观者皆眯眼隐约还可以听到吐沙声和咒骂声。风定,风尘中两人相对,看来是势均力敌,华盛的脚下砖板拖出长长碎石,对面。

    岩站在原地,只是刚毅的脸上流淌着一道血痕,看起来更man了.显然岩的力道强与华盛而对方的元力不是刘岩能。

    受的“你输了”华盛收起剑俯视的看着岩道:“我的力气虽然大但想想我并不需要跟你硬碰只要……”还没说完华盛用行动说明了一。

    切右手举起剑向天一捅向前一指喊道:“杀!”只见华盛如火如炉放着金光一簇簇金芒像流星坠地向岩激射开来“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我是要成为完美之神的男人。”气流四窜,岩的周身银光闪闪起来如波如涛如若要个比喻的话那就是海洋中游动的鱼群鱼鳞在阳。

    光下波光粼粼“看那是什么?”有人眼尖惊叫道。“什么?是银针,是银针!太惊人的量了!”那游动的银针像游龙般在岩的手里舞动起来“去”天地下起了银色的毛毛。

    雨它们有的穿透了打散了华盛的元液,有的则受反作用力向四周乱蹿。“卧槽,快趴下!”场外的围观者吓得脸都绿瞧那一群群的银针心里就发毛心里粗暴一口把岩的祖。

    宗问候了个遍一时间场面混乱一片正是暴雨梨花开天地皆寒光不知结局若何且看下章分解。

章节目录

血战三界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缥缈真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血战三界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