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街古旧上面的落雪每夜总会扫了又扫,奈何就和这江湖的恩怨一样,是怎么扫也扫不干净,雪到最后还会化,可刀光剑影却是注定不会消的。就像今日,积雪昨夜虽已被扫在道旁,可阴沉沉的天空如今又开始散散落落的飘着雪了一直落到了傍晚一块块粗。

    糙的青石板在这阴冷的天光下仿佛似那墨玉般,沉的让人心发慌,远处已有鸡啼声传来,不知是谁家的黄狗撒欢似的在雪地里留下一个个梅花般的脚印不时吠着跑。

    向远处浅河的石桥上只是,有一条街却充斥令人窒息的静寂,寂静的仿佛抹去了周遭的一切声响,就连酒楼那些饮酒畅谈的江湖莽夫此时也小心翼翼的沉息屏气的瞧着忍。

    着砭人肌肤的冷意生怕惊扰了雪中遥遥静立的两人。很是俊俏的锦衣少年望着对面无甚出奇的书生冰冷道“若你绕过“保定城。

    ”我自是不会与你为难可你偏偏走了进来,更巧的是,居然让我撞见了。”他那一双满是傲气的眼睛随之落在了书生左手提着的剑上眼中霎时流露。

    出了不加掩饰的占有欲“好剑,归我了。”若论容貌,这少年已算得上是俊美姿容可坏就坏在此人双眼冷冽孤傲双唇微薄看。

    着便是那般心比天高的人书生面容平静,甚至显得有那么丝柔和以及不加掩饰的疲累他已经有三日不眠不休了看着这个当。

    街拦他的少年他语气虽平淡,可内容已是杀机尽露“是吗代价可能会很昂贵”少年紧紧的瞪着书生他冷笑连。

    连“你不问问我是谁?”书生掸了掸肩上的落雪,语气毫无波澜。“没兴趣。”少年脸色立时变了,双肩气的发抖他咬牙厉声道“找死”雪依旧随着风漫无目的的落着。

    可忽然间就在少年说完这句话后,他脚边的片片积雪似乎被一种无形的劲气震得粉末般四散飞扬接着寒光一闪手中只听得传来一声清越剑吟。

    之声只见那少年郎单足一顿,手中长剑已如“长虹贯日”般直刺而来。长街青石上的积雪霎时如被分开的白浪被一股锋锐气劲挤到两旁这一剑非但来势。

    奇快而且剑气激荡凌厉无比,旁观者只觉得一双眼睛已看不过来,竟似追不上那剑光,目不暇接。快剑确实是快剑四丈三丈两丈直到二人隔了不过半丈少。

    年手中的名剑便已破空而来,直刺书生眉心,所耗费的时间绝对和寻常人走一步所用的功夫相差无几在众人的注视。

    下只见那剑尖似已快要触到书生眉心,相隔不过两寸,一直静立的书生终于像是从出神中醒了过来,脸颊侧开的同时右手屈指一弹其剑“叮”一剑刺空少年本想横斩而。

    出只是他的剑快那人的手指却更快,快的不容他变化,快的没人看清“咄”手中名剑忽感一股沛然大力瞬间脱手斜飞出去没入长。

    街旁的一根木柱上只余剑柄在外。猝然,少年的脸一下像是失了血色,苍白的好似他身上的锦衣好似那地上的积雪因为那弹开他剑的手指如今。

    正落在他的眉心上很轻轻的就如落雪一般,但他绝然不会去怀疑结果。对方既然能弹开他那全力一剑又如何不能点破他的头颅感受着眉心似有温热滑落他的。

    脸更白了他的心跳在这一刻近乎停止,他有自己的傲气而他之所以傲是因为他不仅是当今武林名望极盛的“藏剑山。

    庄”少庄主更是当代第一剑客“天山雪鹰子”的唯一弟子。可他再傲,也始终怕死“好快的剑”少年的语气有些不稳微微起伏似在极。

    力压抑心中的颤抖他看的是书生的手指,说的,却是剑。迎着书生仍旧如一口古井般的平淡眸子游龙生惨笑了一声而后慢慢闭上了眼睛。

    他无法说出屈膝求饶的话败,也许丢失的只是命,求饶丢的却是尊严。然而,他站了许久许久这一段时间可能对别人来说很短但对他却是前所。

    未有的漫长他在等死只不过,随着耳畔的风雪呜咽声携来一道平淡话语后,他是蓦然瘫倒在地而那书生也已孤身消失在了雪幕中“去请你师父吧”……西。

    门外有间“沈家祠堂”只不过随着祠堂的主人退隐海外后,这个祠堂也就日渐破败了起来,到如今已是杂草横生残垣断壁祠堂里面不时传出干柴烧的“噼啪”炸开的声音。

    而火堆旁则是坐着一个衣衫单薄的少年,晚风刺骨如刀,不停的将雪卷了进来,可他就那么独自坐在冷冰冰的石板上动也不动少年眼神锐利的如同刀子像是透过一堵堵墙。

    看向这保定城最繁华的地段,因为“兴云庄”在那里李寻欢也在那里他今日去过可惜却无法将李寻欢带出来。

    更无法与那些一个个披着“大侠”外衣的伪君子说个明白。身旁虬髯大汉是紧握双拳来回走动,听到阿飞说了今日发生的事他只能恨声说道“我早已想到就算你。

    杀死了梅花盗那些所谓的“大侠”们也绝不会承认的,一群野狗若是看到了肥肉,怎肯再让给别人”那名叫阿飞的少年此时才垂下了目光他沉声道“。

    就算你告诉了我我也还是要去,只因我非去不可!”铁传甲闻言一叹“你可是已看清了那些“大侠”的真面目?”少年默然不。

    语半晌才缓缓道“今日我才发现,原来江湖最锋利的不是刀剑,而是一张嘴,可以反转是非颠倒黑白”一个月的时间不算长不算短却足以令一。

    人身败名裂从兵器谱上的“小李飞刀”变成如过街老鼠般人人喊打的“梅花盗”。而他还不到巅峰,自己还有缺陷亦不能无敌于天下但他在等等一个自南向东赶来的人虽然。

    只有寥寥数面之缘甚至一字不曾言过,但既然大哥“李寻欢”能和他共饮一桌他便没有理由去怀疑他宁愿相信与他相似。

    的人也绝不会去信那些满脸温笑的人。若那人值得大哥相信,他自然会来,幸好他终于赶来了风雪中伴随着一声声踩踏积雪的“咯吱”声一。

    道身影正直直的走了进来虽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但可以从他满是风尘的脸色看得出来他赶的很急甚至多了丝疲累书生不发。

    一言走进了“沈家祠堂”他看了眼火堆旁的虬髯大汉和冷漠少年便径直走到了火堆旁坐下而后已是闭目调息恢复内力祠堂之内至此寂静无声。

章节目录

抱剑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梦入秋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抱剑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