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席上除了张焚其余诸人脸上都没什么表情,显然是早有默契。耳中柔柔声音响起,“龙山五派里精英弟子组建帮会,打听、刺探的人不少。这几天里,小妹等人分头清扫,擒拿奸细二十八人。狂风师兄决意一体斩杀……”张焚微微点头举杯遥遥致谢传音来自袁、戚两女方向分不。

    清是谁声音一颗颗人头一汪汪新鲜血液。剥开表象,这里是一个比穿越前的商业社会更加残酷的世界。张焚心理承受能力还算够强亲眼看着手起剑落一个个人头落地还是极为。

    不适胃液翻腾一直顶到胸口。他不敢开口,生怕一张开嘴就会呕吐出来这种感觉比起新闻里电影中看见血腥场景。

    恐怖千倍尽管只是简简单单的手起剑落,比起限制级影片的花样杀人乱撒血浆不知朴实多少造成的冲击却更为强烈张焚勉强忍。

    住恐惧和呕吐的欲望脸色只是稍微变化,已经足够说明他心性强大。看见张焚脸上变色在座数人脸上同时露出轻蔑笑容心道“刳山张。

    焚不过如此”狂风道人轻抚黑须,心头微微放松,旋即想深一层,“不对!刳山张焚成名时间不短不该是见不得血腥的人莫非他……机敏如此看破。

    我的安排还是有人向他暗通消息?”目光狐疑,看不出端倪。眼下情势,容不得他多想。事先安排好的俘虏被一个一个押上顶层狂风道人一声声斩字出口一颗颗人头落地一人。

    砍一人抓斗大的人头在宴席前垒砌起半人多高。时间仿佛过去很久,又像极快。楼下俘虏渐少,只剩下最后一人张焚松了口气右手微微颤抖连忙放下端在唇边掩饰的酒杯。

    一场杀戮让他几乎抬手的勇气都没有了。淡紫楼上神念交织。张焚神念扫过最后一名待斩的修士,身体忽然一震“王释远”正被押上九楼最后那人熟悉的样貌身。

    材和三年前比较只不过换了身衣衫和兵器。不过,纵然记忆会变得模糊容貌可以造假可是那道隐隐勾动刳山大道诀的真气。

    如何瞒得过他“云水十方真气!是水云山的王师兄!”接近三年以前正是在水云山万山大会上张焚崭露头角而正被押上楼来。

    的青年修士分明就是水云山内门弟子王释远!“怎么回事?水云山会派出内门弟子刺探龙山五派唔倒也不无可能”水云山对龙。

    山区域觊觎日久刳山宗的建立实际也是这种觊觎的表现之一。只不过年深日久,刳山宗在龙山站稳脚跟之后态度有所变化而已说王释远是奸细绝非不。

    可能“可是我怎么办”张焚心中大急。刳山宗、水云山将断未断。一方面借助水云山成为龙山五派之一另一方面还要凭借龙山五派抵挡水云山的控制每逢大事。

    有静气张焚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分析利弊。以水云山和刳山宗的特殊关系,王释远他必须保下。可是保下王释远……张焚看向主位上的黑须道人狂风举杯遥遥致意。

    眼神意蕴深远“狂风道人和我争的无非是五派年轻一代的领导地位。保下王释远,我的声望大跌胜算就没几分了看着王释远被斩杀水云门交待不过去。

    刳山宗也交待不过去少了水云门的支援,刳山宗在龙山五派里的地位也会下降,两边都是不利呀!”看着上首道人别有意味的眼神张焚恨不得举杯砸他脸上对死人。

    的恐惧不知不觉消失大半楼梯声响,脚步越来越近。王释远被禁制修为,不知道楼上都有谁人,见到张焚,连忙大声呼救“张师弟救我我是水云门的王释远啊”众人尽皆。

    震惊张焚一时不知道怎么做,虚与委蛇,同狂风兜着圈子。狂风道人也不着急几句话过后楚柔忍不住道“这位……是水云门的师兄恐。

    怕是狂风你误会了吧”一句话出,张焚顿时醒悟,嘴角微微翘起。目光掠过,除了楚柔以外袁妙真、戚南晴、单宏邈眼中深处各自惴惴不安其余人等。

    表现更是不堪像是没有料到狂风道人竟敢向水云山弟子动手。白蒲陈家,西洛城徐家两名小世家出身的修士眼神游移仿佛随时会御剑出逃只有巫。

    马乐天面色不改桃花眼色迷迷瞥向袁、戚两女。“我在纠结,可要是我放手不管狂风真敢杀么”水云山弟子不同之前杀的散修、世家。

    子弟龙山五派合共占据一条灵脉。水云山、水云别府却各占一条灵脉,单单本宗实力就超出龙山五派总合一倍支脉别传东湖剑门、铁云派、铁山宗连。

    同刳山宗都是一方霸主水云门对各支脉别传也不乏影响力。狂风当真敢杀即使他敢在座其他人也不愿意左右不过是一点面。

    子的事修真世界最终看重的还是实力。刳山剑诀升级到出神入化,别出机枢张焚自信实力强过狂风这就不是坏事说不准可以先反着刷。

    一波点数等到打败狂风道人,再刷一波点数。“狂风师兄想必是弄错了”一念升起张焚气势顿生不去看地板上还未完全。

    凝结的鲜血和堆成金字塔形状的人头,起身扶起王释远。啪嗒啪嗒,两手用力,绳索寸断。张焚扶住王释远坐到自己席前见他出手楚、袁、戚、单包括狂。

    风道人眼中都闪过一抹轻松。同样不出所料,局势果然向着指责张焚的方向发展张焚心中暗暗冷笑“通过刳山宗同水云山的关系打击我的声望。

    可是修真者的声望真是来自谁和蔼可亲,谁大公无私”众人情绪强烈波动可惜人数太少点数终究不多张。

    焚心里遗憾“这样看来想要多赚点数,短期行为还是不靠谱。不到这里发生的事传播出去反转就发生了名气大了才是根本”双方有意推动情况。

    很快到了用飞剑说话的地步。张焚伸手一指,乘黄剑腾空飞起。“狂风师兄,请指教!”狂风道人黑髯一甩正要搭话淡紫楼上忽如其来传来一个声音“张师弟这一。

    场还是让给我吧”其声如玉,其人如龙。淡淡的白影一闪,一名白衣玉带,仿佛画里仙人的温文公子出现在楼梯尽头没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怎。

    么上到淡紫楼上的“什么人?”楼上一阵大乱飞剑出鞘法宝放射出各色光芒“大师兄”王释远眼睛流下泪。

    水“司徒……师兄……”张焚犹豫叫道。来人正是水云山当代大弟子司徒尔雅真真正正的天纵之才三年前万山大会时候张焚同他有。

    过交往水云山万山大会与春明门莲粥宴相差仿佛。只因水云山势力广大,声威远播需要维系的关系更多为门下弟子搭建的舞台更大万山大会。

    不止比莲粥宴规模更大举办也比莲粥宴更为频繁。间隔只有五年,司徒尔雅、张焚两人正是先后两届万山大会上英才第一论年龄司徒尔雅小了张焚七岁可是。

    比他还要早上一届在万山大会上夺魁。论身份,论资历,张焚都要叫他师兄。“原来是水云公子当面!”狂风道人起身缓缓说道“天下万事绕不过一个理字水云山固然势大。

    可我龙山五派也没有任人窥探的道理!”“哦,那又如何”“风雷观狂风领教尔雅公子高招”近年来様姝古陆。

    和张焚、狂风等人同辈的修士渐渐崭露头角。其中春林山方天歌、落日门海金元、香雪海王无施以及司徒尔雅四人出身来历修为资质同辈无出其右。

    合称四公子如果说张焚等人是一山的英才,四公子就是冠压様姝的青年修士司徒尔雅人如其名斯人如玉温文尔雅“你还不配你们一。

    起来吧”修长五指握住长剑挥扬,云光灼灼,水汽迷茫一道青华剑气直取狂风道人紧接着司徒尔雅掌中长剑连连闪烁。

    长虹飞舞五彩斑斓红、黄、白、绿、黑,五色剑气飞射纵横。剑不离手却仿佛同时发出十多支飞剑在场诸人除了张焚、王释。

    远外人人有份“欺人太甚!”狂风咬牙怒吼,右手一挥放出身后同名飞剑左手里拂尘长尾高高扬起化作万根银丝向司。

    徒尔雅刷去他手上一拂一剑都是祖传的法宝。透过系统界面看去,宝剑和拂尘上赫赫一片深红故老相传数万年前様姝妖魔横行勾陈上宫天皇大。

    帝下界伏魔降妖在下界所收的风、雷两名随身童子,就是风雷观创派祖师。其中风侍使狂风剑、荡魂拂雷侍用奔雷环、闪电刀狂风道人手中一拂。

    一剑虽然不是数万年前的原版法宝,也是风雷观传承多年的法器,足有四阶上品剑上狂风拂尘发出的动摇魂魄的力量落到云水剑光里面。

    仿佛石沉大海司徒尔雅,水云公子的大名狂风道人早有耳闻他自持同为神光高阶手里又有两件四阶法宝虽自认下风。

    也不以为有多大差距正面交手,手段尽出仍然撼不动司徒尔雅云光淡淡烟水缭绕的剑气心中不由焦躁。

章节目录

修仙小助手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万自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修仙小助手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