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按诸位前辈的意见办吧!”张焚无可无不可。在场众人分别来自几个家族,既然定了暂时静观其变,安排防御等等杂事用不到张焚烦心,劳、胡等人吩咐下去,各家族中自然有人执行,井然有序。防御范围被扩大到整片西方山区。十多名年轻弟子分批分层次御器飞行前出哨探行事作风比不上刳山弟子严谨在这。

    个世界也不算差不过比起前世见识过的豆腐块、分列式完全不能相比。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他们只是出身世家的修真者并非军队“想的很美那股神秘现场的主使者真有那。

    么‘纯真’消灭不了小空间里的其他人还辛辛苦苦消磨宫殿外围的防御,等着给人送菜”对于几人商量出的“妙计”张焚其实不看好不过到。

    底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他心中也还没有定论。“过往我的人生经验,性格形成都是在相对友善的环境下磨砺出来的那边固然对我这个孤儿不算友好可是比起这。

    边算得上是天堂了用和平环境下养成的处事谋略,处理这边遇到的问题难免不够果断”心头提醒自己可是性格作风。

    处事手段哪是意识到就能改的?其实这也是他自己没意识到。不久之前破屋而出,连杀六名雪域大和尚的辣手,哪还有半点和平年代的样子改变已在不知不觉间发生只是他自己。

    还没察觉思索许久终究还是一片犹豫。“关我屁事!决定是他们几个做的,到时候先死的也是那几家的子弟晚辈凭我本事又不是想得到什么保我自。

    己闯出去想必不难做到大不了就不管什么龙山五派领袖龙山!”龙山五派领袖龙山这不是什么空话而是一个事实同样道理由。

    于这个事实存在五派头面人物在必要的时候,也必须撑得起来。从理智上从对未来的预期上分析张焚希望自己能够完美扮演刳山宗。

    真传大弟子的角色可也不会有为此舍生忘死的念头。必要时候,保什么都没有保命重要!一念至此,心间反而轻松张焚大笑一声御剑飞起峰顶红光大盛“盟主往哪儿。

    去”山腰间劳雅健扬声问道。天空上传回一句“我去去就来。”一道红霞飞掠,没入众人所在高峰之前的一道山岭深入……铮铮铮铮红霞飞舞血光连闪。

    一声震慑山林的咆哮原本该是惊天动地的王者怒吼现在却充满穷途末路的无奈五恐惧一头体毛根根油亮仿佛钢针。

    一般的斑斓大虎推金山倒玉柱,仆倒在悬崖边的岩石上张焚紧追着御剑飞来伸手一招抓取猛虎元灵“运气不错。

    ”算上这头斑斓大虎他手中已有四神通,八神光,十二元灵用以推演第二变以后新出现的问题完善第三变功法大约是够了。

    原本以为古通天、金孔雀建立的宫阙附近妖兽会少。却想不到,这里高品质的妖兽,反而比毒龙涧里其它地方更多搜集到足够的元灵张焚御剑飞腾重归高山之巅。

    既来之则安之不管外围群修忙些什么,只管盘膝而坐,让心灵平静下来。头顶风吹树动满树松针沙沙作响云层下方蒙蒙的灰色光辉透过松叶间的缝隙照。

    落下来仿佛最黯淡的月光,在地面形成似有还无的斑斓。《龙蛇九变》第三变的功法一点点被修正完成两变之后才发现的问题得到解决推。

    演功法的间隙身体在第二变的基础上继续强化。天然的,来自妖兽的材料比不上经过炼制的丹药药性平和容易吸收却一样可以使用一大口咸腥的。

    猛虎精血从口腔进入食道身体、细胞仿佛干涸大地受到雨水滋润,筋骨、肌肉茁壮发展,一身暗黑能量蠢蠢欲动张焚一面欣喜一面加紧运转真元用“刳。

    山大道诀”把身体自然产生的“元气”,纳入丹田,纳入自身成熟的体系。“看来第二次蜕变后的身体还有很大强化空间啊”他想了一下举起皮囊。

    将剩下的虎血一饮而尽前次闭关剩下的丹药,和狩猎得来的副产品——妖兽身体精华部分被他当做食材一点一点烤熟吃进肚里期间。

    除了劳、李、石、胡几个家族子弟,另有一些误入这座小空间的龙山修士被带到面前拜见他这位联盟之主也有人拿些事务向他请教一个世界身。

    为刳山大弟子一个世界打拼创业建立自己的公司。融合两个世界经验处理日常杂事轻而易举妥善周到的处事简单明快不饰虚文。

    的作风颇受一些中青年修真者喜欢。几个家族老祖也乐于见到家族晚辈与张焚交好,暗中推波助澜。人来人往几天之内把他选定的清静所在变成山峰上最是热闹的地方好。

    在他身份地位都不是修真世家里的后起之秀能比,只要他流露出独处思索打坐调息的意思聚集在他周围诸人便会识趣离开失去日月星。

    辰灰蒙蒙的天光给小空间里的景物镀上一层别有风味的色彩暗淡的光辉让一切都仿佛笼罩在黄昏过去夜幕刚刚。

    降临的时间段上又像山雨欲来。晦暗的天色,寂静的山风,格外引人忧思吹拂过身体的风力渐渐变得强劲一股强韧暴烈的气息在不远。

    地方游荡张焚停下拳脚步伐,面向远近徘徊的气息,抱拳道:“蓝前辈大驾光临,不知有何指教?”“张公子不不是……盟主我……”不十分遥远的地方蓝元道显。

    出身形飞掠过来一张老脸充满慌乱,还带着犹豫,给人不知该怎么组织语言的感觉。“前辈有什么事吗”吞吞吐吐了许久蓝元道忽然抱拳一礼道“我来看看盟主有。

    何吩咐”这段时日张焚修行不是参悟推敲献祭得来的功法,是否还有不够清晰,或者需要修正的地方。不然就是活动身体消化吃进的妖兽血肉适应强化过的身体素质“龙。

    蛇九变”被他改造成一门纯粹外炼身体,只涉及血脉、进化的神功真元内息体系还是原本的“刳山大道诀”不打坐练气入定循。

    环倒是不怕被人打扰不过这种行为还是不值得鼓励“你又不是年轻貌美的女子上赶着凑什么近乎我又有什么好。

    吩咐你老人家的”张焚内心不快,语气便有些生硬:“不必了”话语微微一顿又道“没什么事前辈还是歇着吧有空多探。

    查一下那边面具人的动静也好。”听他提起神秘势力和面具人,蓝元道找到话题,急急说道:“公子真的以为这股神秘势力会放任我们不管就把遗迹打开吗”“前辈以。

    为如何”蓝元道急急道“之前他们不管不顾,径自攻打那半座宫阙残留的防御阵法是因为自觉有把握在打开遗迹之前把。

    小空间里的其他人清理干净。可是现在情势不同。如果他们感觉没有把握必然另生变故”“要是没有呢”“要是没有问。

    题更大”蓝元道斩钉截铁道:“要是没有变化,那些人依旧以破阵取宝为主,说明他们仍有把握将包括我们在内的其他人一网打尽至少是他们觉得有这把握”。

    说完后期待望向张焚结果大失他所望。这问题张焚不是没考虑过,闻言微微一笑道:“前辈说的固然有理可是李、劳诸位前辈也无不经验丰富想来不。

    至于想不到这点既然这么定了,肯定会有所准备。”蓝元道失望叹道:“老劳大胡他们思虑都比我缜密,可他们各有家族拖累怕就怕他们身在局中……”“好了这事姑且。

    不说前辈寻我究竟为了什么?”张焚蓦然转身,一双星眸粲粲如星。衣袂翩翩起舞,直视蓝元道双瞳。听得出来蓝元道心中有事刚才东拉西扯都不是他真正想说的“哈。

    哈哈……还是叫公子看穿了!”蓝元道大声笑道。被张焚点破他反而恢复了初见时暴烈直爽的性情取出一双八棱崩山亮银锤。

    握在手中掂量“公子可还记得和我老蓝初见面时候情景?”“领教前辈高招。”“不敢!不敢我这套‘四面八方大乱捶’比不得公子剑术神妙蓝某无礼想再。

    试试公子那天的剑法”一双重锤坠落地面,隆隆有声,岩石绽裂。蓝元道放开兵器,双手抱拳,一揖到地:“拜托了”“哈哈哈区区小事何劳前辈多礼请”张焚心中。

    隐约有个猜测“红斜”应声飞起,破开灰蒙蒙的天光,斩向蓝元道。当、当、当、当……现时他修为战力都和当时大不相同留了九成余力蓝元道才能勉强平分秋。

    色挥舞双锤上下翻飞迎战他一柄短剑。红花初绽雪花繁、铁索横江烟瘴寒、花飞叶落香残烬、断木飞天铁连城……心中有了。

    猜测张焚挥手御剑使出的全是刳山正宗剑式。在他“出神入化,别出机枢”的等级加持下不算极品的“刳山剑诀”极尽神妙变幻无方。

章节目录

修仙小助手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万自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修仙小助手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