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对”紫衣少女明媚的脸上忽然浮起一层乌云,跺着白玉玲珑的一双小脚,苦恼道“哎呀你已经可以力斩大雪山无双上人,战斗力不逊金丹真人,我岂不是又该叫你师叔“人家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才突破到神光境界,为什么还要管你叫师叔神音不依啦”这少女十四五岁年纪一张明玉似的脸庞瞳如点漆肌肤嫩里。

    透出红晕有如婴儿周透着一股艳色绝世的气息。后跟着五六名年纪大小不一修为都比她差了一个大境界的明门少女众星捧月围绕着她嘻。

    嘻哈哈“神音师叔可以叫师兄的,想来张师叔不会介意”“继续用师叔称呼也不错啊师叔侄女嘻嘻”明门魔教。

    遗风极重自己人之间不讲人关系,纯粹使用修为高低,划分高下。但对于派外之人却喜欢不拘礼数尤其男女之间只要别派高手不。

    反对哪怕是金丹真人明门弟子也敢哥哥妹妹的称呼,门派同样不会加以干涉同传承自道门正宗的刳山宗风气截然不同数月不见眼前。

    的玉神音仿佛忽然长大了几岁。不仅修为突破了一个大境界,材也变得更为可观,完成了由幼女向少女的转变容颜间绝色无双的高华气息越发明显站在栈桥之上。

    玉神音亭亭玉立一双闪亮的大眼睛明媚动人,正蕴含着少女无限风。翘起嘴角,神采飞扬,得意望向张焚如果是之前张焚还有心同她调笑几句经历了戚南晴莫名其妙的。

    一番意一次变故之后对所有明门弟子,都不由得敬谢不敏。“玉师妹说笑了就依贵派的规矩我此时也才初入神通哪里当得师妹一句师叔你。

    我师兄妹称呼就好”话语里的平淡与拒人千里,让意外重逢满心欢喜的玉神音,好像当头被浇了一冷水绝美的面容愕然瞬息变得僵硬她心中凭空生。

    出一股恼意跺脚怒道“当得当不得打过才知道本门最重实际,对战斗力比修为看得更重你要是真有金丹真人一样的战力我又何惜叫你一声。

    师叔“师侄们你们说是不是“出鞘”一口紫色晶体一样长短同“红斜”相差无几晶莹璀璨的透明飞剑从她腰。

    间的剑鞘里自行飞出掉转剑尖,指向张焚。“是”周围一群少女嬉笑声中传回一句整齐应答六支长剑乱而有序纷乱飞起以后很。

    快掉转方向悬停在紫晶飞剑左右两边。六名花枝招展的少女,一阵穿花蝴蝶似的飞舞,同她们飞剑一样整齐持剑站在玉神音后两边持剑指向张焚看着对面气鼓鼓望向。

    自己的少女张焚心中啼笑皆非。“误会误会玉师妹,大师兄不是这个意思”楚烆蓝双手摇晃,跳到两人间挡在张焚面前在明山待了十好几天楚烆蓝知道玉神音在明。

    门弟子里的特殊地位大长老面前最受宠的心头,急忙上前两头分别劝解。“大师兄”他一边打着眼色,一边扭头向张焚说道劝说张焚的话语还没出口已被玉神音打断。

    “谁是你师妹”旁边一名明门弟子凑近玉神音,向她介绍楚烆蓝份。玉神音粉雕玉琢的小脸上现出一股恍然脑袋高高抬起几乎是用下巴指向楚烆蓝道“这位就是刳山宗。

    的楚师侄吧我在同你大师兄说话,还轮不到你插嘴”神态桀骜不逊。配上她美丽的脸庞,青涩、故作姿态的样子不但不令人讨厌反而生出可的感觉按照明门。

    的规矩她硬要把楚烆蓝叫做师侄,也没什么错。楚烆蓝哭笑不得,扭头看向张焚“大师兄”张焚上前拍拍楚烆蓝肩头道“我来处理”“。

    这位据说是明门大长老旧友托付给她的弟子,在明门里地位特殊,大长老面前极是受宠”“我知道”张焚轻轻点头从楚烆蓝边走过直面玉神音和。

    她的剑阵除了玉神音外其余六名少女,都还是御气期的修为。凭他现在的修为、战力、眼界、经验没怎么把小女孩子胡闹放在心上袖袍飘飘向前。

    走去云海里无尽的云烟被一阵风吹动。烟岚雾霭白云冲上栈桥将桥面淹没周散发出淡淡银光的青年行走桥。

    上仿佛在云上行走翩翩而至,风采bi人。看着张焚英俊的脸庞越靠越近,玉神音心头蓦然生出一股慌乱带动剑阵猛然向后飘飞十丈剑尖直指张焚遥遥喝道“。

    你别过来”声调中少女芳心的忐忑与虚弱暴露无遗,显现出色厉内荏的样子来。中央高楼上一直远观这边一场好戏的人群里好几个笑声传扬飘来。

    玉神音脸上一忽然觉出自己态度不对来。板起一张小脸,呵斥一声,整顿剑阵她后嘻嘻哈哈的几名少女跟着认真起来修为虽尚不高组合剑。

    阵却别具一格数人真元交融汇聚,联接成为一体。一道杀意盎然的剑气,在玉神音紫晶飞剑上面生成心中忽然没来由的生出一股警讯张焚。

    心头一紧紧接着小助手发出警报声音“警告有危险能量聚集”不用小助手提示,他已抢先发现危险来源储物袋里透出金黄色的光芒不知是什么原因。

    被他收藏在储物袋里随携带的鼎盖,再次绽放出金黄色的火焰。另外一支剑鞘,也蠢蠢动,从虚无中凝聚起一道锋芒毕露的意境一道剑气正从无到有在剑鞘里面生成张焚急忙。

    将剑鞘取出拿在手中来自“阳天煌濛鼎”的鼎盖也跟着飞了出来,金光四,仿佛一面金光耀眼的护心镜紧贴在张焚前两件来自九阶法宝的边角配件嗡嗡震。

    动阳天煌濛鼎盖像是针对玉神音co纵的紫晶飞剑做出反应如临大敌铜盘上金黄色的火焰腾腾飞起除了上次遭。

    遇“不悔”剑鞘张焚从未见过这只鼎盖,对任何飞剑法宝做出反应另一边被他握在手中的剑鞘与鼎盖针锋相。

    对竟然似乎隐隐站在紫晶飞剑一边,对同处一袋的室友,鼎盖发出威胁。张焚不愕然。金焰飞腾原本报废一样的剑鞘里剑意bi人剑气凝聚隐约间。

    已经可以从剑鞘入口看见里面剑气刺眼的光芒张焚脸色骤变。上次挨了不悔剑鞘一击侥幸没事那种滋味实在不想再次体验况且让剑气。

    在这里爆发出来他有鼎盖、小助手护,其他人可没有。岂不是死伤惨重急切之间,脑袋里灵光一闪他急忙心中召唤小助手“给我平息鼎盖上的金黄火焰制止它马。

    上”燃烧的金焰平息下去整只鼎盖还是金光闪闪,但是已经没有火焰飞腾冒出。只是让人感觉好像突然变成为一只黄金打造的圆盘失去了直接的威胁。

    不悔剑鞘里酝酿中的剑气也化散消失,仿佛从来没出现过。整只剑鞘恢复成灰扑扑的,破烂不堪样子。“呼好险”张焚心里放下一块巨石如果不是他及时想起既然小助手可以。

    吸收鼎盖上的火焰变强看上去同阳天煌濛鼎大有关系的样子。说不准也能控制这只鼎盖,冒险一试成功给不悔剑鞘里酝酿的剑气在这里爆发出来整个山头势必死。

    伤惨重“小助手这是怎么回事”张焚伸手拂过额头拭去涔涔渗出的冷汗山风吹过只觉背后一阵清凉“哼”好几。

    分钟过去虚拟屏上仍然一个字都没出现。耳边似有还无,好像听见一声不满意的哼声。“是我刚才态度不够好了或者态度不好了还是态度不好了”面对冷暴力不合。

    作的小助手张焚无法可想。这段时间以来,他也逐渐摸清。三火合一以后小助手越发的人化变得越来越像是活着的伙伴而不是。

    机械的智能很多事有商有量,可以在许的范围内,主动给出建议让他受益匪浅通常也不再使用扣点数之类的手段唯独一样。

    不好更加人化的小助手变得会发脾气。有时候,像个小女孩儿一样,心时晴时,动不动不理不睬,很不好哄好在好奇心也像个孩子一样的重保持静默的时间通常不会太。

    久遭遇过几次“停机”张焚已经总结出经验了眼睛里看见对面原本气势汹汹的玉神音脖子伸得老长小脸上。

    充满好奇他心里忽的闪过一个念头“这两个家伙的格倒是十分相似”见张焚目光看来向她招了招手玉神音。

    将脸一板负手踱步矜持的缓缓走来,问道“你又认得我了”“别闹”头发被张焚揉做一团玉神音不满偏头跳开很快又压抑不住心中好奇凑近。

    悬浮在张焚前的鼎盖伸手敲击两下“这是什么东西”。

章节目录

修仙小助手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万自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修仙小助手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