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你我一日之约可还没完哦?”江上忽然一个声音叫住张焚,众人心里暗暗吃惊:“谁这么大胆,竟然还敢打搅这位?”到了这时,不是太愚钝的,自然人人都想得到。什么“定国公威武”,什么“师太神威”都是狗屁让先前气势汹汹将江上众人视若无物的两。

    人仓皇退去的分明是这位今日接连留下好几首传世佳作的蓝衣青年。再没人奇怪他如此文采为何会默默无闻只在心中纷纷赞叹“果。

    然仙人风采”听见有人打破江上沉寂,不由得齐齐惊讶。文丰江上三朵鲜花之一的金雀花正俏生生的站在舟尾乘风破浪向着张焚离开。

    的方向追去众人看见惊讶又变成羡慕与佩服。羡慕她有这份机缘,佩服她果断行事的勇气。“你不是说不能仗着一两分修真手段就横行无忌吗”原本不打算再同。

    她耽搁下去的张焚闻言忽然改变主意,停下脚步,等着她驾船追上含笑问道站在随波起伏的轻舟上金雀敛衽一礼“一。

    两分修真手段当然不足以横行无忌,公子这般本事,却足以震慑虎王,让小女子真心钦慕”“哈哈~说得好说得好”蓝影一闪踏水凌波的伟岸青年。

    忽然折返出现在金雀身旁蓝衣铁臂,揽住柔柔折柳。一双青年男女好似神仙眷侣沿江放舟而下直到两人背影消失在落日。

    余晖里兰信河水同文丰江交汇的水面,才解除了压抑,各种各样的议论声,同时爆发出来。有了这么一段“仙缘”不论金雀姑娘能从那位手里抠出多少好处至少有一点可以。

    确认今日过后金雀花的名声地位,必然还要提升。哪怕是国朝天子外来仙师要想动她说不得也要顾忌这一层关系……星河。

    耿耿月暗灯微雨疏风骤,梦如春水。长河渐落晓星沉,天边风吹云动,小院里花枝轻摇。海棠花瓣上露水未干乱蕊透出鲜艳的红虽说无香在清冷的晨风中却仿。

    佛有幽香暗送原本春日野游,略施手段,挟持了文丰江上最出名的船娘作陪张焚并没有打算要做什么听闻到“南晴”两。

    字见到她的家人心旌动摇,情绪上产生了第一个变化。然后被戚锦一句“姑奶奶”坏了心情情绪又是一变“十岁上山拜入宗门至今四十余年可不该。

    是‘姑奶奶’一辈的人物了?想我也到了差不多能当爷爷的时候了……”用他自己经历推算戚南晴被戚锦称作“。

    姑奶奶”不足为奇昨日心中不适,来得毫无道理。“总之是我虽然接受了前身的一切思想内核起主导作用的还是地球。

    上的‘我’吧”张焚心中不胜唏嘘。不过,经历一夜舒缓释放,唏嘘也仅是唏嘘早早起身心情颇好院外脚步声响人未到香先飘来金雀领。

    着两行仆役布置好早晨餐点,来到张焚身前屈身一福,引着张焚进入暖阁种类繁多的点心摆满了三张圆桌姝各地仙门。

    以及六国朝堂仍在坚持分席的时候,民间已开始流行圆桌。“早上为您准备了白汤脆鱼面、蟹黄汤包、千层油糕……都是御膳房大师傅的手笔比起昨天。

    的福春楼、金柏楼手艺更胜一筹哦~如果公子中午不走,还能够品尝天香荷藕、佛手芽姜、蟹粉狮头、紫檀虎尾应有尽有都是选。

    用专供宫中的极品食材”“要是晚上我还不走呢?”张焚调笑一句。得到金雀提醒他才注意到早晨摆盘的仆役已经从金雀侍女换成。

    大廉服饰的太监见他目光注视,领头内宦首领上前一礼,问候过后,道:“张公子,敝国天子有意邀公子进宫叙话不知……”“不必了我受师命而来。

    尚有要事在身你认得我”为首太监恭敬答道:“两年以前,张公子的画像已被在敝国皇宫。数日前春明山上消息传来公子相貌龙山六大国想必已经传遍深宫了”面。

    对张焚拒绝不急不躁小小隐蔽恭维一句,追问道:“敝国天子意欲上门拜访,公子……”张焚再次婉拒领头太监也不纠缠行礼退下临走前躬身道。

    “天子已降召命禁止京城之内,任何人打扰张公子清净。若有所需,但可由金雀姑娘转达。大廉虽然国小民贫物产有限也愿量敝国之物力,结公子之欢心“但有所请无。

    不应允”这句承诺含义大不相同,张焚不禁讶然。龙山六国里,西廉领地最小,不过商贸发达所占底盘都是西海沿岸富庶地方所谓国小民贫不。

    过是句谦辞身为六大国之一,再小也小不到哪去。至于物产有限,倒可能是真的。低端资源大廉不缺,张焚也用不上他现在需要的资源在龙山五派内部都受到严格控制。

    留给六国的份额就少张焚思来想去,也想不到有什么可以从大廉索取的只好含笑点头存而不论大廉皇室、朝堂也不过。

    是派人来表明态度并非决意要投靠于他,并不需要张焚明确态度。等到太监离开张焚转头望向金雀“你听见了我师命在身不能在。

    西廉久留有什么能帮得上你的,该说就说了吧。”金雀展颜笑道:“公子……”“哎~不必”阻止了金雀花的媚态张焚悠然道“该说的你就说。

    能帮的我会帮除此以外何复多言?”“好狠的心肠~”金雀花半真半假,幽怨一句。见张焚坐在椅上仍是一副懒散悠闲无动于衷的样子才正色道“金银。

    钱财我不缺人脉靠得住的时候是人脉,靠不住的时候,说不定就成了催命符伟力归于自身唯有修为才是真的“公子出身刳山嫡传如。

    若能有教我金雀感激不尽!”“哈哈哈!”张焚大笑三声,“你也知道了吗”昨天夜半缠绵金雀花还在试探他的来历今天一。

    早竟然说得出他是刳山嫡传……“想不到公子是这样的大人物,大廉天子也要巴结。早知如此金雀就不打听了~”说完掩嘴轻笑“你所练武功源头其实。

    来自‘涡卷潇湘成丹诀’虽然几经变化,删减、简化,仍然依稀可辨。我就传你这一门丹诀吧。以此为本。至于体用……“要嘛是龙山散修中流传的‘三才剑诀’要嘛就是。

    我自创的一路‘沧海流波剑’。你考虑清楚,自己挑选一样。”“不需要考虑!”金雀上齿咬住下唇,娇俏的眨巴眼睛瞬间做出决定“自然是学公子自创剑诀”张焚传了。

    她“涡卷潇湘成丹诀”又教她前半“沧海流波剑”。倒不是张焚小气这门剑诀至少需要神光修为才能学得完全以金雀不到御气的修。

    为只学过简化再简化道诀的见识,短时间里,能够掌握前半,已经是她极限。“来日你把‘沧海流波剑’前面半篇掌握完全可以到刳山找我学习后。

    面一半”抛下句话张焚御剑起身。一道剑光穿云而起,瞬息已经飞出新京城那,比“春云明光生灭两相神魔阵”简陋不知多少的防护大阵飞出数十里外一路悠游继。

    续向前经过了昨天的洗礼全方位得到放松,心情莫名好转,精神都变得振奋。御剑横空,不足一刻时间,就飞出五百多里驾临西海之上“张公子~张公子~”海面上传来隐约的。

    喊叫张焚循声望去海面上,一片船楼桅杆帆影林立随着喊叫声音一排号炮升起蕴含着天地灵气的一枚。

    枚彩色光弹顺序升上天空,在高空上炸开。火树银花,一片繁星火雨飞得最高一枚光色尤其不同“碧水阁的求援信号。

    ”张焚心里念叨一声微微变换方向,向着号炮升起的地方飞去。船队上升起三道人影三名甲胄齐全的将领御气从船上飞起缓慢向着张焚移。

    动“敢问前面可是刳山宗张焚张公子?”相距还在一两里外,当先那名武将已经大声询问起来“是我何事”“碧水阁外门弟子大廉。

    西海水师管领魏兴怀参见张焚公子!”见面确认过身份以后,迎面飞来三人,说出一番话来。魏兴怀、隆俊豪、吉飞章前后到来三人都是碧水阁已经出师了的外门。

    弟子一同在大廉水师效力。由姝古陆最西边的海岸线往外推万里之外就是乐平龙君管辖的水域沿岸万里之内。

    的浅海所属不清多方势力混杂。既有璃浮散人这样散修中的高手,也有西廉等实际听从龙山五派调遣的海上势力更少不了龙君部下。

    正因如此才养出了王船帮,这样敢于直接攻击碧水阁九环屿的海上巨寇张焚离开新京不久大廉朝廷同碧水阁系统之间的联络法阵。

    先后收到三条传讯其一是河汉真人身边随行弟子霜飞雪代表河汉真人由碧水阁一座下院发出其二来自相隔不远的另。

    外一处碧水阁通讯节点最后一条直接来自九环屿碧水阁宗门所在。

章节目录

修仙小助手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万自一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修仙小助手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