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时就懵了求助似的看向黄先生,只见他冲我眨巴眨巴眼睛,但很可惜,我没看懂是什么意思。大汉看我不说话,刀又往前顶了一点:“想他妈啥呢?老子问你怕不怕死。”我绷紧全身,突然暴起左手捏住刀背一脚踹在了大汉的小腹上面将他踹退两步然后。

    整个人跳起来一脚向他踹去。但身材跟力量上的差距是无法用偷袭所弥补的,我这一脚虽然将他踹退了几步,但他显然是在刀尖上过日子的老手仅仅一瞬间他又几步上前避开我。

    的腿一拳砸在了我的胸口随后单手拎着我的衣领直接把我给丢到了地上一脚踩在我胸口手中的弯刀也放在了我的喉咙上他脸上。

    挂着怪笑随后又问了那个问题,就是我怕不怕死。我说:我怕你妈逼,要杀要剐随便,我皱一下眉头,我就是你爹良久大汉笑着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说“兄弟刚才对。

    不住了在下胡博彦”“邱焱。”我虽不明白什么情况,但还是伸出手跟他握在一起。他说因为原始森林里面危机重重稍微一个反应不过来就可能死在那所以才会试我一。

    下而黄先生这个时候出来打了个圆场,说明天就要动身了,今晚就早点休息吧不然明天没精神反而不好话是这么说没错我发誓我真的。

    想好好休息但是胡博彦那几个人也不知道从哪找的小姐,他妈的一直折腾到凌晨三点多钟才算完事儿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不光我黄先生也是两个大黑眼圈。

    我问他咋回事他说狗日的老胡大半夜不睡觉瞎他妈折腾,整的他也一晚上没睡说到这我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一把年纪了还有这功能。

    等胡博彦他们出来之后我们几个人对了一下时间,又检查了一下包里的装备确认无误以后我们一行五个人混在那些个游客里面渐渐的往原始。

    森林里面靠去走了大概十几分钟吧,胡博彦指着一面墙说:“翻过这道墙,我们就算是真正的进入原始森林了这个景区公园只是整个原始森林的百分之一大小。

    等真正进入以后会遇到什么我们谁也不知道,所以到时候我们一定要团结,我希望你们两个能明白。”我跟黄先生对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等附近人差不多的时候胡博。

    彦冲我们使了使眼色然后他助跑几步双手在墙上一撑,身子竟然又往上窜了两米的高度,正好越过那道电网而后他带来的那两个人也像他一样翻了过去最后只剩下黄。

    先生跟我了说实话就我这身肉,我他妈能翻过那三米的围墙就不错了黄先生先是冲我嘿嘿笑了一声然后也学着他们三个人的样子翻。

    了过去我一瞬间懵了黄先生这个老头子看起来猥琐的不行竟然还有这么强的身手我是肯定过不去的最后没办法了。

    我就说如果不管我那二十八万他一个子也别想得到。可能他考虑到都已经跑到这了,万一我不给钱他就亏了所以他就冒着被抓的风险用洛阳铲在这面墙的下。

    面挖了一个两米深的坑我也通过这个坑,过来了这边。当然,这些都是在五分钟之内完成的毕竟这些电网上面都带有监控随着我们几人越发的深。

    入森林那些鸟叫声就会越来越少,我扭头问黄先生“为什么原始森林里面没有鸟”胡博彦说“鸟只存在外部而。

    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快到中部,这里处处都藏匿着剧毒之物类似于三四米长的过山风会吃人的食人花之类的反正中部是毒。

    物的天下但是……”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我们要去的地方是深处,是内部地区那个地方存在的东西是普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见到的东西。

    可能……”“诶老胡你跟小邱说这些干什么?他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你再把他吓着了”黄先生此时出言打断他不想让胡博彦告诉我我也。

    不想知道有时候知道的越多反而会越累。大概又走了十分钟,胡博彦说再往前走二百米就到中部地区了在进入中部地区之前我们几个人现在这里休息。

    一下补充一下体力免得一会儿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掉链子。坐下以后,胡博彦丢给我一瓶水跟一包压缩饼干我一边消灭手里的食物一边凑。

    到黄先生身边悄声说“您老知不知道一个雕着彼岸花的桃木嫁妆盒”我刚说完黄先生手里一哆嗦压缩饼干就掉到了。

    地上他瞪着眼睛问我“你见过这个东西?在哪里?”我说在我家,而且还被人给打开了黄先生身子都开始哆嗦了脸上有种前所未有的凝重他。

    说“这件事情还有谁知道?是谁打开的?”我说:“不算上我的话,可能有五个人知道,一个是束锦就是骗我去莲花沟那个另一个是一个女孩子我不认识她。

    但我们邻居说她是我女朋友,第三个是我们邻居林大妈,盒子就是她打开的,第四个的话我不清楚到底是谁,因为我卧室的窗台上还有一个脚印”黄先生没说话反而是一口气干。

    了瓶子里面的水冲胡博彦说:“老胡,差不多就行了吧?咱们继续赶路吧,看时间都已经下午两点了如果天黑之前找不到栖身的地方恐怕不太。

    好弄”胡博彦一寻思也是这么个理儿,就招呼着众人继续赶路。两百米之后胡博彦让我们打起十二分精神因为从这里往里面走毒物会遍地。

    都是甚至脚下的枯叶都可能是一条毒蛇。事实上也正如他所说,进入中部地区以后仅仅十分钟胡博彦就用手里的狗腿弯刀砍死了好几条毒蛇。

    突然我感觉脚腕一疼嘴里发出嘶的声音,并且下意识的弯下了腰伸手去拉裤子。黄先生一看连忙让我别动他抽出腰后的匕首挑开我的裤腿一条粗壮的。

    蚂蟥正趴在我的脚腕上吸血,并且越吸越大。我想伸手去拍掉,黄先生说啥也不让殊不知它吸得越多我脑袋就越涨得慌黄先生朝前面喊道。

    “老胡这玩意怎么弄”胡博彦一看,说:“这叫夺命蚂蟥我也是第一次见不过挺长辈们说这玩意虽然有毒但不是很烈用刀。

    刺死就行尽量不要在这块拖延,这里是一片沼泽地,虽然有枯叶在脚下垫着,但是时间一长还是会陷下去的到时候就麻烦了”等黄先生用刀刺死我脚腕上的夺命蚂蟥之后。

    给了我一根木头让我当拐杖拄着。但是我一抬头,却发现一个身披红嫁衣、以发覆面的女人站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我身子一怔伸手拉住黄先生“那边好像有一个女人。

    ”。

章节目录

活人冢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脆响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活人冢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