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当然想知道他说“我姓彭,你叫我彭祖就好,至于祖爷,哼,只不过是那个瞎子想讨好我罢了,百年之前我跟他祖师是挚友,所以这一次出现我就找到了他,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想利用我杀了你。”“既然你不想杀我那为什么在工厂的时候,你眼中尽是杀意”彭祖瞥了我一眼说“杀一个蝼蚁有什么成就感我只是想引。

    出你身后的人如果你没有很强的靠山怎么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挑衅我”我没说话而是在等他的下文他说“。

    那天救走你的人挺强的”“你能看到他真面目吗?”我问。“不能。”“其实我也不认识他,不知道他为什么救我”我说彭祖对此到没有多惊讶只是跟我说该睡觉了然。

    后他就躺到旁边那张床上睡了过去。但是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我掏出手机连上充电器以后打开了GPS定位寻思看看我这是到了哪儿了结果这一开定。

    位我直接就懵了我特么这几天竟然直接跑到了山东省?看着定位上显示的烟台市我感觉我整个人都懵了反观彭祖那老王八蛋躺在床上睡得。

    香甜我就一肚子气休息了一夜以后彭祖直接把我从床上跟拎了起开告诉我该上路了我一脚踹在他裤裆虽然顶的。

    我脚生疼但是心里得劲啊。我问他这一趟到底要去哪,为什么好端端的要跑到这山东省来难道这里有他要的答案彭祖说这次的目的地是五岳之。

    首的泰山他要取一些东西,只有把这些东西取到手才有可能去寻找他的答案,但是关于其他的东西他是一点都没有透露退了房以后他又拉着我。

    上了长途车说实话我最近这两天坐车都特么要坐吐了。车上,我一直盯着彭祖看,他脸上那些皱纹都充斥着历史感想到他跟我说过他曾参加过抗日我不由对他肃然。

    起敬他的过去怎么样我不去评论,也没资格去评论,但是至少我觉得一个能在国家危难之时,不计较个人得失挺身而出去抵抗那些日本狗的人就不算是坏人他值得我帮他。

    或者说我心甘情愿被他利用。战争给人类带来的伤痛是无法弥补的,他脸上那些伤跟炮火留下的痕迹就是证明坐在车上一直摇摇晃晃的还不停的转弯我一阵干呕几次都。

    差点吐出来彭祖看我这样,在我后脑勺拍了一下,我哇的一下就吐了出来搞得车上的人纷纷骂我彭祖倒不介意等我擦干净以。

    后他说“想不想知道我这一次去泰山要干什么?”“当然想了,我可以帮你但是前提你得让我知道你要干嘛总不能让我去死我也去吧。

    ”彭祖想了想说“你听没听过一句话,叫一命二运三风水,四书五旗六名讳”“四书五旗六名讳”我看着彭祖认真的脸说“怎么跟我以前。

    听过都不太一样我以前听的是四象五行六名讳。”彭祖说:“这只是一个隐晦的说法罢了,四象说的并不一定就是朱雀玄武青龙白虎这四个神兽而是山医卜相。

    这四本书·至于五行当然就是五行旗了,至于这六名讳嘛,就是你邱焱了,但是普通人一般只会碰到前三个但是像你这样的人后三个也会跟你的生活有关。

    联”“比如说”我插了一句。“五行旗主围绕在你身边然后我还会带你去找这个四书”“你要带我找四书”“。

    没错这四本书如果能够举起在一起的话就能够解开一个大秘密,也是这几百年来我最想知道的事情但是只有四本书远远不够我还需要第五本”“一共。

    几本”“四本但是你可以找到传说中的第五本,懂我的意思吗?”我摇了摇头彭祖可能也是想到以前的伤心事儿说不懂也没关系到时候。

    我就会知道了嗯我也这么觉得!他们这种高人说话迷迷瞪瞪的,烦。当然了我也知道这是他故意跟我聊天来转移我的注意力这样的话我就不。

    会那么晕车过了一会儿我又开口问他:“这五本书可以跟我的眼睛一样扭转时空吗”“不能但是有其他的妙用你的眼。

    睛可以让你改变已经已经发生的事情,但是却改变不了将要发生的事情,但是这几本书就可以知道吗?但是想要这四本书并不简单还要经过书设下的考验通过了自然会得到。

    通不过……”“会死吗”“必死无疑。”“我草,那您老带我来送死来了”我凑在他耳边说他哈哈一笑然后很豪气的说只要有他在。

    没人能杀的了我也没什么其他的东西能杀掉我好吧牛逼车开了一天最后停在了日照还没等我下车束锦。

    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我看了彭祖一眼,他点了点头示意我可以接;其实我也有点惊讶,这才仅仅几天的时间我对他的信任就已经上升到了跟徐老差不多的层次接通电话之。

    后束锦问我到哪儿了我告诉他我已经到了日照,他说知道这次一起行动的还有徐老他们两个虽说不敌彭祖但是加上龙尿还。

    是能带我走的我沉默了说实话自从知道彭祖参加过抗日战争之后,我对他的敌意已经消散了八成。最后束锦告诉我他们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让我先拖住彭祖我含糊其辞的。

    应下之后就挂断了电话在服务区里面的一张桌子上面,彭祖坐在那吃着一碗泡面,在他对面还有一碗泡面的等我坐下他把另一碗推到我面前“吐了。

    那么多吃点东西吧顺便我也跟你讲讲这四本书所设下的关卡。”“好”我一边吃着泡面一边等着彭祖给我讲故事但是他却一直吸溜。

    吸溜的吃着面等他吃下大半碗的时候,他才抬起头看着我说:“你应该知道人间四苦吧”我说不知道彭祖一听瞬间没了跟我谈话的。

    欲望低头吃起了面我连忙诶诶两声然后让他继续说他说“生老病死知道吗”。

章节目录

活人冢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脆响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活人冢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