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彬冷哼一声“锦衣卫小子,你要找死,好,今天我就先宰了你这个朝廷鹰犬,再清理五岳剑派的叛徒刘正风。”费彬这样的人,仗着武功高强,目空一切,除了左冷禅,没几个人能令他畏惧。像余沧海这样的一派掌门,他都没有放在眼里说得好听点费彬是杀伐果断但其实他就是草菅人命费彬在秦。

    至庸的眼中就是一个暴徒莽夫。费彬不用剑,而是直接以掌力攻击。秦至庸站着不动任由费彬冲过来费彬内力深厚比起木高峰要高出。

    不少掌力精纯霸道江湖人称“大嵩阳手”。“好掌法。”秦至庸笑着说道:“能见识到‘大嵩阳手’的高招秦某不胜荣幸我同样以掌法来会一会你”秦至庸深吸一口气。

    气血快速运转手掌成了朱红色,像是蒙上了一层朱砂。拳术修炼到了巅峰,控制气血自然就随心所欲拳术武功都是相通只是每个人施展的时候。

    意境不一样心法不一样就像秦至庸现在运转气血于双掌之上国术中叫做朱砂掌佛门中称之为朱砂大手印其实说的。

    是同一种功夫秦至庸一掌击出,动作看似缓慢,犹如推磨。掌力中蕴含着厚重阳刚的意境令人产生无可阻挡的感觉嘭二人的掌力撞击在一起爆。

    发出沉闷的响声地面为之一震。砰砰砰……费彬一连后退了七步,终于站稳了脚步秦至庸则是纹丝不动在场的人都震惊了他们。

    知道秦至庸肯定很厉害但没想到居然如此厉害,一掌击退了费彬费彬可是成名已久的人物许多的高手都败在了他的。

    双掌之下他的武功修为绝对是各大派掌门人的层次。岳不群眼神变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妻子宁中则坐在旁边小声说道。

    “师兄秦至庸的武功好厉害。”岳不群点头道:“师妹说的是。此人的武功的确强悍他怕是和冲虚道长、方证大师一个层次的高手就是。

    不知道他和东方不败比起来,谁更厉害?”一掌击败费彬,岳不群是万万做不到。费彬瞪大了眼睛,盯着秦至庸脸色有红变青再由青变紫最后吐出了一口鲜血“你怎么。

    可能这么强”费彬不可思议道,“你用的不是内力,是蛮力。没想到你小子是一个外家高手。能把外家功夫修炼到这样的境界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秦至庸是养生。

    大家善于养气他是货真价实的内家高手。但秦至庸的内力很少,他的力量,九成都是来源于筋骨肌肉,而不是内力真气筋骨肌肉的力量在费彬看来就是蛮力秦至庸说。

    道“蛮力筋骨肌肉的力量,可不是蛮力。我对筋骨的力量控制,精细入微我刚才只是用了八成力道费彬你不是我的对手你的。

    筋骨已经被的掌力所伤没有了战力。认输吧。我要抓你回衙门。”和木高峰战斗的时候秦至庸只用了六成力量那时候秦至庸想要了解木高峰。

    的内力运转奥秘可惜没能如愿。最后木高峰直接施展轻功,跑掉了。费彬浑身的筋骨肌肉酸痛使不上力气但要他束手就擒那是绝对不可能想他费彬。

    纵横江湖数十年怕过谁“想要我束手就擒?做梦”费彬嘴角带着血迹眼神疯狂面孔扭曲显得有些狰狞“。

    小子我承认你厉害但是我费彬无论如何也要完成左师兄交代的事情。”费彬是左冷禅的师弟他从小就崇拜左冷禅左冷禅做了嵩山派的掌门人以。

    后费彬对他更是言听计从。其实,整个嵩山派崇拜左冷禅的人不止是费彬乐厚、丁勉、陆柏等人都是如此左冷禅。

    的人品不怎么样但是他的武功剑法,心机谋算,在江湖中那绝对是一等一。嵩山派能有今日的基业都是左冷禅的功劳费彬他们对左冷禅言听计。

    从就不奇怪了秦至庸脸色一沉:“到了这个时候,你们嵩山派还冥顽不灵。”费彬大笑道:“哈哈,小子,你要痛下杀手了是吧你说我们嵩山派杀人不对你还不是一样杀人。

    你不过是混了一身官服而已,话说得是冠冕堂皇,其实你这朝廷鹰犬比咱们江湖中人更可恶在场的人谁敢说自己手上没几条人命”。

    秦至庸一声正气地说道“我敢。秦某修行至今,与人战斗数十回,但绝对没有杀害过任何一人。”心正意诚克己修身做人做事堂堂正正说起话来便可理直气壮要是秦。

    至庸杀过人面对费彬质问,他的气势怕是立刻就会弱了三分。自己的跟脚都不正,满手血腥还去指责嵩山派和青城派杀人岂不是笑话吗只不过秦至庸的。

    话没人相信武功那么好,不杀人?除非是圣人。费彬大喝一声:“嵩山派的弟子们听着,给我杀了刘正风!锦衣卫小子你再厉害不过是一个人我倒要瞧瞧你能不能护得。

    了刘家上下的周全”秦至庸说道:“我说过,谁都不能在本官面前杀人。”嵩山派的几十人一窝蜂地向前冲秦至庸拔刀了锵绣春刀出鞘。

    刀光闪动整个府邸好像都亮了起来。是阳光照在刀上,出现的反射光芒再加上刀意的影响令人产生了错觉拔刀的那一瞬间秦至。

    庸好像成了绝世刀客他的刀,不带杀气,但气势上锋利无比,让人不敢直视锋芒毕露说的就是秦至庸现在这样的情况秦至庸一直都。

    是以礼待人心性温和因为“温和”才能养气养生。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拔刀但此次是救人若是再不拔刀那秦至庸“庖丁解牛”。

    的刀术就没有了丝毫意义。刀气在地面上划出一道细如发丝的刀痕,几乎把整个院子分成了两半面对刀气嵩山派的弟子们本能地止住了脚步秦至庸盯着嵩山派。

    的弟子们说道“本官再说最后一次。你们还没有良成大错,现在收手还来得及谁要是敢越过地面上刀痕……秦某虽不杀人但是斩断他的手脚。

    让他这辈子不能再作恶还是没有问题。我的话说完。你们可以做出选择了”话音刚落秦至庸闭上了眼睛高深莫测起来。

    给嵩山派的人非常大的心理压力。嵩山派的弟子们,握着长剑,看了看秦至庸,又看了看前面的刀痕他们眼神犹豫不停地吞口水要不要跨过地面上的刀痕真。

    是个难以抉择的事情刘府的大门被费彬震坏,外面许多的江湖散修进来看热闹。现在刘正风自顾不暇就没有去理会这些散修人群中圆脸青年盯着秦至庸感叹道。

    “厉害真是太厉害了费彬一招被击败。划出一道刀气,就令嵩山派的人不敢上前一步要是能像秦至庸这般厉害哪怕只威风一天就是死我也心。

    甘情愿了”墨羽云山说今晚还有一更。

章节目录

儒道诸天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墨羽云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儒道诸天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