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梁太医走后桓相就一直静坐在床边,双目无神不知在思索些什么。直到夜已过半、月上中天时忽有风声,桓相才突然微动。只见眨眼的功夫,房中便已多了一人。“主子,您交代的事属下已经吩咐下去了皇上自回宫便发动了暗卫队寻找解药的下落属下命人查。

    找发现锦清之前确实同相府以外的人接触过,且她的家人也似乎在半月以前突然消失搬走。只是与锦清见面那人的尸体早已在城郊五十里外被发现是一个孤儿身。

    份一片空白似是有人给刻意抹去了一般。属下查到这里,线索就断了,还请主子责罚”那黑衣人俯首请罪始终看不清面容“萧林跟了。

    我这么多年你连这点长进都没有吗?让他们继续去查锦清家人的下落,还有,你们一定不可被皇上的人发现,注意隐匿行踪至于责罚这次便先饶了你许你一次戴罪立功的机。

    会否则回头自己去刑堂领罚,加倍!”不知为何丞相大人一改往日温和气息强势的竟让人喘不过气来“是。

    属下一定不负主子所托”“好了,你就先下去吧。”“是。”随着那人一声应答,再看原地哪还有那人身影,刚刚发生的一切就好像是幻觉一般丞相大人也不再气势凌厉“唉。

    遥儿啊爹爹该如何是好是爹爹没能护好你和你娘亲啊……”桓相一声叹息,骨节分明的大手轻轻抚上遥儿的小脸眼角眉心盛住了愁第二日清晨当丞相夫人醒来时。

    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守在床边、眉心紧皱睡得甚是不安稳的桓子余,一时间心里酸涩的难受,不自觉地伸出纤纤玉指想要抚平桓相眉宇间的忧愁谁料夫人一动桓。

    相似有所觉似的睁开了双眼,顺势握住了夫人的手。“夫人你醒啦,感觉可还好?”“我没事让相爷担心了相爷昨夜怕是没睡好不若你再躺下好好休息我。

    来照看遥儿吧”丞相夫人轻声道。“不用了。夫人,是我没能保护好你们,害遥儿遭受这等折磨也害你忧心……”桓子余一脸愧疚的握紧了夫人的。

    双手“这自然不能怪相爷的,若怪就要怪那贼人太过可恨,竟连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可是苦了我的遥儿啊……”夫人说着又哽咽了起来“夫人切莫动气相信为夫我一。

    定会想办法治好遥儿的”桓子余边说边将夫人揽进怀中只是双眼盯向远处渐渐变得深沉似在考量什么……过了。

    好一会儿便听见乐清在房门外道:“相爷和夫人可是已经起了是否现在就要梳妆”“乐清你进来吧帮你家夫人梳洗”。

    乐清站了片刻便听到相爷的声音传来。“是。奴婢这就叫人来。”说着转身去唤一众侍女前来服侍“乐清我昨日惩治了锦清你们都是与我一同长大我知道你和。

    锦清一向要好难免伤心只是她既做出这种事来便理应想到我和她的主仆情分已经尽了说到底如果不是她害。

    了遥儿我也不可能狠下心来。可是你要知道,我亦是难过,现如今我身边亲近的人也就只有你了只希望你不要像锦清一样背叛我才好……”正当乐清为夫人绾发。

    之时夫人突然如此说道“夫人,乐清不敢。乐清明白,此次锦清所犯的罪死不足惜,反倒是夫人仁慈。奴婢也是一路对您从公主称呼道夫人的自然明白夫人是念及往日的情分。

    才留有余地没让锦清死的多不体面,也没有为难她的家人。奴婢一定会好好伺候夫人对夫人和小姐绝对不敢有二心……”乐清听闻此言。

    “扑通”一声跪下“好啦,我相信你。我既这么说,也不是疑心你只是怕你觉得我对锦清太过无情了些你快起来吧。

    ”丞相夫人听闻此言温和的笑了,伸手将乐清搀起。“是,谢夫人。”“对了,近日我也没什么心情又刚刚处置了锦清遥儿还昏迷不醒相爷说咱。

    们院里也需要多个帮手一会儿会送来几个他特意选出来的丫头,带她们到了,你便直接把她们领进来便是“今日我要照看小姐其它的事就不要再与我。

    说了不是什么大事的话你就先思量着处理一下吧。你先去厨房吩咐她们做了人参乌鸡汤再给相爷送去让相爷补补身子”“是”乐清说完转身离去一同领走了。

    身后的一众侍女只留了两个一大丫鬟在跟前侍候着。丞相夫人转身向内室走去,遥儿昨晚没被放在小婴儿床里此时面色苍白仿佛睡着了般的安静地躺在床塌上惹人心疼。

    夫人用一种温柔眷恋的眼神看着遥儿,如果忽略掉她渐渐泛红的眼眶,时间就仿佛静止了般。“我的婧儿是多好的孩子啊平日里也不哭不闹看见娘亲就笑笑的可开心了总能。

    让娘亲看见你就高兴……婧儿,你快好起来吧,娘亲哪也不去就在这陪着你只要你一醒来就能看见娘亲……”“婧儿你。

    别不要娘亲啊……娘亲还有好多事没有为你做呢,娘亲还没有给你做漂亮的小衣裳还没有带你去看看相府外面的景色你还没有尝过许。

    多许多好东西……婧儿你都还没有学会叫娘亲和爹爹呢……娘亲还要守着你长大,还要给你找个好夫家看你儿孙满堂看着你幸福一辈子呢……”“婧儿你快。

    醒来好不好只要你醒过来,你想做什么娘亲都答应你……”丞相夫人这般想着越发心如刀割“夫人梁太医来给小姐请脉了想在方便。

    进来吗”就在她陷入自己的思绪之中时,乐清带着梁太医回来了。“梁太医来了快快请进来”丞相夫人急道“夫人臣来给郡主请脉。

    若是叨扰了夫人还请夫人莫要怪罪。”梁太医拱手行礼嘴上说的恭敬“太医说的哪里话还请太医仔细为小。

    女诊治”“这是自然”说着乐清便上前给遥儿细小的手腕上覆上一层薄如蝉翼的丝帕。梁太医切脉许久一言不发眉头越皱越深夫人见之心里的不安随之放。

    大……。

章节目录

相爷您的夫君已到期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兴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相爷您的夫君已到期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