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九遥想来也未曾料到她时隔多年第一次回到自己院中竟是这般情状,倒是让人唏嘘不已。“梁太医,您看小女这病如何?”桓相看着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的精致小人儿,只觉得心里酸涩的难受,自家闺女长到这么大他都未曾见过她这般伤心欲绝的模样生平第一次。

    却是如此挖心掏肺的痛苦“哦,相爷不必太过担心。郡主昏倒乃是连日劳累、身体虚弱再加上悲伤过度、急火攻心所致待老臣开服方子调。

    理数日便可好转”“如此,便有劳梁太医了那敢问小女何时能够清醒啊”桓相听闻此言一颗心也算有了。

    着落“最迟今夜若郡主清醒,还需平心静气不可过度激动才是啊”梁太医抚着胡须语重心长的叮嘱道“是待婧。

    儿清醒我一定劝她那便谢过梁太医了,竹里你随梁太医去开方子帮我好好送送梁太医”“是梁太医。

    请随我来”说着竹里便将梁太医带了下去,房中只剩下桓相和正在昏迷之中的桓九遥。“婧儿啊,是爹爹对不住你和你娘亲没能保护好你娘才让你遭受这般痛苦……你放心。

    爹爹日后一定不再让任何人欺负了你去!”桓相慢慢地在九遥床边坐下生怕惊扰了她他抬起手轻轻拂过九遥的发丝声音轻柔地诉。

    说只是却神情坚定、眼眸深沉。梁太医所说果然无误,傍晚时分,桓相正单手撑着倚在床边打着瞌睡,桓九遥睫毛翕忽间慢慢睁开了双眼许是刚醒还有些意识朦胧她侧过脸。

    只瞧见父亲憔悴的面容思及丞相夫人故去,不禁又悲从中来。是了,她怎么能忘父亲与母亲伉俪情深如今娘亲去世最难过心痛的不。

    是旁人而是爹爹啊可她非但没有顾及的上安慰他,甚至心里还存了几分怨恨,怨他怎么没有照顾好娘亲……她真的是……“爹爹您去休息吧不需要再守着我了……”她轻。

    轻推了推桓相缓声道“婧儿、婧儿你醒啦!太好了,梁太医果然医术高超……你先躺着天色不早了你饿了吧我去让初雅给你煮些粥来……”桓。

    相蓦然被推醒睁开眼看见桓九遥正一脸关怀地看着自己,顿时很是惊喜忙起身就要向外走去“哎爹爹不必麻烦了我又不是生。

    了大病没事的您也还没用膳吧?不若您吩咐小厨房做些可口的饭菜,咱们一起用膳吧。我想爹爹陪我说会儿话”桓九遥及时扯住桓相的衣袖看着桓相认。

    真道“那好那婧儿等一下,爹爹马上就回来陪你。”说着,桓相走出房门亲自去吩咐初雅让人做些桓九遥爱吃的饭菜“爹爹……”她还未言便已经哽咽这一声。

    唤的凄婉只让人听得揪心,桓相顿时眼中氤氲起一层雾霭。他忙握住她的手,却不知作何言语。“爹爹,我知道您这些日子的伤心不必婧儿少今日是婧儿不懂事还让爹爹为。

    我操心……只是婧儿想知道——娘亲是为何离开了我们?”桓九遥看着桓相,很是不忍再一次揭开他的伤疤可是她必须要知道为什么娘亲明明还年轻却如此早。

    殇“……婧儿为父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你娘她是因为难产而亡……”桓相沉吟片刻,低垂下眼睑“难产爹爹您和娘亲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那……那个。

    孩子呢”桓九遥听着只觉得震惊,虽然她与爹娘确实已有数月未曾通信但是也不至于连这个孩子都不能及时知晓“你娘亲当年生下你便。

    是难产九死一生可这个孩子来的突然,足有三个多月你娘才发现我们本想着告诉你可是上次你来信时说又。

    要离山随肖前辈出去历练我们便未曾知会你,想着带你回山、孩子出生之时给你个惊喜我本来便心有余悸并不想要这个孩子可。

    你娘她说……相府至今未有嫡子,她怎么能断了我们桓家的后发生这样的事我们谁也未曾料到原本你娘亲身怀有孕。

    之时连太医都说一切正常、你娘身体康健能够平安生下这个孩子,可是谁曾想……”桓相一边说着潸然泪下他若是知道是这样的结果那便是宁愿夫人不甘。

    愿他也不能容她将这个孩子生下来啊……桓九遥看着眼前伤心落泪的父亲,哪里还有半分当年那个手掌圭臬、指点江山的风华如今只是个痛失所爱的可怜人。

    罢了只是她却不禁心生疑惑,若照父亲所言,娘亲本会平安诞下这个孩子,又怎会难产而亡“爹爹那那个孩子……是弟弟还是妹妹他现在。

    如何”她紧张地看着桓相追问道。“你娘……给你诞下一个弟弟。只是你娘刚刚故去我无心看顾便一直有奶娘照料着”提起那个孩子桓。

    相语言又止、似是并无半分欣慰喜悦之情。“爹爹……你对弟弟可是有什么误会”桓九遥极为敏感的捕捉到了桓相眼。

    底的那抹厌恶虽然极为细微,但却真实存在。“……你看出来了?为父并不喜欢那个孩子若不是他你娘也不会早早地就离开我们你又叫我。

    如何能对他欢喜的起来我这些日子总在想,若是没有这个孩子你娘会不会就能回来了我真、我真恨不得……”说到此。

    处桓相全然换了副表情脸上满是悔恨和愤懑。“爹!你怎么可以这样想那是婧儿的亲弟弟是娘亲唯一留给我们的礼物啊。

    您别忘了娘亲是如何拼死也要将他生下的,这足以说明娘亲有多么爱他、多么珍惜他、对他寄予厚望啊”桓九遥听桓相说完一席话只觉得心。

    里仿若针扎般的痛她能理解他的想法,可是却并不支持。理智告诉她,就算弟弟死了娘亲也回不来既然如此这个孩子是娘亲用性命保下的。

    她又如何能不好好对他……她紧紧握住桓相的手,一对眸子死死地攫住桓相的双眼“爹爹就算没有弟弟娘亲也回不来的您不能厌恶这。

    个孩子娘亲在天有灵若是知道您并不喜欢这个她用性命带到这个世界上的孩子恐怕也会觉得难过的啊”桓相抿了抿。

    干涩的唇勉强望向九遥允诺道:“婧儿……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爹并没有厌恶他,爹只是、只是有些怨他你放心就算看在你娘的份上爹往后……也会好好对他。

    的”“既然如此婧儿希望爹爹能够真的做到。弟弟他是无辜的我只知道他与女儿是一母同胞想必也是娘亲最大的。

    牵挂日后女儿一定会好好照顾弟弟、护佑他平安长大——尽心尽力”桓九遥逼视桓相神情郑重而肃穆像是在说与桓相。

    听又像是……在说给自己听。此时桓相才觉得,原来自己的女儿竟然已经不知不觉的长大了这眼神竟如此凌厉骇人……。

章节目录

相爷您的夫君已到期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兴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相爷您的夫君已到期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