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时周围突然静了下来,她还正纳闷就被桓相一把抓住拽了起来,同时听见一道尖细的嗓音高声喊道:“皇上、太后皇后娘娘到……”下意识的抬眼就看见前面高台之上皇帝、太后和皇后正面带笑意的向下看着,她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这几位贵人终于到了于是忙随满殿的人一同跪下面色恭敬却实则漫不经心的道。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其实她心下倒是觉得好笑明知都是虚情假意却还要一本正经装出一副真心实。

    意的模样她都替这些人觉得脸红,还有那些皇室中人也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众位免礼今日是宫宴却也算作是家宴不。

    必拘礼”皇帝数年未见倒是沉稳了些,也是,如今毕竟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登基十数年自然也早已不再是当初那个初登帝位稍显稚嫩的年轻帝王了待众人落座顿时寂。

    静了下来说着不拘束可真正能不拘束的又有几个人?皇帝四下扫了几眼,看见桓九遥又看了桓相他们这边对面那一列一眼顿时笑道“呵看来今日果然是。

    个好日子朕的皇侄女回来了,竟然就连一向不露面的文若都来了!好好好啊!”“皇上小女半月前刚刚回京今日臣便带着她入宫向太后请安顺道将。

    犬子也一并带过来给太后瞧瞧。”桓相起身拱手道。“哦?就连朕的皇侄也带来了?在哪儿呢?快让朕瞧瞧”皇帝看了一眼桓相看上去很是欣喜地问道“皇帝这孩子在。

    哀家这儿呢方才婧儿那孩子来看我,我瞧着巍儿长得如此讨人喜欢便让她将这孩子留在了我这儿,她还不放心呢”太后看了一眼桓九遥跟皇帝打趣道说完她从。

    身边的姑姑手中将巍儿接过来抱在了怀里给皇帝看。皇帝听得此言忙凑身过去仔细瞧着太后怀里粉雕玉琢的小家伙儿面上满是喜色。

    只是桓相面带恭敬神色如常地立于阶下,眼中却闪过一抹意味不明地神色。待瞧着皇帝移开了眼才看向太后拱了拱手却依旧神色淡淡看不出半分紧张责怪“太。

    后恕罪这孩子被我惯的有些不知礼数,有不敬之处还请太后莫要见怪”太后浑然不在意地摆了摆手“丞相说。

    哪里话婧儿这孩子是哀家的亲外孙女,哀家疼爱她都来不及,又何谈怪罪?”说完,一脸慈爱的看向听闻此言坐在底下正冲着她狡黠地眨了眨眼的桓九遥顿时更觉开怀。

    “就是啊爹爹皇姥姥那么疼我,我又那么可爱,她老人家怎么舍得责怪我也就只有你整天说我哼”桓九遥看着太后含笑望向自己饱含宠。

    溺的眼神顿时一脸骄横的站起来满不服气地回嘴,看上去倒真是个被家人一贯宠爱着长大的天真的大小姐“哎呀你这孩子真是……”太后瞧着她顺杆往上爬得理。

    不饶人的模样顿时哭笑不得,“快,你上来皇姥姥身边来坐,我看你在那儿也老实不到哪里去,干脆你过来我看着你”说着她冲桓九遥招了招手顿时就有宫女加了个软。

    凳在太后身边桓九遥听闻竟还一副不情不愿地模样,悄悄撇了撇嘴,却被大多数人都尽收眼底,顿时有人在心底暗讽她不识好歹也有人暗暗担忧她被太后怪罪一时之间。

    众人脸上神色各异只是一些人还没来得及在心底得意便听见太后很是无奈地道“你这臭丫头难道连皇姥姥还敢嫌弃不成。

    还不快上来”只要是个有脑子的人都能听懂,太后这话明里是命令和威吓实则却半点恼怒的意味都没有顷刻间一些人变了脸色在心底重新估量了一番桓九遥的地位。

    也有一些人却是连牙根都快咬碎了,一双素手将手中的帕子捏得不成样子,就像坐在淑贵妃手边的齐嫚云和坐在桓相对面右相桌上的苏婉玉……待桓九遥落座在太。

    后身边之后便悄悄望向了桓相,二人私下里交换了几个眼神彼此心灵神会自以为无人发觉却不想这点儿隐秘的小。

    动作也被某人一一洞察她逗哄了几句太后,将她老人家说的眉开眼笑之后便乘着太后一脸正经的看着底下一群身姿窈窕。

    的乐坊舞女跳着些清心寡欲、毫无意趣只能用优美来形容的舞蹈的空档百无聊赖的托着腮帮子发个呆偏生她今日的运气委实不怎么好就这点。

    儿“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小心愿都不能很好的实现,想想她也觉得甚是委屈。只见那乐坊的舞娘们一舞过后苏婉玉便娉娉袅袅地站起了身一副。

    十分不好意思的模样声音轻柔地问道:“皇上,臣女斗胆想借今日献丑一番,不知皇上可允?”“哦?你可是早有准备”皇帝听闻此言笑问待看见苏婉玉点头面上带了一。

    丝笑意“既如此那便去吧。”“是,谢皇上,还请臣女下去准备一番”说完待皇上允诺她便带着一脸笑意向殿外走去转身。

    之时还不忘斜睨了一眼桓九遥所在的方向,嘴角微勾眼底透着得意却是把桓九遥闹得一脸莫名全然不懂她表演个节目有。

    何可得意之处不一会儿她便换了一身藕粉叠纱阮烟罗裙,裙裾飘摇、身姿窈窕而轻盈,很是夺人眼球就连一众皇子也大多专注地瞧着她苏婉玉见此笑得更加温婉。

    动人眼神中却写满了得意。不过她这般自信也并非毫无道理的,就连桓九遥都不得不承认她的舞确实有吸引人之处竟生生越过了宫中的舞娘去乐师弹。

    奏的琴音方起就见她纤细的腰肢轻轻转动,手中的轻纱随之扬起衣袂翩翩时而掩面而笑时而仰首自怜舞步轻盈间似有“仿。

    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如流风之回雪”之感,而最终随着最后一个音符的落下,苏婉玉凌空跃起手中薄纱回旋缠绕仿若天人以降桓九遥依稀找到了敦煌壁。

    画里飞天神女的韵致更别说那些从未曾得见敦煌之恢弘的古人了,顿时一个个如坠迷梦久久醒不过神儿来桓九遥只惊艳了一瞬表情便又恢。

    复成那副淡漠的模样只是扫视了所有人一周,本以为除却桓相其余人理所应当都是如出一辙的痴醉模样只是不想转眼却看见太子噙着一抹淡笑把玩着手中的杯盏和。

    低垂着眼睑转动手中的玉扳指不知沉思着什么的四皇子肃王。她只是心下错愕了一瞬便也瞬间想明白了过来这两位自然都是难惹的角色有这份心智自不必说于是如此想着。

    便要移开目光只是怎料中途却突兀的撞进一双眸子里,这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恍惚间竟让她有些失神她只觉得自己仿佛站在了一汪幽深而清亮。

    的潭水边潭面泛着波光可是谭中却深不见底,可偏生就是那份幽暗的朦胧的光让人觉得万分神秘想要一探究竟她微一晃神儿的功夫再去看时那双。

    幽深而黝黑的眸子便不再看向她了,只能远远望见一个慵懒的侧身倚靠在椅背上的墨发白衣的青年的背影。

章节目录

相爷您的夫君已到期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兴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相爷您的夫君已到期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