桓九遥微摇了摇头拂去心底那丝奇怪的熟悉感,而后仔细寻思无果,确定自己的记忆里并没有这样一个人后便不做他想,只当做是无意间与陌生人的一次目光交流。再收拢思绪去看时,发现这些人皆已醒过了神,七嘴八舌地小声议论说右相府的千金如何如何一些靠近右相的大臣甚至还专门向着右相夸赞了苏婉玉。

    一番此刻右相正笑地合不拢嘴却偏还要十分谦虚地说着“哪里哪里”这样的话而苏婉玉正仪态万方的站在那里嘴角噙着一抹矜持。

    的笑不发一言皇帝笑看着台下的少女:“你这丫头还真是身怀绝技朕从前便听人言右相府的小姐如何才艺双绝。

    如今一见果然如此说吧想讨个什么赏啊?”皇帝此言一出淑贵妃立时娇嗔道“你这丫头啊舞的这么好竟。

    连本宫都没见过”而后冲着苏婉玉使了个眼色:“皇上的赏赐可是不轻易给的,快说吧。”“皇上,臣女并非求什么赏赐只是想让皇上、太后、各位娘娘和今日在座的各位能。

    够心怀舒畅而已如能入了皇上法眼,那实是臣女之幸。不过,臣女倒是有一个小小的请求……”说着便抬眼直接用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

    向皇帝的方向反而不让人觉得失礼,倒是让桓九遥真心有几分佩服她了。“你且说来听听”毕竟皇帝也是什么样的人都见识得多了反而只是很有。

    些从容的发问想要仔细考量一番,并未直接应下。“是。臣女听闻,长乐郡主外出游历多年想必学得了一身好本事臣女没有这样的机缘但着实想要见识一。

    番还望郡主能够不吝赐教,也好趁机让大家都能一睹郡主的才学。”她这番话一如往日般说的滴水不漏甚至于言语之间已经极尽谦恭了然而桓九遥迎着众人望。

    过来的各色目光却仍然恍如未觉,神色淡然,丝毫看不出任何异样。一刹那的静默过后皇帝看向桓九遥试探道“丫头你意下如何啊”“好啊皇帝。

    舅舅婧儿觉得今日如此良辰,难得众位都有雅兴那我便献丑了,正好也让我爹爹知道知道,婧儿这些年可没有贪玩省的他再整日里教训我拘着我”桓九遥很。

    是爽快的站起身来看着皇帝回话却丝毫没有苏婉玉那般显得温文有礼,却平白让人一眼就看出她对皇帝的亲厚来反而让齐承安对她更觉得喜爱甚至他心下还暗喜时。

    隔二十多年今日终于又发现除了皇妹之外第二个还能够降得住桓相的人了看着桓子余一脸无奈的样子他怎么就暗搓。

    搓的觉得通体很是舒畅呢!虽然心底美滋滋,但是还是要保持一国之君威严的皇帝看着桓九遥笑的一脸慈爱不知。

    名的众人心底顿时对桓九遥的敬畏又多了一分,纷纷在心底唏嘘,这个小丫头可真是命好的令人嫉妒被太后和皇帝一同捧在手心里宠着岂不是整个南齐都能横着走。

    也怪不得是如今这般天真烂漫甚至有些娇蛮的性子,不过这般坦率倒也有些可爱当然这众人之中自然不包括桓相这般知晓内情的。

    人也不包括台下某个一直关注着她、听完她的这一番话面上冷冰冰眼神亮晶晶的某人苏婉玉看着桓九遥一开口顿时竟轻轻。

    松松地将她方才的风头抢了去、成为了众人眼中的焦点,心中很是不忿,眼神阴鸷了一瞬便又调整出一个完美的笑容道“既然如此那不知郡主擅长什么。

    婉玉也好一并做个准备希望能向郡主好好讨教一番。”“既如此,那就开始吧。”桓九遥扬起一张小脸,笑意盈盈的看向苏婉玉似乎一点儿都看不出她眼底那一丝寒光和算。

    计宫里的太监一向是办事利落的,说着是比试书画便立时抬上案几准备好了笔墨纸砚。两人在桌案前站定皇帝正跃跃欲试地想要示意开始就听桓九遥一。

    声“且慢”顿时慢了一拍,反应过来众人皆不解的看着她,齐嫚云更是不怀好意的嘲讽“怕不是不敢比试了吧也是也不看看。

    自己什么能耐玉姐姐自小研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名副其实的京城第一才女岂是什么人都能够比得上的”“住嘴你看看你说的。

    这是什么话哪里还有半分公主的样子!”只是她说着说着仍是看见桓九遥没有丝毫动怒的样子反而一副甚是有点儿可亲的模样望着。

    自己她正纳闷却终于话音刚落就听见太后严厉地呵斥,顿时愣住了原是皇家礼仪讲究的分明太后不愿出声打断她可也容不得人随随。

    便便诽谤自己的亲外孙女所以才在她浑然不觉的颇有些得意的说出这样一番话后出言呵斥此刻她才明白原来尽管公主。

    和郡主从身份上其实有本质的区别,但在皇奶奶心里她丝毫比不上这个多年不在身边的外孙女顿时颇有些小孩子心性难过的红了。

    眼眶“皇姥姥你别责怪嫚云妹妹,她对我不了解也是正常的,毕竟婧儿在外多年,大家都对我知之甚少,哪怕是有些人恶意揣测也是情有可原”桓九遥轻笑着好似方才的这一。

    番并非与她相关甚至还好心的为齐嫚云找了理由,只是这理由……果然太后听完她的话反而更加恼怒“恶意揣测哀家的外。

    孙女看谁敢恶意揣测”一双眸子冷厉的扫向下首的一群人“你是哀家唯一的外孙女整个京城任何一点儿。

    对你不利的念头哀家都不允许有!”此言一出,下面的人顿时战战兢兢,惊出一身冷汗、庆幸自己没做那个出头鸟方才是公主挨了责骂这若是换了旁人岂不是得要割掉。

    舌头“好了皇姥姥婧儿知道您最好了嘛”桓九遥看着瞬间变成怂蛋的一群人只想在心底发笑却还是直接。

    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太后身边蹲在她膝边撒娇卖乖:“可是今天是中秋佳节啊婧儿想让您开开心心的好不好”她眨眨。

    眼睛笑眯成两弯月牙看得人心都要化了。“快起来,像什么样子”太后看她这副模样忍俊不禁地嗔道却还是没忍住伸手。

    轻轻抚了抚她乌黑浓密的发。“好!”她应得干脆利落,动作也很是痛快甚至还在起身后对着太后露出志得意满的笑容道“皇姥姥。

    您等着瞧婧儿画幅画送给您!”说完,又很是潇洒地转身走回到桌案旁让太后本来要说的话直接卡在了喉头。

    最后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笑得很是宠溺“这个说风就是雨的丫头也不知这性子是随了谁”。

章节目录

相爷您的夫君已到期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兴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相爷您的夫君已到期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