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贱人就是矫情,顺着不走,非得皮鞭抽打才肯往前。朝中大臣们便是如此。而唐王和褚遂良就是唱了一曲双簧。起初,唐王想要封赏李长生为五珠亲王,却被褚遂良断然回绝了,其理由很简单,实为五珠应当说是七珠亲王如此一来众臣子们定会觉得此封赏过高。

    不应如此才是定会于朝野之上展开了激烈的反驳,无论是许王一派,又或是豫王一派,都不会让李长生的地位超过他们哪怕是持平也是不可能的此二人在朝中经营多年好。

    不容易取了一番成就总算也是建立起了自己的派系,可不想将碗中的一杯羹分给第三者因此朝臣们反驳提出了异议后再由唐。

    王李牧尘亲自驳斥他们的建议,且让他们无话可说,如此这般争执后,一二来去经过双方辩论之后最后由褚遂良出来调停取自中庸。

    之道设立五珠亲王如此一来,朝臣们不仅不会再有异样的声音反而还会觉得唐王妥协心里面美滋滋的以为自己。

    赚了便宜如此结果才是唐王最想要的。要是刚开始就说册封为“五珠亲王”。一定会引起不少人的反对,既然这样的话何不往高了说呢到头来同样的结果得来不同的反应。

    这就是“谋略”也正如褚遂良料想的那般,大臣们果然认为唐王也是臣服了非但没有反驳反而相当的开心李牧尘和褚遂良这个老狐狸可。

    是将许王和豫王的人都耍了。朝会上,李长生可算是长了见识,他听人家说起过知道父皇年轻的时候是个巧言善辩的人曾经以一人之力舌。

    战群生辩地所有人无地自容。今此看来,他的诡辩术不减当年依旧是那般的能说会道巧借小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夸夸其。

    谈的本事也着实令人惊骇退朝后,李长生本想进攻探望母后,结果,刚从大明宫中出来就被许王叫住了。“瞧王弟急匆匆的可是要入后宫探望皇后娘娘”许王笑着走来。

    不似平日那般严肃凝重李长生也不隐瞒,况且此时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道:“原来是许王兄王弟已有半月不曾入宫探望赶好进宫来便是入宫探望母。

    后再回府中许王兄可有其他事情吗?”许王哈哈笑着说:“也无其他要事,王弟立下奇功被陛下封为‘五珠亲王’身为你的王兄真是为你感到高兴啊。

    ”李长生也不傻知道他们非是肺腑之言,不过是人与人之间虚伪的客套罢了。“王兄过奖了,不过区区大武试的状元而已实在不敢与你的功劳相提而论啊”李长生。

    自谦道“唉此话便是谦虚了,你在大武试的表现,为兄可是亲眼目睹了,在我等众兄弟之间就算所有人加起来也不是你的对手啊”许王这话倒。

    也没有说假这些皇子皇孙们,有些本事不假,要是论及真本事的话实在不敌李长生的百分之一“王兄谬赞了”李。

    长生连连摆手谦虚二字还是要是念挂于心啊。“岂是谬赞此乃为兄的真实之言绝不掺假”无事不登三宝殿。

    李长生又是不傻许王笑脸相迎,更不惜吝啬自己的褒奖之言,李长生又如何不知他有要是相求呢“许王兄你我皆为痛快人要是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众兄弟。

    之间你我二人最是相熟何不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也不喜欢绕来绕去头疼的紧”“哈哈王弟果然是爽快人既然如此为兄也是。

    直言相说了”李长生做出“请”的姿势,示意他尽管说来。许王刚要开口,话至嘴边却是又咽了下去有些难为情一位堂堂的“七珠亲王”这。

    么模样外臣们也是实在少见啊。“要是王兄觉得难以开口,那便是改日再谈,母后还等着我呢。”说罢李长生就要离开许王踌躇了片刻旋即追了上来说道。

    “为兄接到消息豫王马上就要回来了。”“哦?这么快,我记得豫王兄离开长安,也仅是过了不足两个月呐,怎会如此迅速”李长生停了下脚步略显惊讶古代不比现在长。

    途跋涉之间少则两三个月。多则半年,更甚数年之久也是有可能的,谁让大唐帝国辽阔呢其中历史上亦是有着不少遭到贬黜的官员实在了落贬之。

    地的路上算不得稀奇屡见不鲜的事情。豫王此去吴中之行,许王早已经知道了结果为何?只不过来到太过快速他还没有想到应对之策死敌已经回来了“长生。

    这一次你一定要帮我啊”许王没有以‘王兄’称呼,而是直言的他的名字,如此听来更显得亲切许多。“帮你王兄此言何解”李长生问道“你有所不知王兄与豫王二人之。

    间早有过节而吴中所辖官员皆是本王提拔上去的,一旦豫王返回长安,必然大做文章,所以我担心……”“担心豫王兄借助此事弹劾于你”李长生替他说完了。

    他心中的忧虑见李长生明白事理,许王也是露出了一抹笑意,道:“是啊本王就在为此事担忧啊你也知道这些年我与豫王二人水。

    火不容此次回来必然会将脏水泼出来,恐本王难以独善其身啊。”吴中之事,乃由李长生一手挑起此次豫王前往吴中也是为了调查当年赈灾银两的事情。

    许王身为当年的赈灾主持官,贪图赈灾银两。可谓是罪恶滔天的大事,对此事,李长生也是有所耳闻李长生不可全然信之亦不会全盘否定当年的吴中灾情牵动。

    全国上下朝廷拨下的款项。任谁贪污,中饱私囊,都可视为千古罪人啊。可许王就是这么做了他贪污了朝廷的赈灾银屠戮当地百姓罪行累累可谓是罄竹难。

    书不料想这位人面兽心的畜生,竟也是有脸说出这种话来。当然了,在不知道真相之前,李长生也不会妄下结论的李长生问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许王兄要是没。

    有做过对不起百姓的事情又怎会在乎豫王兄的弹劾呢?”“本王自然是行得正。坐得端,可你不知,朝中之人想要弹劾一个人就算那人洁白如玉清廉入水他们也是能够颠。

    倒黑白将一潭清水给搅浑了。”此话倒也是不加的。身为政客,想要弹劾和迫害一个人,无需证据随口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便可足以害死一个人不过。

    许王那句“行得正坐得端”,实在令人不敢恭维。这些年,许王做的肮脏交易,他也是略有耳闻绝对算不得什么好官李长生也是看透不说透而已“王兄的。

    意思是……豫王想要趁机加害你?”“不是想要,而是一定”许王笃定地说“这些年我跟豫王的争斗朝野上。

    下谁人不知本王要是倒了,最先受益之人当然是他,他想要扳倒我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如此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又如何能够放过呢”“这件事。

    我也是有所闻见豫王兄倒是真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的。”李长生说道。“所以啊,王兄希望到时候你能够站在我这边你毕竟是陛下的亲生骨肉你的话陛下定会有所思量的。

    ”李长生沉思了片刻没有急着答应许王,也没有拒绝。想了想才说道:“想要在父皇面前说话,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我有个前提条件”“什么前提条件”许。

    王问道他看上去有些局促。“许王兄别紧张,我没那么贪心想要从你手里得到什么好处只有一句话想说”李长。

    生笑着说道“什么话”“吴中之地,许王兄是否真的能够做到自证清白若是豫王兄真的愿望了你那么当弟弟的自然。

    不会坐视不理可若是王兄真的做了对不起百姓的事情,那就是你罪有应得。”李长生说的很明白啦,只有许王敢承认自己没有罪过那么他就敢为他求情要是他的真的犯下不。

    赦之罪判得什么结果也都是咎由自取的。许王有些犹豫了,人在说谎的时候,总是会不自觉的有着神情或者小动作他也是不例外饶是如此许。

    王还是挺直了腰板说道“我敢保证,当年的吴中灾情一事本王绝对是清白的任何脏水都是对本王的诬陷。

    ”“好许王敢说那我就敢为你求情,不过,你要是敢骗我的话父皇不降于你我一定会为那些死去的百姓们问罪你的”李长。

    生应下了许王连忙感谢李长生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而后便转身去往了后宫。他走后,许王也是皱着眉头心说道“李长生今天本王低声下去的求你待来日定。

    会让你跪在我的面前求我”“还有豫王,等着瞧,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喜欢太子归来之长生传请大家收藏()太。

    子归来之长生传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太子归来之长生传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我爱大包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太子归来之长生传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