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想要杀死自己李长生又不是傻子,怎会任由他们这么干?况且这些心中盘算着什么自己又岂会不知?假借‘正义’的幌子,干着苟且的事情。饶是这群人知晓李长生的身份,可那又如何?!事已至此,已经容不得他们在后悔退出就算前面是万丈深渊也必须踏过去就。

    算用无数条生命填补也要将此深渊填满,踩着累累的尸骨走过去。雨山说道“李长生就算你是长平王那又如何身为皇子你滥杀无。

    辜杀人成性更是罪加一等,不可描述。”“八方土司同气连枝,而今展、张二位土司惨死你的剑下今天就要你血债血偿”于一旁怂恿雨山知道多少他们会受到。

    影响毕竟人家可是王爷长安城高高在上的存在。他们这些土皇帝在人家的面前实在是地位卑微只不过箭已上。

    弦不得不发围攻当朝王爷,那可是十恶不赦的死罪。传至长安,他们也知晓其后果为何既然如此那就破罐子破摔杀了长平王到时候。

    纵然唐王如何震怒他们权当不知实情。打死不承认他们知晓李长生的身份。唐王素来以‘仁政’行治天下明知道他们说谎也奈何不得自己只不过他们这些人似。

    乎错估了一点儿那就是唐王李牧尘正是借助长平王之手,将这些人慢慢的送往地狱。或许从今往后吴中将不会再有土司此时阵前骑马走出一位壮形大。

    汉皮肤黝黑然而臂膀孔武有力,看上去十分强悍,他手拿一杆长矛,气势汹汹。“我来会会他”提缰驻马此人长矛直指李长生说道“我不管你是长平王。

    还是苏州府尹杀我爹爹今日定叫你血偿。”“果然有找死的报上你的名来我剑下不死无名之鬼”李长生喝道。

    “展熊”“好今天就让我看一下,展家的公子是否真如熊般壮实。”此人是展风的儿子展风之死完全是雨山和凌晨一手策划甚是根本自己都没有。

    出手杀死但李长生没有解释什么,因为一切话语至此皆为徒劳而已。“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看招”只见展熊提缰进马大喊一声‘驾’后骏马飞驰而。

    来李长生眉头轻挑反手握住剑柄,横空甩动手臂,将插在地面的玄铁重剑给拔了出来徒步迎了上去展熊居高临下占。

    据优势而李长生则以步代之,地处不利地位。说时间,二人于阵前已是斗在一起展熊长矛直刺那锋利的长矛之刃刺向李长生的胸口而此时李。

    长生借助前冲的惯性以此后仰倾倒,趁势躲避开来。一击不果,李长生饶至马后,反手握住剑柄,将力量发挥至最大横向骚动以剑锋侧面拍在马的身上咚一剑毫不留。

    情地打在骏马身上却见骏马吃痛,顿时大叫,马儿高抬双蹄,发生嘶鸣的喊声。与此同时,展熊亦被马儿摔了下来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摔的狼狈模样实在可笑至极就这样展。

    熊从马背上摔下来和李长生再一次站在了同一起跑线。展熊很快翻身站了起来见李长生这般狡猾心中更是大怒“可恶的臭小子。

    纳命来”对方又是一次先发动攻势,李长生稍是后退两步调整姿态神情变得肃穆起来不曾半点儿迟疑便是挥舞着。

    剑刃往前甩动之后当即迎了上去。“吃我一招!!”转眼之间二人已至近身来展熊力大每每出招都携带巨力长矛尖。

    端发出那凛然地破响之声,铮铮地响彻于耳蜗。真不愧是对得起他的名字,如‘熊’不一般力大。李长生瞬身躲避展熊力大却是少了几分灵敏性自己巧妙躲之在他的周。

    身转圈圈数个回合之后展熊竟不曾一招触及他的身体“可恶你只知道躲避算什么英雄好汉”展熊怒道。

    “阵前交锋讲究的是战术策略,如你这般蛮力直出纵然力比棕熊败北亦不过是早晚时刻你既然想替你的父亲。

    报仇那便是赶紧退去于家中待修数年之余再来挑战,以免遭受败北之辱。”李长生说道“两军阵前岂有退却之理如你这般侮辱于我定是饶不。

    了你的”展熊大怒想让自己退出,那就是赤裸裸的侮辱。自己如何能够忍受此般羞辱说话间他再次提着长矛刺了过来“冥顽不灵。

    ”李长生本是好意展熊受到雨山之蛊惑,故而才会上当,对于他本是没有那么大的仇恨但若不识趣执意如此的话就别怪自己手下不留情“你。

    引以为傲的力量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力量!!”李长生厉声呵斥一番见展熊不听劝阻再次袭来不介意给他一些教训。

    瞧瞧说罢调动体内真气。金黄色的龙息之气,呼啸涌出体外在内力的加持之下李长生顿觉有着力拔山兮气盖世。

    的豪状在躲避展熊攻击的同时,李长生突然跳了起来,高度足有十几米,高举着玄铁重剑双手握住剑柄以下劈的姿态落下展熊举目望之那羸。

    弱的身形将手中的剑刃劈下,借助下沉之势,其力量绝非儿戏,而他也是露出了凝重的神情此时展熊高抬双臂将长矛横于头顶想要跟李长生正面。

    直杠嘭说话间李长生已经从天而降,怒地劈在了他的长矛柄杆之上,一声巨响旋即蔓延开来一瞬间爆发的力量展熊只觉双臂快要被震废。

    了就连骨头都快要断掉受此重力之下,展熊猛然吐出了一口鲜血,双腿瞬时失去了知觉,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反观李长生却是毫发无损他顺势一脚将展熊提出了十。

    几米远摔的十分狼狈“展兄。我来助你。”这时,又有一个人冲了出来与展熊截然相反此人身法灵动不是力量型。

    而是技巧型他将展熊搀扶了起来,问道:“没事吧?”展熊粗犷地将嘴角鲜血擦掉说道“暂时还死不了”“此人十分力量今日你我。

    联手替我们死去的父亲报仇雪恨,杀了李长生!!”原来此人名叫张楚峰乃是张孝诚之子不似展熊那般粗壮有力。

    却胜在灵活的身手恰好弥补了展熊的弱势。“好,联手杀了他,为父报仇!”展熊闷哼一口气,再次振作起来将他的长矛指向李长生而张楚峰也是拿出了他的双刀弯刃。

    此双刀锋利无常最适合近战,一旦近身来,他便会迅速的瞄准敌人的咽喉,将其一刀毙命。“上!”二人彼此互看一眼一同冲了上去“二打一”李长生说道他言语之中。

    并未感到畏惧相比之下当初参加大武试的时候。那群变态高手才叫一个真正的强就算他们二人加在一起也不及十分又一李长生。

    手腕一转将玄铁重剑收入怀中,再一次变成了剑形吊坠与此同时他信手一拈一把普通的剑飞入他的手中剑入。

    手的那一刻李长生也随之而动。就在这时,他挥动剑刃,将长剑由下而上虚空划出一道半月弧形嗖一道半月剑气竖向飞了出去在地面留下一道宛。

    若臂膀粗壮的直线痕迹太玄剑法?!李长生已是记不得上一次施展此剑法的时间。这段时间,为了能够习惯玄铁重剑已是将此剑法给生疏了而今又一次使出扔觉有些不适应。

    展熊和张楚峰见之分开两侧,从左右攻击方才那道锋芒剑气不可谓凛然锋利“好强的剑气”当中也。

    有识得门道之人一眼便是看出了李长生剑气之下非同凡响的一面然而阵前他们可是顾不得那么多从左右夹。

    击使其无暇顾及两侧从而忙于之间,寻找致命一击的破绽展熊和张楚峰的速度很快瞬时已来至身旁二人左。

    右夹击李长生出剑抵挡于刀光剑影之下,三人已然交手十几个回合嘭嘭嘭武器发生碰撞的声音清脆悦耳阵前空挡场中。

    三个人彼起此伏在他们二人的合力之下。李长生被步步逼退,大有呈现败势之象。雨山见之,冷声说道“还以为那李长生有多强呢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其他土司们也是随声附和都传言那个疯子实力很强,在展熊和张楚峰的合力之下便已经不敌实在令人大失所望马臣。

    风见之却是没有任何担忧,因为他知道,长平王的实力绝非如此。与之同时,在他们交手的时候,李长生多次被长矛和弯刀所伤身上也有着大小不均的伤痕“本王欠你们父亲。

    的债已经还清了”那一处处伤痕是他故意的,为了便是还清他们的父债。“区区几刀就想要还债,还是用你的命来还吧”喜欢太子归来之长生传请大家收藏()太。

    子归来之长生传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太子归来之长生传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我爱大包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太子归来之长生传最新章节评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