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个时辰前李秉从太极宫匆忙回到府上,却被告知襄王被传召入宫,不在府中。和糜歆分析完事情经由,他着急的上蹿下跳,等两个时辰,耗尽耐心,只能自己入宫去找,刚要出门,就见李僙回来他迫不及待将自己大胆猜想说出李僙只是淡淡一笑说了八个。

    字“大局已定莫要慌张!”果然,这事情能既然能传到李选——这么一个不受宠的皇子——的耳中这太极宫的正主怎么可能没。

    个警醒二十六日夜里睦王刚和鱼朝恩、司空闻、融教密谈,二十七日皇上收到消息,暗中调了潼关守军入长安二十八日一早襄王就被传入宫中议事以应完全时间回。

    到现在大明宫内三层汉白玉回形走廊之上,便是整个大明宫最大最庄严的所在——金銮殿同其他宫殿外观相似朱栋黑瓦赤墙黄。

    梁只不过宫殿不是六丈六尺宽,而是九丈九尺,更加宏伟威严。从四扇双合门进入之后,堂内立两排共计二十八根立柱每柱四丈高直达顶椽柱身雕五爪绕。

    柱神龙又以九十九层金箔覆盖,熠熠生辉。殿内地面均为一寸厚黑玉石板,沿立柱走去,金銮殿正中,立一纯净金九合天威飞龙台台底四丈见方台面三丈三共设左中右三侧。

    登台口每侧九级台阶白玉阶、黄金栏、赤红毯。这飞龙台正中,才是皇帝金銮榻,宽六尺六寸,纯金铸造;榻底是三山五岳五湖四海浮雕三侧扶手则镂空雕九龙一应软垫软。

    枕均是金丝黄绸做面彩线绣纹,正图为九龙御天,又以三山合水,日月齐天纹为点缀,内充上等泉州棉柔软华贵此刻六十禁军分列两侧堂中站五人分别是游行队。

    伍中的四位亲王和太子正中跪一人,正是睦王。“孽子!事到如今,你还不说实话吗”皇帝李豫(唐代宗)已经发过了一通火气现在还算。

    沉稳睦王一身朝服满身血迹,还未换掉,就被皇帝下令捉拿“父皇儿臣真的没有”他顿首再拜“儿臣不知父皇为何会怀。

    疑儿臣以列祖列宗起誓今日行刺的事情,儿臣没有半分参与其中,请父皇明察”说完又猛的磕头发出一声闷响额上的血迹染在。

    黑玉是板上格外鲜明“你还敢以祖宗起誓?”李豫被这话一激,随手拿起案头一沓奏章,朝着睦王甩去。他冷哼一声“明察”说完声音振的越来越响愤怒之下几乎连。

    嗓子都喊哑了“好好好!那朕就明察给你看看我问你!前日晚上你是不是和‘司空闻’‘郑国公’还有一个回纥人在府里见面密。

    谋”睦王一愣一时语塞,眼里满是震惊。他挺起身子,看着皇帝,连连摇头:“不是!不是啊父皇明鉴那夜儿臣确实和司空闻将军、郑国公见过面不过只是。

    为了给司空闻将军接风洗尘,因为郑国公和他相熟,便同邀而来……这和今日行刺的事情,一点关系也没有啊父皇”“接风洗尘”李豫猛拍一下桌子“接风洗尘需要。

    乔装打扮接风洗尘需要从你王府的侧门进去吗?连一个下人常随也不带!还要等到天黑以后”身边的太监怕他发怒之下伤了自己正要劝阻又瞧。

    着李豫一手操起砚台朝睦王砸去:“孽子!还不招,是等朕用刑吗!”李豫年轻时,也是练过武的,砚台不偏不倚砸在睦王额头将他半边脸也染成纯黑砚台本就笨重睦王哪里。

    敢躲右额被砸出一个洞他痛叫一声之后,又强忍住,只觉得额上鲜血混着墨水流入嘴里酸涩之中又带腥咸“父皇明鉴儿臣怕惹来朝野非议说。

    儿臣私教大臣意图不轨所以在夜里约两位大人过府一叙,避人耳目。”他伏在地上又道“而且儿臣也不知道父皇为什么会将这件事和今日的行。

    刺联系在一起……儿臣只在府里为司空闻将军接风,什么别的事情也没干啊!”“什么也没干”李豫怒目而视“好朕就让你死个明白”他转身问道身边的。

    太监首领“海远还没回来吗?”公公伏身凑到耳边:“禀皇上海远统领已经在殿外候着了”“传”太监抬起身子用嘹。

    亮的嗓音对着殿外喊道“传!禁军大统领——蒙海远觐见。”且说这禁军大统领蒙海远本在今日祭礼的队伍中却被李豫下诏留在宫内。

    职守怕的就是北衙十卫中,左右羽林军一走,鱼朝恩的神威神策四军在宫中谋反无人掌控大局蒙海远个头不高四十来岁留着短髭。

    一身亮银锁子甲每走一步,除了步履沉重之外,还发出窸窸窣窣的鳞片击节之声“海远你说给他听”蒙海远单膝跪地顿首。

    抱拳“禀陛下今日刺客已经清缴完毕。禁军斩杀刺客一千三百五十二人,抓获三百七十三人共计一千七八二十五人其中查明身份的有回纥马匪。

    四百二十人司空闻将军精锐兵士五百四十二人,其他人身份暂时还未查明这些人都换了服饰兵器是在刻意掩盖身份另外有。

    大约五十人逃脱包括其中的三名青衣刺客头目。”这句话一说完,睦王面如死灰,连连磕头“父皇不是儿臣啊不是儿臣呐那天确实只是给司空闻将军。

    接风这一定是有人嫁祸行刺的事情,儿臣一概不知啊!”李豫却完全不管睦王的自辩,对蒙海远道:“怎么鱼朝恩的私兵不在其中”“禀陛下就目前查的结果来看。

    并无一人当时禁军中的‘神威神策’四军也无异动,而且郑国公(鱼朝恩)大人,当时在府中,并没有入宫”皇帝脸色一黑冷淡道“知道了那司空闻呢”。

    “臣已经押送过来了就在殿外!”得了传召,司空闻也被五花大绑召入金銮殿他一身常服因为武功高强双手被铁链反绑在背后。

    不得动弹他刚进殿就瞥见跪在地上的睦王,对视一眼后立刻下跪道“陛下臣与此事无关请陛下信臣”唐律五品。

    以上武官下跪只用半跪司空闻此刻却是双膝跪地,足见心中惶恐。“信你?难道那些反叛的军士不是你的手下”不知为何李豫对司空闻的态度要比对睦。

    王柔和不少司空闻一脸惊恐:“按蒙海远统领所说,那些是臣此次回京述职带的亲随不错可是臣也不知道他们怎么会卷。

    入今日的叛军队伍中啊请陛下相信微臣!”蒙海远看司空闻狡辩,又道“臣已查实司空闻将军的四个副将全部出逃而且今日此刻。

    头目中最后杀死龙撵中那个太监之人,正是四副将之一的忠武将军——陈青牛”一语说毕场上气氛顿时更加压抑四位亲王和太。

    子都是震惊无比“司空闻,朕待你不薄,你也是算是真一手提携上来的将军!如果不是铁证如山朕至死都不能相信你会来刺杀朕”李豫痛心疾首比。

    起生死睦王和司空闻亲生儿子和亲信的背叛,更让他难过。“陛下,臣是清白的。臣冤枉!”司空闻虽然勇武但是却笨嘴拙舌除了喊冤不知该如何替自己分辩“你。

    和睦王平日不熟也无军务往来,怎么会私下见面?你给朕说个明白!”李豫也觉得这事情实在蹊跷睦王和鱼朝恩要谋反他相信可司空闻几乎是自己一手提携。

    上来的人武人心思最是敦厚。司空闻伏身不起:“那日臣下述职完毕,刚出宫就被睦王的家臣拦住他说睦王体恤边疆战士辛苦就想为臣。

    下接风微臣怕文官弹劾说武官私交皇子,本是拒绝的。但睦王一再邀请微臣只能从命为了避免招惹是非就换了常服从。

    偏门进入至于郑国公和回纥人,微臣入睦王府之前,并不知道他们在里面。席间睦王想招揽我支持他但微臣只忠于陛下一人不想加入党争。

    婉言拒绝之后睦王也不再劝,就放了微臣出来。至于今日谋反行刺的事情臣下半分也不知情啊”李豫听的头疼从私心讲他。

    是信司空闻的十多年赫赫战功之下建立起来的信任,也并没有那么脆弱。但事实摆在眼前,这样简单的自辩又显得太过薄弱思来想去熬的头疼忽然一个激灵又想到当。

    时密谋除了司空闻、鱼朝恩。不是还有一人吗?“当时睦王府里那个回纥人呢?你可认识啊!”司空闻刚说完不认识蒙海远却奏道“陛下那人已经被捉住了也在今日。

    谋反行刺的人中他的身份也查实,是西回纥最大马匪‘黑鹰潭’的二当家——阿跌瑟。”他说话间,瞥了司空闻和睦王一眼“他的证词和司空闻、睦王殿下的说法却对不上。

    ”“他怎么说”“这是口供!请陛下查阅!”蒙海远从袖口拿出一张供词又道“阿跌瑟说睦王殿下一年前。

    就开始筹备和太子的争斗允诺称帝后,会帮助黑鹰潭攻打突厥,封其为藩属国。黑鹰潭也因此一年间数次为睦王进贡共计黄金三万两白银不计其数以做党争之用。

    阿跌瑟说睦王一个月前就定下这年终尾祭的谋反计划。让他从回纥调精锐七百人,乔装打扮混入长安又说前夜在府里商量好了对策将陛下的行进路线。

    时间计算准确他和司空在宫外闻行刺,郑国公在宫内清缴忠于陛下之人,以此篡位!这一年间的书信和收据均有实证臣查粗略查对笔迹和印章皆吻合不是伪证。

    证据就在殿外陛下可虽是传召。”“还传召什么!”李豫把阿跌瑟的证词看完,怒火中烧猛拍一掌扶手尤不解气一把抽出旁边‘天子剑’来咬牙。

    切齿“孽子你居然如此大胆!司空闻,枉朕对你如此相信!”“朕!朕要杀了你们!”他边说边从九合天威飞龙台上下来持剑就要朝睦王砍去两边的太监想拦。

    可现在皇上正在气头上手里又拿着宝剑,这要是阻拦,万一一个不小心被砍死岂不是太冤枉还好襄王在殿上论地位论武功恐怕也只。

    有他一人能劝得住皇上了李僙拦在李豫身前:“皇兄息怒!就算睦王真的谋反也请案子查清再行处置万不可现在处了私刑”他又低声道。

    “这传扬出去……”李豫一剑劈在睦王身边,剑身在黑玉石板上擦除电光“传扬儿子刺杀老子这天下皆知了朕还怕传扬。

    ”说完他恶狠狠的看着睦王:“你素日以太宗陛下为榜样一心想重现开元盛世我本还以你为傲难道你就是这。

    么学的吗要再来一次神武门之变,杀父登基吗?”“儿臣不敢”“儿臣不敢”“儿臣不敢”铁证如山睦王无从辩白。

    只能不断的磕头唐太宗一世英名,但神武门之变的事情,要放在明面上说,就是谋逆。民间都不可传扬,如今却从李豫帝王之口说出也是怒气之下失了分寸“若不是朕提早。

    防范让太监替朕坐在龙撵里,又从潼关调兵来,这次还搞不好真被你个逆子得逞了原本只是堤防没想到你们真。

    的敢你就这么想要朕的皇位吗?”李豫说的痛心疾首,怒发冲冠,提剑又是一劈,这次是实打实往睦王头上砍去还好李僙手快一把拦下他还不解恨一脚踹。

    在睦王脸上将他打个趔蹶。睦王额头上本就鲜血直流,这一脚下去,墨迹、血色、靴印混在一起连面容都看不清了“儿臣不敢”“儿臣不敢”“。

    儿臣不敢”睦王重新跪好,不住的磕头,这铁证面前,不论如何辩解,都显得苍白无力。“传朕旨意:将涉事一干人全部押入天牢严加看守由襄王主审此事刑部侍。

    郎、禁军统领协理朕要将这事情的来龙去脉查的一清二楚另外鱼朝恩软禁家中事情查清楚之前不得外出左右神威。

    神策休沐一月期间暂由潼关守军驻守宫城,行禁军之责。”——————————因为换工作的原因作息时间发生变化这几天更新有点不稳定大家见谅。

    周末我尽量多写攒存稿来保证工作日的更新。时间再断我也不会水人凑字数一定保证故事的精彩谢谢大家的支持。

章节目录

唐侠全部章节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九九藏书网支持原作者四更谈的小说进行宣传。支持手机版在线阅读唐侠最新章节评论、分享。